第3章 神级碰瓷

第3章 神级碰瓷

环海市。

    摩天大楼,鳞次栉比,人潮涌动,车如流水。

    在火车站附近一条连接主路的弯道上,一辆奥迪车疾驰而来,一个妇女正过马路,蓦然倒在地上,可是那车并没有停,快速碾过她的腿。

    “咔嚓!”

    “啊!”

    在骨骼断裂时,她发出一声惊心的惨叫!

    奥迪车戛然停住,一个白丝袜美少女急匆匆地走下车,她不施粉黛,奶白的肌肤凝如脂玉,精致的五官,胸峰耸翘,A4纤腰,大长腿,尤其是那双长睫毛下的大眼睛,水润润亮晶晶,如水中皓星,此时脸色惊慌,萌吓的样子楚楚可怜。

    她想踩刹车,却踩成油门,看着嚎叫的妇女,还有殷红的鲜血,花容失色,怕怕地说道:“对不起......我真得没注意到......”

    有几人很快凑上来,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你压断我老婆的腿,几句对不起就行了?!”一个魁梧的大汉怒吼着走过去,一脸凶悍地堵在少女的面前。

    “大叔,我有急事,真不是故意的,我送大婶去医院,一切费用由我出。”少女见大汉这么凶,吓得几乎要哭了。

    “腿断了,少说也得住一月的院,你要是有急事,赔点钱好了。”有个看上去很有文艺范的长发男好心相劝。

    “现在医院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治好一条腿怎么也得二十多万吧!”魁梧大汉愤愤然。

    “姑娘,这女人多可怜,赶紧给人家些钱,让他们去医院,再这样下去,腿废掉,就更麻烦了。”一个年轻的眼镜男凑上前来,像个大学生,样子很斯文。

    “哎呀,我怎么这么倒霉,呜呜......我上有老下有小,断了腿,这可怎么活呀?呜呜......”那妇女撕心裂肺地哭嚎着,一脸痛苦不堪的样子。

    “你这是新车,还没挂牌,看你年轻不大,有驾证没有?要是无证驾车撞人,嘿嘿......”这少女太有诱惑力,魁梧大汉盯着人家颤巍巍的大胸,一脸的猥琐。

    “大叔,你要多少钱?”少女吓得向后退。

    “二十万。”魁梧大汉心想开这种豪车的少女,家境至少是百万富翁,立马拍板。

    “我走得急,没带这么多钱呀。”少女慌了。

    “这位大哥,你要的也太多了,治疗费,住院费,就是再加上你们俩的误工费,我觉得十万很在理。”眼镜男从中劝说,有意在帮比较弱势的少女。

    “姑娘,一看你就是白富美,富二代,不就是十万块嘛,给人家得了,省得惹麻烦。”长发男赶紧打圆场。

    “大叔,大婶,我真得没带那么钱呀。”少女着急万分。

    “喂,这位大哥,人家是小姑娘,又不是故意伤人,你老婆也有责任,我看给五六万块,赶紧去医院吧。”眼镜男很斯文,尽力为少女谈低价码。

    “这点钱,富人家一顿罢了,没钱用卡取啊......”一对看热闹的夫妻附和起来。

    “也好!”在众人七嘴八舌的劝说下,魁梧大汉最终答应了,不过样子很勉强。

    “大叔,我包里只有五千,要不我先送大婶去医院,再给你取钱。”少女担心妇女这样下去会失血过多,明亮的眸子里尽是乞求的目光,马上拉开包取钱。

    “不行!”

    魁梧大汉看到小妞包里有银行卡,急道:“我让人送我老婆去医院,跟你一起去取钱!”他说着伸手就抢。

    “呀!”

    少女看着那只铁钳般的大手伸过来,吓得尖叫一声窜到一边,忽然间她看到人群中一只大长手突兀地伸过来,正抓着那大汉的手腕。

    那是一个看上去很壮实的小伙子,健康肤色,棱角分明的脸,大眼厚唇,蓝衬衣,牛仔裤,拱着人字拖,露着大脚丫子,像个邋遢的农民工,只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精神劲儿。

    这不修边幅的家伙正是楚寒开,并没在意面前性感的美少女,只是抓着那魁梧的汉子。

    “乡巴佬,你特么地要替她强出头吗?”魁梧的大汉痛得呲牙咧嘴,怎么扯都脱不开,双眼透着不善的目光,再看对方这身打扮,也不像有钱的主,心想得让他知难而退,吼道:“好,治腿的钱你出,老子让你英雄救美!”

    “我亲眼看到这女人故意倒地,然后将一条腿伸过去,这才被车压到,你们是在讹人。”楚寒开一脸冷酷,让人不寒而栗。

    “小兄弟,这妇女要过马路,突然看到车,想退回来,随后歪倒了,才被车压断腿,这是事实。我亲眼看到的,你不要胡说八道!”长发男一脸的愤怒。

    “就是啊,赔几个钱是小事,要是他们告她故意开车撞人,她还得坐几年牢呢。”那对夫妻附和着,抱打不平。

    “姑娘,这大婶再这样流血,小命难保。你先把钱给这位大叔,我用车送他们去医院,你留下手机号,赶紧回去取钱吧。”眼镜男看看还在哀嚎的妇女,赶紧做和事佬。

    “看在这兄弟的面子,就这样吧!”魁梧的大汉一脸的不痛快,而最要命的是他被管闲事的乡巴佬攥住手腕,痛得受不了,不得不答应。

    “好好......谢谢这位大哥。”少女看向眼镜男,满眼的感激。

    “慢着!”

    楚寒开冷声一喝,大手一推,将那魁梧的汉子推得倒退出六七步远,随即一猫腰,拉起那妇女血淋淋的裤子,像拆损坏的玩具一样伸手扯下她压断的小腿。

    一切尽收眼底,足以惊爆人的眼球!

    原来那妇女根本就没有小腿,压断的是条套着丝袜的假腿,不过里面装了血浆,被车压过,呈现一片血肉模糊的假象。

    这让人想到一个可怕的字眼!

    少女惊呆了。

    “碰瓷的手法越来越高明了,这简直是神级碰瓷!”今天楚寒开大开眼界,不由得大加称赞。

    “兄弟们,弄死着这爱管闲事的货!”魁梧的大汉被人拆穿,恼羞成怒,将气全部撒到乡巴佬身上,双眼变得狠厉起来。

    长发男和眼镜男从后面悄然偷袭,只是拳头还未等擂过去,就被迅速扭过身来的小伙子踹倒在地上,各自抱着腿,嗷嗷地叫唤着,都在想,这小子后脑勺长着眼啊!

    魁梧的大汉见机冲上去,挥拳就打。

    楚寒开轻巧地一侧身,反手攥住将魁梧大汉的手腕,顺势将他扭倒在地。

    “大大......哥,手下留情,我们只是混口饭吃。”魁梧的大汉见遇到高手,赶紧求饶,一脸的哥是可怜人。

    “你们要是不打人,还有点职业操守,被人拆穿就动粗,看小爷好欺负是不?”楚寒开见那对夫妻偷偷地搀起断腿的妇女开溜,喝道:“你们三个站住,否则小爷要他的小命!”

    三人看到小伙子要杀人的目光,脊背直发毛,腿都软了,哪里还敢不从,心里晦气,怎么遇上这么个虎里吧叽的煞神,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可是,他是怎么看穿这天衣无缝的碰瓷呢?

    “说说,你们是怎么分工的?”楚寒开好奇。

    这小子真是气人,拆除骗局就算了,还非要弄个水落石出,魁梧大汉心里堵得慌,但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好说道:“那女的不是我老婆,是个残疾人,她专门挑车碰瓷......”

    “那假腿里的血是怎么回事?”

    “是西红柿汁和颜料配的。”

    “你们真是一群表演帝,人才!”

    “大哥,您就饶我们吧,这年头赚点钱不容易啊!”

    “呸,你刚才不是喊着要弄死小爷嘛!”冷寒开气得伸手敲这家伙一个响亮的脑锛儿。

    “哎呀,大哥,别打了,你怎么看穿那是条假腿的,让我们长长见识,也好改进。”

    “混蛋,你们还想碰瓷!”

    “嗷呜,我的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