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美女警察

第4章 美女警察

那少女刚刚还为眼镜男的仗义相助感动不已,但这么精巧的血腥布局,却让路过的小伙子很快拆穿,他虽然有点残忍,但是长得很酷帅,也好神奇,而在他身边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世上见义勇为的人太少了,其中英武的年轻人更是凤毛麟角,她好像找到多年苦寻的缘分,心被什么东西刺激了一下,羞涩地笑笑,“大哥哥,谢谢您。”

    声音很娇很甜,像一泓清水柔柔地钻进人的心里!

    楚寒开这才看向那少女,瞬间被她的性感和美貌电到了,她已经拥有令男人所渴望的每一个条件,迷倒众生的面孔,惹火的身材,尤其是肌肤,是最令人产生欲望的奶白色,而明明是倾国倾城的美人,脸上却偏偏挂满羞涩和清纯,就像个性感娇柔的小仙子,目光变得火辣起来。

    四目相对,少女的心没来由地跳得慌,羞答答地低下头。

    “不用客气,赶紧走吧,以后开车注意安全。”楚寒开笑笑,笑得很拉风。

    少女瞟了一眼,红着脸,扭头跑开,钻进车里,飞驰而去。

    楚寒开在少女跑开时嗅到一股风动而来的幽幽体香,恍然间又想起了她,那份曾经真挚的爱恋,却因......

    蓦地,传来阵阵刺耳的警笛声。

    两辆警车驶来,从前面的车里走下一个大胸女警,一张漂亮的脸蛋,却是被那虎背熊腰般身材给糟蹋了,要是她拥有小蛮腰,大长腿,这样的女警不知得馋死多少单身狗!

    魁梧大汉认得那女警,立马赔上一脸的笑容,“冷警官,车主走了,这事就算了吧。”

    那女警见他额头上长出两个“角”,跟个龙王三太子似的,忍不住撇着嘴笑。

    楚寒开不想去警局,他知道有多麻烦,想溜之大吉。

    “站住!”冷警官一声厉喝,“你是证人,是这起事件最关键的人证,不能离开。”

    “那有好市民奖吗?见义勇为奖也行,最好有奖金。”楚寒开摸着脑袋,一脸很认真的样子,不过目光瞄在人家的大胸上,心里禁不住丫丫起来,这么大底盘的胸,难道是喝三聚氰胺奶粉变异了?

    冷警官心说这家伙向哪里看,色鬼,沉下脸来,“等事情调查清楚后,警方会给你口头表扬。”

    “晕,握了棵大草啊!”楚寒开在心里嗤之以鼻。

    突然间,魁梧的大汉用手一指,“冷警官,是这小子动手打人,还弄脱了我的胳膊。”

    “是啊是啊......就是他先动手打人的。”另外几个家伙立刻明白老大的意思,配合着反咬一口。

    冷警官冷漠地看着,就不说警方在这里装了监控,谁让这家伙瞪着色泡乱看,先给他点苦头!

    楚寒开满不在乎,玩味地瞄了人家的大胸一眼,还装逼地冷酷,脸上像写着两个字:欠揍!

    在对方异样的目光里,冷警官感觉自己像被人扒光后看遍了一样,气得将手一挥,“都带走!”

    ......

    环海市南城区分局。

    审讯室。

    冷警官听说过这个高级碰瓷团伙的事,场面太血腥,车主们担心受伤的人会失血过多死了,很快给钱完事,导致此团伙流动性太强,无从查起,没有想到让这农民工给逮着了。

    她发现这小子能拆穿碰瓷,还打伤三个大男人,有点本事,好奇地问道:“喂,你是怎么看穿这事的?”

    “感觉。”楚寒开认真回答。

    “你在逗警察玩吗?”冷警官气得不轻。

    “美女,这真的是感觉,第六感,甚至说是第七感。”楚寒开严肃地扯蛋。

    “正经点,这是警局!”

    “我还能感觉你胸部有肿块,气血淤堵。”

    美女警察白嫩的俏脸瞬时红了,这是她的个人隐私,又怎么能随便承认。

    “美女,我很正经了!”楚寒开倒背着手,坐得跟小学生上课一样,一脸的招人厌。

    “雪姐,生么气,上次你抓凶犯,胸被人打了一拳,让你去医院,你不去,是不是恶化成肿块了,不如......”在做笔录的水灵小女警看到雪姐的脸色,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识相地闭上嘴。

    “原来是被人打肿的,那你不必太担心,按摩能消淤化气。”楚寒开的样子很认真。

    “你你......”美女警察气得说不出话来。

    “哇,你还懂治病呀,人家有些崇拜你了。”小女警双手托着腮,一脸的小可爱。

    “梅玲,你不要犯花痴好不好,现在是了解案情。”

    “是,冷雪队长!”

    不怕花痴队友,就怕队友犯花痴!

    冷雪失望地摇摇头,想想让那小子在胸上揉来揉去就恶心,冷冷地问道:“你老实交待,是如何看穿他们的伎俩,这对我们警方有很大的帮助。”

    楚寒开见美女警察追着这事不放,故意瞪着大眼,盯着人家的胸,“我只是感觉,难道俺的感脚不对?”

    “英雄,你的感脚太对了。”梅玲笑疯了,“我喜欢你说笑时冷酷的样子,超帅的。”

    冷雪面对一个花痴,还有一个油嘴滑舌的家伙,突然间起一件事来,她们俩的审问不符合程序,干咳几声,又敲敲桌子,“喂,严肃点,姓名?”

    “胡涛!”

    “性别?”

    “你看不出来?”楚寒开气得大有把裤子脱了的冲动。

    “在哪个工地打工?”

    “我......”楚寒开气结了,敢情在外人眼里自己是农民工啊!

    ......

    在相邻的审讯室,一个穿着背心,露出青龙纹身的大汉用手铐套住一个男警的脖子,又用钢笔顶在他的咽喉上,正在与警察对峙,气氛相当紧张。

    “张振声,把枪放下,不然老子杀了他。”

    “刘天虎,你不要乱来,袭警罪加一等。你只是打架斗殴,赶紧放了小陈。”张振声没有想到刘天虎会强横到拿警察做人质的地步。

    “你少跟老子来这套,半个小时内,给老子准备一千万,不然要了他的命!”刘天虎将钢笔尖在小陈的脖子上划了一道血口子,痛得小陈直咧嘴。

    “你冷静点,警局哪有这么多现金?”张振声怕刺激疯狗似的刘天虎,会伤害陈国宾,收起枪,以便缓解对方的情绪。

    “昨天晚上,你带人抄了老子的地下赌场,一千万还没入国库吧!”刘天虎阴阴一笑,“当时我不在,现在你们以打架斗殴的罪名将我抓起来,就是想不惊动他人,查出赌局幕后的老板,告诉你,老子就是老板!”

    “好吧,这事我不能做主,得向上面汇报。”张振声双手一伸,示意刘天虎不要乱来。

    “先替我打开手铐。”刘天虎一声怒吼。

    张振声没有更好的办法,掏出钥匙,将刘天虎的手铐打开,缓缓退出去,让外面一个个执枪的警察不要冲动。

    就在这时,冷雪走进来,“刘天虎,我替下陈国宾,你看怎么样?”

    “冷雪,你是宾海市的警花,不过是最能打的警花,老子没那么傻,你给老子一边站着去,不然要了他的命!”刘天虎将钢笔在陈国宾脖子上一顶,笔尖扎了进去。

    “你不要乱来,我退后就是。”性命攸关,冷雪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退到一边,伺机出手。

    “嘿嘿,你跟老子打炮还差不多。”刘天虎淫笑着,邪恶的目光肆无忌惮地盯着美女重要部位上,毫不掩饰龌龊的欲望,却是拉着人质退后几步,贴到墙壁,这样即使外面有狙击手,也对他无可奈何。

    “你!”冷雪被调戏了,红着脸,恨不得一枪打爆刘天虎的狗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