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嘴臭就是欠抽

第4章 嘴臭就是欠抽

“眼睛能透视了,这算是苦尽甘来的奖励?”

    秦冥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确定自己真得拥有了透视能力,上能看透六楼,下能看透一楼,横向也能看透两三家住户。另外,他还发觉施展透视能力,需要消耗真气,透视了片刻,所剩无几的真气也耗尽。

    “我的真气消失的一丝不剩,却拥有了透视眼,肯定跟‘上帝之眼’有关。”秦冥抚摸着眉心,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上帝之眼,果然不只是传说!”

    一抹金黄色的晨曦笼罩在东海市,路上行人逐渐增多,各个早市也热闹起来。

    秦冥身穿黑色贴身背心,下面是条洗得泛白的牛仔裤,足蹬人字拖,戴着墨镜,手拿导盲杖,来到小区附近的小吃街买早点。这几个月,他习惯了墨镜和导盲杖相伴,出门时顺手就带上了,现在已没用,当个摆设而已。

    “刘叔,来八根油条,一屉素馅包子,四个茶叶蛋,两杯现磨的豆浆,带走。”走到一个卖早点的摊位前,秦冥对正在忙活的中年男子道。

    “好咧,你稍等一会儿,站着别动,弄好了拿给你。”老刘热情的招呼道。

    秦冥经常来这买早点,跟老刘比较熟了,见只有老刘一个人,随口问道:“刘叔,阿姨呢,怎么没来?”

    老刘哀叹一声,脸上浮现无法压制的怒火。“别提了,昨晚不知哪个王八蛋把我媳妇给撞了,撞了人连停都不停就跑了,我媳妇被撞断了一条腿,还在医院躺着呢!我已经报警了,非把那个王八蛋揪出来不可。”

    “刘叔,你也别太生气,相信警察肯定能把肇事者找到,赔偿阿姨的一切损失。”秦冥劝慰道。

    “老刘,这个月的占地费该交了,赶紧拿钱。”

    这时,三个打扮流里流气的小青年围了上来。为首的青年留着染成黄色的爆炸头,没有梳理跟鸡窝似的,眼圈发黑,嘴里叼着烟,不时打着哈欠,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

    三个混混名义上是收占地费,实际上就是收保护费的,只不过换了一个好听的名字。

    “这……”老刘急忙满脸陪笑,“我媳妇昨晚被车撞了,家里的积蓄全交医院押金了,手里暂时没钱,您看能不能宽限几天?”

    “别尼玛废话,快点拿钱,若不是我罩着这里,早被城管抄走了,还想摆摊,摆个屁吧!”鸡窝头青年一大早来收钱,本来就心情不好,不耐烦的骂骂咧咧道。

    “老刘,你别不识抬举,我们黄哥亲自来收占地费那是给你面子,你敢不给,摊子还想不想要了?”

    “今天你不给也得给,否则砸了你的摊子。”两个小弟吹胡子瞪眼,捋胳膊挽袖子,一副要动手开砸的架势。

    “慢着!”秦冥横起两米多长的导盲杖,拦住了两个准备动手的小弟。“刘叔家确实出了事,急等钱用,又不是不给你们,没必要砸摊子吧?”

    鸡窝头青年斜睨着眼瞪向秦冥,不干不净的骂道:“呀呵,谁家的裤裆门没拉好,怎么把你漏出来了?哪来的赶紧给小爷滚哪去,没你的蛋事。”

    “蝙蝠身上插鸡毛——你算什么鸟,也敢管我们的事?”

    “牛屎虫搬家,快点滚蛋,不然,连你一块修理!”

    听这三个混混骂人一套一套的,秦冥的脸色一沉,冷冷的道:“你们最好把嘴巴放干净点,小心祸从口出。”

    “小秦,你少说两句。”老刘急忙劝阻秦冥,担心把事情闹大,压低声音道:“黄毛的表哥是这一片混黑道的老大,为人心狠手辣,你还是快点走吧,别惹他们,咱们惹不起。”

    “得确祸从口出,你算说了句人话!”鸡窝头青年阴恻恻的狞笑,眼中闪过一抹狠戾。“今天黄爷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信不信我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喂狗?”

    这三个混混张口闭口都是脏话,又仗势欺人,蛮横无理,以秦冥的脾气岂容他们辱骂。

    “不信!”秦冥的目光陡然变冷,手臂一抖,导盲杖横扫而过。

    “啪”的一声,鸡窝头青年的脸上顿时多出一道鲜红的抽痕,疼得他一蹦多高。“尼玛的敢打我,给我……”

    “嘴臭就是欠抽!”没等鸡窝头青年把话说完,秦冥手中的导盲杖又连甩三下,全抽在了鸡窝头青年的脸上。

    鸡窝头青年的脸庞快速肿起,一丝血迹顺着嘴角淌落。

    “敢打黄哥,臭小子不想活了?”两个小弟见老大被打,暴跳如雷的扑向秦冥,下了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