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序章

2016年中国s市

    漫画工作室里,负责漫画每个流程的不同的同事正在热火朝天的忙碌着。

    和boss怖姐讨论完自己新作品的事宜后,乔薇薇揉了揉自己的耳朵,似乎还对怖姐方才那恐怖的咆哮模样心有余悸,坐着电梯逃之夭夭的离开了工作室。

    八月还处于盛夏,不过最近接连降了几场雨,使灼人的高温下降了不少,给人们得以喘息。

    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蒙上了一层厚厚的乌云,即使是在车里的乔薇薇也能很明显的看见天际划过几道闪电。

    可她却对此不以为然。

    但她的车还没行驶多远,便眼尖的看见了前方围的一大帮人,各种嘈杂声和照相机的闪光灯交错着。

    看起来,是前面出现了什么事故,才会有那么一大群围观群众出现,挡住了她的路。

    而且这会儿更为之奇怪的是,这会儿天空一下子放晴了!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到底这一帮人挡在前头,车硬开也是开不过去,索性还是先下车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能帮的尽量帮一把,否则因此造成交通堵塞,那可是更麻烦了。

    了解她乔薇薇的都知道,她可是最不喜欢麻烦的人。无论是人或事。

    但是她这个人也比较谨慎,临走前多次检查,确认无误了,才锁了车往人堆里挤进去。

    可是才庆幸终于挤进人堆的她看到真相后整个人却僵在那里了,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一个古代打扮的同龄男子昏迷在地上,虽然看起来他已经失去了意识,但他左手那把折扇可是被他紧紧握在手里。

    乔薇薇扫视了人群一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没人给他叫救护车?你们竟然还有功夫拍照?!”

    “你这姑娘怎么说话的,”乔薇薇话落,人群中立马有个人发声,“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明白这人到底是演员剧情需要还是从医院跑出来病发的,更不确定他到底是不是碰瓷闹事的,所以我们都不敢轻举妄动。”

    乔薇薇对此言辞不禁无语,勾唇一笑,道:“那你们有这闲工夫拍照看热闹,倒不如快点叫120,这人一倒在路上,再加上你们这群人一往这围,等会儿不用人叫120,警察倒是先来了。”

    她这番话落,人群里又是因为她激起了千层浪,各种评论全都汇成了十分嘈杂的声音,这期间也会有其他路过的人陆续围过来加入吃瓜群众的队伍人。

    “我说姑娘,虽然做善心是好事,可是若万一这是个麻烦,那你可就得不偿失了。我看这八成不是演员,刚才事发到现在,我连一工作人员甚至摄像机的影子都没有看见。咱哪,还是看看热闹就好了,别去乱掺和。”

    人群中,走出了一位老大爷对她这样劝说道。

    话虽如此,可是出于心里的那份善,她并没有听取老大爷的意见,只是径直的走到了那男子的面前,然后缓缓蹲了下来查看他的情况。

    “喂,喂——”

    被乔薇薇这几声,男子看起来是有了一点意识,只是恢复的还不完全,抬个眼皮看她也是要费上些力气,“……”

    “喂,你……你别这时候晕啊……”乔薇薇焦急的看着又即将失去意识的他喊道。

    刚想说坚持一下,她现在打120估计医生很快就会来,只是看男子也没有给她说完话的机会,在自己失去意识之前,吃力的把扇子交到她里。

    那一刹那乔薇薇显得有些迷茫和惊诧。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候男子已经再次失去了意识,任凭乔薇薇叫他或者怎样,他都像是睡着了一般闭着眼睛安静的躺在那里。无动于衷。

    也真是如他所料,警察来着警车比救护车先到,救护车是在它后面才到的。

    警察弄清楚了事情之后,问了该问的人,倒也没有什么事了,只是帮着救护人员把人弄上了车,解散一下群众,也就在看热闹的人群之后开车离开了。

    乔薇薇见人没事松了口气也正要抬脚离开,却被那医生叫住一同前往医院。

    “小姐,您现在方便跟我们去一趟医院吗?现在这位病人的亲人联络方式尚未可知,我们又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虽说是医者父母心,可是……”看起来面色有些为难的样子。

    乔薇薇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对那医生点了点头,转身上车,随在救护车的后面开车驶向医院。

    ——

    “乔乔,才几天不见,你身上怎么发生了这么一件——好事儿呢!你救的那个帅哥呢,在哪儿?”

    正疑惑着打了电话,人怎么还不来的乔薇薇正好听见一十分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乔薇薇蒙的抬头一看,仿佛眼里出现了闪亮的星星,感动的不像话。

    不过看起来,几天不见,大小姐人的关注点依然没有从帅哥这二字脱离开。

    从乔薇薇视觉看去,这声音的女子生的是一副娇小玲珑的模样,虽与乔薇薇同龄,可浑身上下却散发的是优雅的贵气,与乔薇薇这不像大小姐的大小姐看起来,简直大相庭径。

    她穿的是一袭长式的白色小洋裙,脚底下也是一标准的白色五公分的厚底鞋,但偏偏引人注目的却是与这身打扮十分不符的烈焰红唇。

    这个丫头她叫萧瑶,同与乔薇薇一样是个知名企业家的小姐,更是从小到大她第一个死党。

    “几天不见……你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本想对她玩笑一番,可忽然还想起有正经事,就立马转变为一本正经脸,忙道:“你终于来了,我有救了!”

    萧瑶无语的抽了抽嘴角,看着乔薇薇的目光是又迷茫又惊讶,那样子好像对她说:每次看你面对怖姐的时候都不是这样,你是经历什么了?我倒是要问你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电话里那么火急火燎的,害得我以为是世界末日,金融危机……”

    “ok,ok,stop!”在她滔滔不绝的说完所有不可能事件,乔薇薇立马打断了她,直转主题道:“这医院有没你什么熟人?帮我个忙。”

    “你问这个干嘛?”

    乔薇薇登时楞了,好半晌,她才带着一副回忆历史的心酸模样把整件事简单的向萧瑶说了一遍。

    萧瑶再听了真相后,再没刚才一番激动,只是假装生气,哼了一声,随即没好气道:“我就说嘛,能有什么事让你这么急,我忘了,你从来都是个怕麻烦的主儿。”

    乔薇薇讨好对她笑道:“你知道最好了。不是有一句话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吗?再说了,你萧瑶大小姐这么惜美男,也不忍心看着人家落难不是?“她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蛊惑的味道,也让萧瑶大小姐不自觉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萧瑶听着她话真觉得有几分理,下一秒竟突然点点头,冲她道:“你说的虽然听不出几分道理,不过好吧,本小姐无法反驳。不过帮人帮到底……你真的……不上去看看人家?”

    “你都知道了我不是喜欢麻烦的人。再说了我也只是突然的善心大发顺带帮了他一把而已,也不指望找到他父母亲人后对我有什么感谢,这些都是理所应当的事,举手之劳罢了。”乔薇薇摆摆手说道。

    在乔薇薇看不见的角度,萧大小姐露出了如狐狸一般狡黠的表情,对她微微一笑,“既然你不喜欢麻烦,那要不作为好朋友的我就勉为其难帮帮你?”

    “求之不得。顺便,把这把扇子还给他。”乔薇薇把手里的扇子交到她手里,就要抬脚开溜。

    哪里知萧瑶根本就是在和她开玩笑,才走出医院大门没几步,就被她给拉了回来,将折扇交回她手里。

    乔薇薇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着萧瑶。

    而她只是笑的一副无害的模样。

    “!”

    手往乔薇薇肩膀一搭,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对她笑道:“你不都说了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本小姐都舍命陪君子赶来帮你忙了,你也不能这么扫兴不是?”边说着,边拉着她往里面走。

    而后两人齐齐坐着电梯到达男子病房所在楼层,随着清脆的“叮咚”一声,电梯门徐徐打开。

    乔薇薇现在病房前,来回的深呼吸几口气后看着病房号,确信的对萧瑶说道:“就是这里。”

    但话虽如此,却不见她脚步有挪几分。

    “你该不会是反悔不想进去了吧?”萧瑶玩笑道。

    还没来得及回答她的话,病房门开的声音就先充斥她们的耳膜。

    起初乔薇薇一开始还一直抱着“开门的一定是他父母或者亲人吧,那就没我的事情了”的这类想法,等着人出来。

    但结果却有点叫她大失所望。

    那正是救护车的一名护士之一。

    那护士自然认的出乔薇薇的,见着是她来,那护士夸张的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一阵感慨道:“终于把你给等来了,你再不来,我们可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