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战魂润哥

第五章 战魂润哥

享受着酒精麻醉神经所带来的快感,是林耀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这种似醉非醉,朦胧缭绕的感觉让他很觉得放松。

    抬头看了一眼舞池中央悬挂着的那口大钟,已经是深夜一点多了。喝完最后一杯酒,林耀起身准备离开战魂酒吧。

    “砰!”一声巨响,正当林耀准备离开战魂酒吧的时候。刚走下椅子,一个巨大的不明物体落到了他的脚下,挡住了他的去路。

    看到迎面而来的不明物体,林耀的眉头紧皱,心里升腾起一股不太爽的情愫。

    刚回到晋沙的第一天,心情本来就有点沉重,现在又喝了点小酒,那股往昔伤感的知觉就更加强烈的颤动了。现在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就遇到有人挡道,他的心里很是不爽。

    要不是这里是晋沙,华夏国最繁荣的城市,治安管理方面很严格。多年来的人生经历绝对会令他本能以为有恐怖分子袭击。

    不过,当看清楚躺在自己脚下的竟然是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什么不明物体时,林耀的心里隐约猜到了什么。尤其是看到落在自己脚下的那人身上穿的竟然是天龙一中校服,他的眼神就变得复杂了。刚开始的那股不爽的情愫也慢慢的退去。

    不等倒飞出去的那人站起身来,人群中立马就冲出几个身穿黑色西服,带着黑色墨镜的大汉。

    二话不说,几个人就对着地上的那人拳打脚踢。

    那人此时的早已经是鼻青脸肿了,额头上更是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艳的红色液体浸满了他的大半边脸。顺着脸颊的弧度,有些直接流进了嘴巴里。看起来就像个血人,格外的血腥。

    那几个大汉出手就是往死里打,地上那人关键时刻只能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头部,尽量不让已经受伤了的额头再受伤害,任凭那些人的拳头和脚力落在自己的身上。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酒吧里面就显得更加的热闹了,很快就一群人围了上来,有的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有的则是对着那些以多欺少的大汉指指点点,表示不满。

    但是,至始至终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去帮忙。过了这么久,也没有见到一个保安的人影。

    这让早已被庞大的人群挤到吧台的林耀感到有些奇怪。按道理,几乎所有的娱乐场所都配有保安,一旦有人闹事,他们就会第一时间出来维护治安的。可现在,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这其中肯定有猫腻。只是到底是什么猫腻,林耀也懒得去细想。甩了一下额头前面的刘海,他的身影被人群吞噬了。

    这么打下去非得出人命不可,林耀自诩不是什么助人为乐,大公无私,路见不平就拔刀相助的人,但是竟然是天龙高中的学生,那么不管他怎么惹到那些大汉的,先帮忙再说。他不可不想开学第一天就亲眼目睹自己的同学惨死在面前,那样的话,他的读书生涯也太悲催了,第一天就见血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那几个大汉根本不管会不会出事,冲着地上那人的要害就是往死里打,地上那人一动不动的蜷缩在吧台角落里,任由他们虐打,渐渐的,也许是由于遭受到了剧烈撞击,他的身体开始慢慢的伸直,脑海里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迷迷糊糊的好像快昏过去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命运会是这般坎坷,在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抛弃了他,让他成为了一个孤儿,缺少父母的疼爱。在别人家孩子在他这个年龄,都是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被父母宠着,外人羡慕着。可他呢?在他七岁的时候就开始自食其力,自己养活自己。

    这样的日子他也慢慢的过习惯了,也没有抱怨什么,反而更加努力的读书,想着有一天出人头地,让那个抛弃他的父母后悔一辈子。

    可世事难料,和往常一样出来做兼职的他今天却碰到了一个难缠的贵客,处处刁难自己。一瓶酒就换了十几次。

    遇到喜欢鸡蛋里挑骨头的客人那是不可避免的,他也就认了,谁叫自己的运气被呢?可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因为自己建议他买贵一点的酒,那个贵客就立马勃然大怒,还到经理办公室告发说他服务态度恶劣,敲诈勒索客人。

    当场他就反驳了一句,毕竟被无缘无故的冤枉任谁也受不了,可那个贵客哪里肯放过他,立马就叫上手下的几个保镖对自己大打出手。额头上的那个大血口就是那个贵客拿着酒瓶亲自砸的。

    身为学生的他哪里是这些打手的对手,可是骨子里自尊心强烈的他死活不看认错,没办法,那些保镖就照着自己老板的吩咐打到他跪下来认错为止。

    所以,才有刚才的一幕。

    那人心里已经预想到今天自己可能会被活活打死,像他这种什么都没有,连城市户口都没有的外地人,被活活打死然后抛尸荒野的事情在晋沙市屡见不鲜。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默默的闭上眼睛,那人绝望的流下了眼泪。

    “砰!”,一声巨响,所有人心里都捏着一把汗,以为是地上那人的头部直接被打爆了,然后就看到白花花的脑浆喷洒而出,璀璨无比。

    就连躺在地上的那人也痴痴的以为自己被打死了。

    可惜,不是。

    当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向前方时,出现在他们眼帘的不是什么恶心的画面,而是一个英俊冷酷的男子,一个帅气逼人,邪魅十足的男子。

    那些保镖原本打算把地上那人活活打死的,反正这事儿有自己老板撑着,闹出人命也不关他们的事儿。他们只负责办事。

    可是就在他们准备最后一击结果那人的时候,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一个冷峻的男子。看面貌和高中生差不多。可是他的拳头确实令他们感到阵阵寒意。

    还没有看清楚那个冷峻男子的真实面容,带头的那个大汉就感觉自己的手臂一麻,好像撞在了铁板上。身子也是开始一阵摇晃,站不住脚跟,连连朝后退去。

    这一切都是突然发生的,在带头那个保镖被震退的瞬间,其他人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这到底怎么回事。至于周围的围观人群,早已经把嘴巴挤成了“o”型。

    他们不敢相信一个看上去眉清目秀的林耀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一拳就把那个几米的大汉给震退了。

    那个大汉心里也暗暗吃惊了一把,虽说自己不是特种兵退役,但是对于自己的拳头那也是深深的自信,可没有想到一个高中生就把他逼得站不住脚跟。这怎么可能。

    不由得那个保镖去思考那些细节,他的眼里此时已经全部被警惕和震惊所占据。林耀只是轻轻的一拳就把那个带头的保镖震得手臂发麻,不允许他有反应的时间,林耀的身影再次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挥出自己的拳头就朝刚才那个大汉的校服砸去。这种情况下,那个大汉哪里还有时间躲避林耀的这一拳。只好用双臂死死的护在自己的胸前,希望可以减少一些伤害。

    “砰!“,林耀的一拳狠狠的砸在了那人的双臂之上,顿时那人的表情就是一僵,然后嘴巴张的大大的,整个身体开始慢慢朝后仰去。

    “痛,痛,难以言喻的痛楚刺激着那人的脑海,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后仰去,脸上的表情开始渐渐扭曲,最后一团铁青。

    由于酒吧里的歌声实在是太嘈杂,太大了,大部分人没有注意到,只有在离那个大汉最近的围观人群才清楚的听到,当林耀的拳头砸在那个大汉的手臂上时,连续几声清脆的响声回荡在了他们的耳边。

    那种声音就像是一块木头被生生折断时发出的脆响,那种声音,清脆但是听了绝对会让人毛骨悚然。

    “咔咔”的几声脆响,那个大汉的手骨被林耀的一拳给砸断了,而且还是粉末状的那种。

    钻心的疼痛令他一时之间竟然连尖叫之声都发不出来,只是脸上歪曲的表情写着那种割肉般的痛苦过程。

    “砰!”,一拳中的,林耀身体一个旋转,来了个漂亮的后空翻,踢在那个大汉的下巴上,大汉原本失去平衡的身体迅速的朝后飞去,而后重重的落在地上,动也无法动弹。

    “死寂!“

    全场一片死寂,谁也没有想到一个看似高中生的男子会一拳就把一个堪比特种兵的保镖给打趴下。其它的保镖都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来表示此刻内心的震撼和恐惧。

    不过他毕竟是个高中生,他们人多害怕打不过他?而且要不是刚才他突然冒出来,自己等人也不至于会落得这么被动的下场。

    所以,震撼归震撼,那些反应过来的保镖立马的锁定目标,一拥而上的朝中央的林耀奔去。他就不信林耀难道会三头六臂?

    林耀早就料到这些人会以多欺少,看到他们蜂拥而上的朝自己袭来,林耀不用思考,再次举起拳头就迎了上去。

    那些保镖迅速的把林耀围起来,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从任何一个方向找到突破口,随时给他致命的一击。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林耀非但不挣脱,反而直接一拳就砸向其中一个人的脸部,那人一惊,正要躲避,但是林耀的速度非常之快,已经容不得他再做任何思考了。

    就那么简单一拳,林耀拳头就砸在了那人的鼻梁上,瞬间就红花四射,喷了林耀一脸。

    顾不得擦拭,林耀一个翻身就来到了那些人的后面,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上多了一个酒瓶。

    解决完一个,林耀举起手中的酒瓶就砸在其中一个人的头上,顿时就一股喷泉自那人的头部喷出,鲜艳无比。

    然后,林耀没有舍弃手中的那个破酒瓶,竟然直接拿着那个锋利分破酒瓶就扎进另外一个人的嘴里,刹那间那人就倒在地上一身抽搐。

    同样的结局也出现在其他黑衣人的身上,只是短短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地上就躺着十几个挪动的躯体。

    理都不理躺在地上的那些人,林耀就径直的走向刚才被打得只剩下半条命的那人。

    “谢谢你林耀!”林耀正准备伸手扶起那人,可让他惊讶的是那人竟然已经自己站了起来,捂着臃肿的嘴边,朝林耀深深的鞠了个躬,表示感谢。

    “你认识我?“这回轮到林耀发呆了,没有想到他还认识自己。

    虽说自己的帅气的外表早已在学校引起了一阵沸腾的狂潮,上到老师校长,下到学弟学妹都对自己的名字略有耳闻,可林耀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有人会认识自己。这样说来,自己还挺出名的吗。想到这里,林耀心里就暗暗高兴着。

    “嗯。”我叫陈轻狂,和你是隔壁班。今天你在学校教训王强那些人的时候我就认识你了。谢谢你救我,你真是个了不起的人。那人还算懂得知恩图报,索性把今天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哪里哪里,那只是举手之劳啦,我这个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喜欢帮助有需要帮助的人。偶尔扶扶老爷爷老奶奶过马路,遵守交通规则啦。一听陈轻狂的夸赞,林耀竟然破天荒的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还是迅速的回过神来问了他一些问题。

    但是,他好像不太爱提及自己为什么会被打。林耀也不好意思一直追究着不放。

    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治疗跌打伤的上好金疮药洒在陈轻狂的伤口上,不一会儿,他的那些伤口就止住了血。

    “谁在我的地盘闹事啊?谁,tm是谁?给我站出来。”就在林耀帮陈轻狂清理伤口的时候,一阵粗犷凶煞的吼声传来。

    这么一吼,现场的人群立马疏散开来,让出一条道。个个的脸上都阴沉沉的,低着头,不敢说一句话。就连舞池中央的dj音乐此刻也停了下来。原本闹哄哄的酒吧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好像在迎接谁的审判。

    林耀不知道那人是谁,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静静的帮陈轻狂擦这着药,可是陈轻狂就无法淡定了。

    在听到那阵粗犷凶煞的怒吼声时,他的脸色顿时一变,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然后额头上斗大的汗珠自觉的生成,滑落在他的脸颊上,后背更是阵阵哆嗦,凉意绵绵。

    他知道,战魂润哥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