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两个混蛋敢蒙我

第5章 两个混蛋敢蒙我

H省第一高中,荆傲呆呆的看着自己熟悉的寑室,在愣了大约三秒之后,终于鬼叫一声:“啊,老子又回来了。”

    “靠,老二你鬼叫什么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再过三天就要高考了,你居然还有心情半夜里对月狂吠,阁下的神经之坚韧,让胡某佩服!”

    看着胡天的报怨,荆傲心里激动啊,根本不将对方的话放在心里,反而这一切听来是如此的亲切。

    高考还有三天?哈哈,那真是天助我也,之前荆傲仅仅是因为重生后的激动而兴奋,现在经过胡天的提醒,他才猛得想起,似乎三天之后就是高考。

    荆傲的成绩一向一般,甚至用一个烂字来形容也不为过,所以在他重生前,由于成绩一般,只能报考了一所二流大学,最后也才免免强强才能考上。

    不过现在一切都没有问题了,荆傲最先想到的是,三天后高考的试卷,会不会和重生前是一样的?

    一想到此,荆傲更是激动啊,重生前他就是个普通到不到再普通的人,家庭条件一般,学习成绩一般,唯一值得交道的是,人缘还算不错。

    高考,高考,等着吧,这次老子一定要拿个理想的成绩,最少也要去水木和B大这样的地方混上几年。

    越想越激动的荆傲,给自己定下了未来的目标,准备着向Z国学子心目中的最高殿堂而努力了。

    当然了,他的努力并非是看书,而是强忍着重生后的激动,努力回忆着重生前的高考试卷,这样的话,不管他的成绩多差,都能考一个不错的成绩。

    荆傲重生是在半夜三更,所以这时候就是再激动,也不敢鬼叫连连了,无奈之下只能在床上翻来覆去,终于熬到了天亮。

    一阵混乱之后,荆傲第一个爬了起来,翻了半天找到一把还算锋得的小刀,只是告诉寑室的哥们儿为自己请假之后,便跑了出去。

    同寑室几个兄弟还在迷迷糊糊当中,被荆傲这一折腾,觉也睡不着了,只能躺床上不满的嘟囔着:“这家伙是不是吃错药了,先是半夜里鬼叫,现在又起的这么早,以前他一向都是最后一个起的。”

    荆傲一路狂奔,直向着学校后面的一块空地走去,此时天刚放亮,操场上也仅有几个稀稀拉拉的影子在那里捧着一本书,看样子像是传说中的好学生,在为了高考而努力着。

    看着那些人的样子,荆傲做为重生大军中的一员,自然而然的生出了一股小小的优越感,心里更是感叹道:“唉,没办法,人品好了想挡都挡不住,等哥们儿我把神器认主之后,再把试卷的内容稍稍一回忆,水木和B大肯定得争着抢!”

    很快,荆傲便来到学校后面那块平日里只有小情侣们才去的地方,做为一所半封闭式的中学,这里似乎成了情人间的天堂,一路上他倒是看见不少用过的套套丢了一路。

    不过这时候就算是再性急的情侣,也不会大早晨就出来吧,所以荆傲不紧不慢的向着那片小树林深处走去。

    “不错,就这了,万一神器认主动静太大,也不会有人发现,恩,果然是情人间私会的好地方,那些女同学就是叫的再大声,也不会影响到别人,好地方啊!”

    一番感慨之后,荆傲把将口袋中那早被他捂得有些汗渍的‘神器’拿了出来,看着那上面一圈圈莹莹的光芒,真的是让人神往无比。

    想到当初在地府时,这判官曾经说过,神器是需要滴血认主的,荆傲毫不犹豫的拿出小刀,向着手指尖比量过去。

    不过事到临头,荆傲又开始犹豫了,这一刀捅下去可是鲜血飞溅啊,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也挺疼的,十指连心呢,想到自己没有事给自己放血,真是吃饱了撑的。

    但是为了神器,荆傲还是自我安慰起来:“没事,就是一刀而已,可是这一刀下去,荆傲你将成为全世界最牛逼的人,神器加身,人人敬仰啊,我靠,好疼啊!”

    自我安慰总算是有了效果,荆傲脑袋一热就朝手指划了过去,可是脑袋有些热大了,小刀虽然不大,划出来的伤口却是不小,正是他太过于激动了,刀子一偏划到了手掌上,足足弄出一条几公分长的口子,艳红的鲜血不停的向外冒着。

    强忍着疼痛,荆傲把那传说中的地府神器放到了上面,双眼努力的睁大着,不让自己有任何的眨眼动作,生怕错了一个细节让自己后悔终生。

    只是血也放了,神器也沾血了,怎么这半天了,看着那血不停的往外冒,神器认主还没有完呢,像是根本没有效果啊!

    看着那血不停的往外冒,荆傲不仅身上疼,心里更疼,这么多少血,不吃十几个鸡蛋可是别想补回来,以他的家庭状况,一次吃十几个鸡蛋,可是太奢侈了一点。

    整整十分钟,当手掌中的鲜血已经开始慢慢的凝固,滴血的速度也大不如前时,手中的‘神器’还是没有反应。

    荆傲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这神器再吊,也不能滴了这么多血还没有反应吧,不然认主个神器把血都放光了,就算认了主还有个毛用?

    心里怀疑的同时,荆傲拿起了所谓的神器,仔细的放在眼前观察起来,这东西就是一块方方正正的东西,放在手中一阵阵凉凉的感觉传来,东西表面上散发着一阵阵莹光,内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游动一般,不过怎么看都像是块特别的石头,最多就是块玉石。

    既然有了怀疑,荆傲便开始回忆起当初在地府时,那阎王与判官的神色,结果越想漏洞越多,似乎!

    荆傲不愿意再想下去,只是报着最后一分希望,把手掌中的仅剩的鲜血沾了一丝放在那神器上,仍旧是毫无反应。

    到了这时候,荆傲要还相信这东西是神器,那他的脑袋就实在是长错地方了,手捏‘神器’的荆傲,一脸愤恨的仰天吼道:“你们两个混蛋敢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