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莫名的熟悉感

第一章莫名的熟悉感

“对不起,关于跟陆家合作这件事情,启明这边还要再考虑一下,诸位先请回吧。”

    寂静的房间内忽然响起这样一句话,坐在角落的洛缨猛然将目光从手中的文件上挪开,落在旁边的花子涵脸上。

    花子涵浓妆艳抹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忿,她似乎有话想说,却被启明集团的人一张笑脸给挡了回去:“请回吧。”

    花子涵忍耐许久,最终还是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

    见陆家的人都起身走了,洛缨忙跟了上去,她对陆家的生意一窍不通,这次跟来,纯粹是为了凑数。

    从会议厅出来,花子涵满心怒火,一回头看到洛缨磨磨蹭蹭走在最后,忍不住呵斥道:“陆家大夫人,你磨磨蹭蹭干什么?今天要不是带了你这个丧门星,我们的谈判也不会失败,你还好意思浪费大家时间?”

    洛缨茫然抬起头,不知话题怎么就落在了自己身上。

    “看什么?三年前你克得你丈夫去世,现在又来祸害我,说什么想跟过来学习,你一个已经嫁到陆家把丈夫克死的寡妇能学到什么?”看着洛缨茫然而精致的面容,花子涵越发厌恶,往前走了两步,发现洛缨没有跟上来,便又皱眉回头道:“你还不快点?”

    洛缨却是站在原地没动,暗中握紧了拳头,沉声道:“花小姐,就算你马上就要跟二少结婚了,也不能乱说话,陆禀的死跟我没关系。”

    “跟你没关系?”花子涵勾唇冷笑一声,道:“车祸的时候车上只有你跟陆大少,陆禀都死了,你才轻伤,说你什么都没做,谁相信呢?”

    花子涵一句话,将洛缨又拉回了三年前那个恐怖的时刻,那个平时对她不苟言笑的男人紧紧将她护在怀中,血流在她身上,从一开始的滚烫到后来渐渐凉透……

    血色在眼前弥漫,洛缨的心陡然抽搐了一下,她深吸一口气,硬将思绪从那段悲痛的过去中拉扯出来,在看着花子涵的时候,洛缨温润无害的眼底便多了一丝戾气:“花子涵,这里是酒店,不是你乱说话的地方。”

    话语中的冷意让花子涵打了个寒颤,她猛然后退了一步,口中仍旧不服软道:“酒店怎么了?你本来就是个天煞孤星,还不让人说实话了,你父母也是……”

    她话还没说完,洛缨就皱眉将她抓住,冷声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放开我!”花子涵生怕被洛缨传染了霉运,一把将她推开,她看了一眼旁边的房间,大声道:“你就是天煞孤星,公司谈不生意就是被你的霉运影响的!你不想承认自己是天煞星就把这笔生意谈成,启明的副总就在这个房间里,你去啊!只要你能谈成生意,我就承认你不是天煞孤星,陆禀不是你克死的!”

    说完,将洛缨往旁边房间一推!

    “我!”洛缨还想说话,却没想到身后的房门居然是虚掩着的,她被花子涵推得倒退了两步,然后就在花子涵恶意的目光中撞开身后的门跌进了房间里。

    洛缨伸手想要抓住花子涵,花子涵却后退两步,伸手将房门给关上了!

    房间外,花子涵唇角露出恶意的笑容。

    活该,谁让这个丧门星跟来害她生意失败,反正陆禀已经死了,这个女人在陆家也没什么用了,发挥一下她的余热也是应该的。

    启明副总,希望你玩的愉快。

    花子涵最后看了一眼面前的房门,唇角勾笑,转身离开了。

    而门里,洛缨摔入房间内后踉跄了两步,一下撞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一双臂膀有力地将她扶住,阻止了她的摔倒。

    这房间里有人!

    想到花子涵刚才说的话,洛缨慌了,忙站挣扎着想要站直身子,露在短袖外面的手臂却不小心碰到了对方胸膛,顺滑结实的触感让洛缨一下僵住了。

    这人没穿衣服!

    “抱歉,我只是无意间闯进来的,我这就走!”

    洛缨慌乱地解释着,转头想看那人一眼,却被身后人的大手稳稳扶住,淡淡的声音从她耳后响起:“别动。”

    听到声音的瞬间,洛缨顿住了,一个名字脱口而出:“陆禀!”

    这样熟悉的声音,她绝对不会听错!

    洛缨急了,不顾身后人的话语转过头去,却看到男人赤裸着胸膛站在她身后,他腰间只围着一条浴巾,身上还湿漉漉地滴着水珠,看样子,是刚从浴室出来了的。

    他的面容英俊冷漠,面部每一根线条都像是精心裁制,深邃的双眸中透着锐利,像一把刀,在经年的打磨后,终于透出锋利嗜血的刀刃。

    洛缨的脸一下红了,她没想到对方居然没穿衣服,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解释。

    男人却淡然了,放开扶着洛缨的手,转身走到床边,将浴衣穿上,然后漠然道:“我叫陆哲轩。”

    他不是陆禀。

    洛缨的目光紧紧盯着男人的脸上,他的面容跟陆禀一样英俊,但却没有任何一点相似之处。

    可是声音……

    就在这时,陆哲轩不悦地皱起了眉头,他一边系着浴衣上的扣子,一边冷声道:“你们陆氏集团的人都是这样的不速之客吗?”

    洛缨一愣,才反应过来这男人是什么意思。

    今天是来跟启明谈生意的,启明的总裁陆哲轩刚从国外回来,跟他的团队一起住在这所酒店,原本是应该等他们整顿好了再找别的地方谈,可陆家董事长等不及了,就直接派花子涵过来了。

    他的意思是,她跟花子涵等人一样,都是不请自来,自说自话。

    可是……

    洛缨握紧了拳头,自己刚才那一瞬间的熟悉感绝不会错。

    当年她是亲眼看着陆禀下葬的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成为启明集团的总裁?

    看着洛缨一动不动,陆哲轩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他穿上了浴衣,却没有好好系扣子,清爽的锁骨和健硕的胸膛都路在外面,就这样混不在意地走到了洛缨面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着她,口中道:“难道说,你的想法跟那位花小姐一样?为了陆家的买卖,连自己都可以当成交易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