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佳人已逝

第一章 佳人已逝

“凡,若有来生我愿在等你一个轮回。”怀中的人儿,伸出纤细的手臂,轻柔的抚摸着男子的脸庞。一双美目泛着幸福的光晕。看得人心头微酸。

    指尖拂去怀中人儿暇边淌落的泪珠,男子那原已如铁石般冷硬的心肠此刻终是似雪落残阳瞬间融化。那潜藏在心底的爱怜仿若决堤的洪水猛兽顷刻间将整颗心扉淹没

    “只恨今生我太过怯懦,若有来生奈何桥畔我守候着你”颤抖的手掌轻抚过佳人倾世倾城的容颜,而后轻轻楷去唇角溢出的殷红,一颗男儿泪划过鼻梁悄然坠落。

    耳边的誓言萦绕,佳人的美目中所有的心酸与疲惫尽数隐去,睱边一抹幸福的红晕悄然绽放,凄美得令人心碎。

    “凡,咳…这是我家传的姻缘相生石,给…给你。”

    女孩捧着双手颤抖的递到叶凡胸前,缀着点点鲜红的圆形玉石静静的躺在掌心上。黑白相间的胚色颇为绮丽。玉石中间以一条弧线分割,一分为二。

    叶凡伸手接过其中一块白色的玉石紧紧地扣在掌中。眼眶腾滚的雾气化作滴滴晶莹夺眶而出。

    沙哑的喉咙似有千言万语哽咽着,薄唇张启却未曾有半点声音传了出来。

    女孩宛如水晶般无暇的葱葱玉指轻柔的拭去叶凡脸庞的泪珠。温柔一笑,笑容宛如百花盛开般绚烂。

    “咳…”一缕鲜血再度从伊人的嘴角溢了出来。使得本就苍白的容颜更显垂危。莲目轻移视线落在周围。

    一群手持枪械的黑衣人,警觉地注视着倒在血泊的二人。隐藏在暗夜的眸子里不是的划过一缕同情的色彩。也许这也是他们能给二人这么多时间而未开枪的原因。

    “我知道你们都是王华派过来的,不过那都不重要了。谢谢你们能让我们死在一起“

    眸光回转,定格在叶凡微颤的脸庞上。女孩的眼中,柔情如水般荡漾合着浓浓的爱意尽情的包裹着两个即将共赴黄泉的恋人。

    “凡,能死在你怀里哪怕投身地府炼狱我亦无悔。”

    女孩藕臂轻抬,芊芊玉手抖颤着想要拭去男子盈盈而落的泪珠。往日触手可及的距离此时却如同天桎般难以逾越。手至半途却再无力向上攀升,在半空中摇摇欲坠……

    胸前一片殷红在这漆黑的夜里,透发着妖冶。透过衣衫隐约可见一个指头粗细的孔洞。孔洞边缘,那流淌的鲜血不知何时已经凝固。

    叶凡见状忙伸出手去,捉住了半空中飘曳的柔荑。在手掌接触的霎那,叶凡瞳孔陡然一阵紧缩。入手处女孩纤细的手掌已经是一片冰凉。

    颤抖的手指放在女孩的鼻子下面,此时怀中的人儿再无半点生命波动……唯有那唇角勾起的幸福弧度为这死寂的黑暗漾起层层暖意。

    “安晨,等着我!”

    泪水无声滑落,象是为这凄美的结局奏响最后的音符。

    下一刻,叶凡卸下了所有的心灵包袱。双臂紧裹着怀中的人儿。深情的笑容彻底的融化了冷硬的脸庞,如晨曦般温暖绽放。

    “不恨尘世凡俗,只愿来生执子之手,共赏九州。”

    佳人已去,叶凡猛的抬起头来。漆黑的眸底涌起一片猩红。一丝丝暴戾的气息自那稍显瘦弱的身躯中腾渤而起。

    这一刻的叶凡,仿佛是被困在笼中的凶兽,那等滔天的凶戾。即便是这些天天在死人堆里摸爬滚打的黑衣人都感到阵阵森寒。

    “王华!”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从叶凡紧缩的喉咙中生生的挤了出来。宛如钢刀磨白骨透露着冰冷的杀意。

    “你们这群走狗,我今天就是死也要从你们身上生生撕下块血肉来!”冰冷的声音刚落,叶凡脚掌一撑地面。身形暴掠而出,几个闪烁间便已经近到了一个黑衣人的身前。

    一双手臂猛然探出,而后宽大的手掌像两只螯钳一般死死地掐住了黑人的脖子。脸上的疯狂之色,看得旁边几人的心头都是有些发颤!

    面对几近疯狂的叶凡,那被钳住脖子的黑衣人,惊恐之下,竟然忘了开枪。反而胡乱的挥舞着拳头要去砸开身前的叶凡。

    周围的一众人,经过初期的震惊,此时也回过神来。纷纷把枪口对准叶凡的头颅。嘴中喝道:“快开松手,否则我们就要开枪了。”

    闻言,叶凡狰狞一笑。一双肉掌不但没有松开反而掐的更紧。此时的他身体不断地左摇右摆,不仅利用被他制住的黑衣人的身体做挡箭牌而且还在不断的变幻方向,让一群黑衣人找不到合适的角度开枪射击。

    就这么一会功夫,被叶凡掐住的黑衣人,脸上已经有着一条条青筋暴起。就连眼眶里的那两颗眼珠子都像是要爆出来一样。渐渐地黑衣人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完全的停止了下去。

    察觉到黑衣人死亡,叶凡却并没有松开手掌,手臂剧烈的摇晃着,带动着那黑衣人的身体也在不停的抖动。那般模样,仿佛是黑衣人还在挣扎。

    叶凡心中明白,他现在逃生无望,唯一的目的也就只是多杀几个走狗罢了!当然,现在的他手中没有一件趁手的武器。想要拖住黑衣人开枪的时间也就只有利用手中的死人做幌子了。

    周围的黑衣人虽然也察觉到一些不对劲,却未多想。嘴中依然大声叫嚣着,要叶凡束手就擒。其中几个机灵的,已经开始从叶凡的侧面悄悄的溜了过来。

    见状,叶凡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冷笑了一声。

    “等的就是你这几个王八羔子!”

    一分钟过去,侧面的几人已经离叶凡不到三米的距离。此时几人心中窃喜,只要他们在前进半步就可以将手枪绕过黑衣人的腋窝,然后一枪击毙了黑衣人身后的叶凡。

    而就在几个黑衣人要迈出那半步之时。异变突生!

    叶凡猛地一把抢过尸体手中的枪,然后,黝黑的枪口抵在离最近的那人的额头上。扳机缓缓的缩进。

    “嘭。”低沉的枪声响起,这种特质的手枪威力比起一般枪械来不知强了多少,一枪下去,那人的脑袋直接是爆了开来。红的鲜血白花花的脑浆顿时哗哗的流了出来。

    这血腥的一幕再加上叶凡的出其不意,直接是让那身前的几人思维都是顿了一下。

    “嘭嘭嘭。”就在这功夫,叶凡手上飞点,一声声枪响伴随着一条条人命的收割,在这夜黑风高的郊外,上演着杀戮与血腥。

    直到,将子弹打光,叶凡才疲软的倒下了身子。而此时他的身边除了一地的死尸外,只有一个黑衣人还在站立着,只是那麻木的瞳孔也泛出了恐惧的神色。

    “小伙子是条汉子,只是可惜了!”

    眼见叶凡在自己眼皮底下杀了七八个手下,远处的那群黑衣人中,走出来一个领头模样的人,嘴中还在由衷的叹息着。

    闻言,叶凡的嘴角微扯,露出了一道狰狞的弧度。那如深潭般的眸子中,流露出来的杀意,宛如罂粟花般,让人微微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