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魂落

第二章 魂落

“嘭。”

    一声枪响,却是那唯一在叶凡身前死里逃生的黑衣人,难捺心中的恐慌,对着叶凡的腹部便是开了一枪。

    枪声响起,叶凡应声倒地。然而在他的手右手掌中,依旧紧紧的攥着一个弹夹。

    “谁让你杀他的?”见到叶凡倒地,那个首领模样的黑衣人恼怒的训斥道。随后看见开枪的那人瑟缩的目光,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又道:“算了,你去看看他死透了没有,我们也好跟王少爷交差。”

    说完,那领头之人便要先行离去了。

    那留下的黑衣人嘴中都囊了一句,而后随意的弯下身来,探出手掌,就要放在叶凡的脖颈上。

    就在手掌刚要贴到皮肤之时,躺在地上的叶凡,紧闭的双目陡然睁开,左手快若闪电般的抓住了黑衣人的手臂,然后用力一拉,黑衣人的身躯便顺势倒在了他的身前。

    “给我死吧!”

    叶凡一声厉喝,手臂高高扬起,手掌中黝黑的弹夹闪烁着噬人的光芒,对着黑衣人的脖颈便是悍然戳下。

    “噗。”

    弹夹如同锋利的刀子,狠狠的扎进了黑衣人的脖颈。一股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喷涌到了叶凡的脸上。那狰狞的脸孔在鲜血的渲染下,仿佛是来自九幽地狱的修罗。

    另一边,刚走出几步的黑衣首领,听到身后的响动,回头一看。眼前的一幕让他这个终日在刀尖上游走的凶人都不禁有些汗毛竖起。叶凡的狠辣实在是给了他太多的震撼!

    抬起枪,那首领再不敢迟疑,疯狂的扣动扳机。自打出道以来他还是头一次杀一个人就用了一梭子的子弹。

    终于,子弹打光了,一群黑衣人再查探了一番后纷纷离去。夜凉如水,一阵冷风吹过。躺在血泊中的二人,手掌荡起一黑一白两色光芒。突然光芒猛地撑开二人的手掌在眉心上略有闪顿之后,拖起长长的光翼撕裂空间,投入冥冥……

    木门纱窗,古色古香的屋子里家具陈放有序。屋室正中的桌上一簇形似兰花的植物尽情开放,为这静谧的的屋室平添了一份特有的温馨。

    青纱帐前,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站立着。男子四十余岁,身姿修长,面孔朗硬。额前两道剑眉如刀锋般斜插入鬓。一股难掩的英武之气自然散发开来。

    只是男子此时眉头紧锁眼中的焦急神色全然没有了往日的杀伐果决。男子姓叶双字啸天。正是炎城叶家当代家主。而一旁的女子便是叶啸天的妻子柳水柔。叶啸天三十得子,本是一件极为高兴的事只是他的儿子……“水柔,你先去休息会吧。凡儿的头痛病每个月都会犯上一两次,肯定没事的”叶啸天伸手揽过柳水柔的腰肢柔声道。

    听的丈夫的安慰,柳水柔的心情才略显平复。探出手去握着肩上叶啸天宽厚的手掌。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天哥,你说这次凡儿的病痛为何这么猛烈呢,也不知凡儿能不能挺过这关……”话到末了,红肿的眼眶中泪水更是喷涌而出。侧过身,把头深深地埋进叶啸天的胸膛,泣不成声。

    “放心吧,凡儿一定会坚持下去的。一会儿,我就叫温伯带着蕴神带动身去天风城,聘请魂师出手救凡儿。”手掌轻抚着怀中的妻子,视线轻移,望着轻纱帐内痛苦翻滚的身影。慈爱的目光下坚定的色彩瞬间弥漫到整个眼底。

    “凡儿,父亲不会让你死的。”

    听到叶啸天要以蕴神带救人,柳水柔先是一喜继而明亮的眸子渐渐黯淡了下去。

    “可是天哥,蕴神带是家族圣器若是为了凡儿赠予外人他们是不会同意的。”

    看着妻子无助而又彷徨的眼神,叶啸天只感觉心头发堵难言的辛酸将自己整个身躯淹没。

    “没有人可以阻止我救自己的儿子,至于他们…哼,我会让他们同意的”眼角瞥过两厢痛苦的妻儿叶啸天的目光从未有过的坚定。

    “天哥……”夫妻十数载,柳水柔自是明白后者眼神中的含义。叶啸天是打算用家主之位换取儿子活命的机会。只是他此时除了一声呼唤还能作什么。一边是丈夫毕生的信仰与追求另一边是儿子的生命。作为一个母亲她只能选择儿子能够活着。

    稍稍安抚了妻子后,叶啸天起身望了一眼有些昏暗的天色。

    “或许我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家主,不过我必须做一个合格的父亲。”步履坚定地迈出。叶啸天的心中一句誓言经久盘旋。

    床上,少年瘦弱的身躯不住颤抖着。青涩脸庞因为痛苦扭曲得变形。贴身衣物早已被汗水浸湿沾在翻滚的身躯上。一双小手死死的扣住脑袋血液顺着指甲染红了枕巾。从表面看少年是因为头痛折磨的痛不欲生。却无人知晓少年的脑海中正上演着一番生杀予夺。

    已经死去的叶凡,现在正活生生的站在眼前。只是原本的血肉之躯此时竟是略显虚幻。若有魂师在场一定能一眼认出叶凡此时的状态正是魂师才具备的魂体。也就是所谓的灵魂形态体。

    在叶凡的前面一团散发着紫色光芒的气团沉浮不定。气团旁边一枚形似弯月的乳白色玉石不是的敲打着紫色光团。随着弯月的每次敲打气团的光泽都会黯淡少许。

    十三年来,自从叶凡来到这个无名空间。他每天要做的事就是用弯月轰击这个紫色气团。虽然不知道为了什么会来到这里。但是冥冥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再告诉他。吞噬眼前这个紫色气团,然后取代它对身体的主导位置。

    叶凡还记得刚来这个空间时眼前的气团足足有现在的三倍大小。而且光芒也要璀璨的多。刚开始时叶凡只能幻化出一个头颅的形象。每当头颅传来饥饿的意识,就去撕咬眼前的紫色光团一次来充饥。

    如此反复十余年,叶凡的身躯越发的健全反观光团却逐渐的缩小。也是在两年前叶凡身体彻底健全的时候。白色玉石才突然从他的胸膛出冒了出来。也是在那时叶凡发现只要他心念一动,弯月就会自动飞过去击打光团。

    而在击打的过程中会有一缕紫色从弯月的识体上反馈到叶凡身体当中,从而令他的身体更加凝实。

    十三年中,紫色光团除了偶尔稍稍有所反抗绝大部分时间完全是一个没有意识的活靶子。空有一身强大的能量却也只是任他蹂躏。叶凡却不知道。眼前的紫色光团也是一个魂体,一个异常强大的婴儿魂体。至于不反抗完全是因为婴儿初始时没有灵智。就算后来好不容易诞生出一点灵智,尚来不及有所动作。便被叶凡直接敲散了去。

    “残月石,给我继续敲它,我就不信十三年时间还耗不死你。”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紫色光团越来越小,光芒暗淡的如同风中飘曳的残烛,心中急切的叶凡却是不管不顾,残月石依旧高高扬起而后最后一道攻击猛然砸下。

    “嘭…”

    低沉的闷响响起,紫色光团彻底的消散在了这片意识空间里。原处只留下一滴紫色液体闪烁着耀眼的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