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舔犊情深

第三章 舔犊情深

“咦!这是什么?”一手捋着下颚。叶凡摆出一副鉴赏家的架势啧啧叹道:“应该是那紫色光团的精华部分,好东西呀!残月石把它给我吃掉。”指着紫色液滴,叶凡对着姻缘石命令道。

    “嗡。”感受到叶凡的意念,姻缘石轻鸣一声。晃晃悠悠的来到紫色液滴跟前。石体微颤,仿佛张开了嘴巴一口把紫色液滴吸入石体之中。而后一根紫色光线从石体之中探了出来连接到叶凡身上。

    紫色光线袭身的同时叶凡魂体漫起一层紫色光晕,魂体更是膨胀起来。光晕愈发的浓郁,魂体也是臃肿得像注水了一样。仿佛轻轻一触便会爆裂开来。似乎是察觉到到叶凡的形势不妙。

    “嗡。”

    随着姻缘石一声嗡鸣响起,一束乳白色的光束射到叶凡膨胀的身躯上。费力的抬起膨胀的眼皮,视线所及,膨胀的身躯终于有所势缓。渐渐地开始一寸一寸地收缩回去。其一涨一伏间毛孔之中不时有黑色的粘稠物缓缓流出,随着杂质的排除魂体也是由内而外漫上一层紫色光晕,煞是绮丽。

    与此同时,叶府议事厅中,纷乱的嘈杂声响成一片。

    一身锦装的叶啸天,身姿笔挺的坐在家主位上。刀削般的面孔上啜着些许怒气。如鹰隼般锐利的目光死死的锁住下首之人。

    目光所及,下首之人也是毫不相让的迎上叶啸天强硬地目光。二人视线交接,隐隐间似有火花迸射。

    “叶啸空,莫非在你眼中,你侄儿的性命还没有一件死物来得重要!?”叶啸天打手一伸遥指下首之人怒斥道。

    然而对于叶啸天的喝问,那人的态度仍未有半分变化。其眸底深处一抹偏执色彩,分外扎眼。

    “并非是我不愿救我那可怜的侄儿,只是这蕴神带乃是历代家主的信物,关乎着我叶姓一族的荣辱。难道凡儿的性命比我族人的荣辱更重不成?”

    “是啊!家主,圣器若失。我叶家还有何颜面在这炎城落足啊!?”

    “家主,兹事体大,不可儿戏。望家主三思!”

    有了叶啸空带头。下面的一众长老、管事也纷纷进言附和。更有一些激进的搬出家规族罪来说事。

    “哼,迂腐!蕴神带乃是我叶家立足之初为了震慑柳家,老家主才从族库中请出来尊为家族圣器的,如今,叶家根基已定,数十年来又未曾出过魂师修炼者,这圣器不过摆设罢了,难道我叶家缺了这圣器,就会族丧人亡不成!?”

    看着下首一众人脸红脖子组的摸样,心中焦急的叶啸天不仅冷喝出声。言语中的怒火任谁都听得明白。

    “不管如何,蕴神带毕竟承载者家族荣辱,不可妄动,你若执意如此。休怪我与众长老罢了你的家主之位。”冷冷的瞥了一眼怒火中烧的叶啸天。叶啸空站起身来,目光直视前者。脸上无喜无波。

    “哗!”

    其话语将落,便在人群中激起轩然大波。一道道私语声往来交错。伴随着阵阵惊呼响彻在厅堂之内。而对于他一句话引来的震动,叶啸空却完全不以为意。即便是看着叶笑天的脸色一分分的阴沉下去,后者的神情仍是泰然自若。

    初期的喧闹过后,议事厅中却又诡异的陷入了安静之中。大厅内除了略显粗重的呼吸声外,别无它音。特别是当众人看到叶啸空暗沉的脸色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一时间,噤若寒蝉……

    “呜……”当叶凡费力的睁开眼睛时,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他足足的吃了一惊。

    璀璨耀眼的紫色光芒遍及全身。远远看去仿佛天神临世,神异非常。

    双手缓缓紧握,一种充盈的感觉自紫光缭绕的手臂上传了出来。这种感觉很是奇妙,并非是力量的充实而是一种精神上的壮硕感觉。浑身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身心俱畅。仰起头,姻缘石依旧在头顶漂浮着。石体以特有的频率轻轻颤动,倾诉着一股喜悦的情绪。

    “前一世因为怯弱失去的太多美好,就在这一生补上吧。安晨,等着我。纵然踏尽千万个轮回我也要寻到你……”

    少年目光灼灼,深若寒潭的眸底痴缠的爱意交织,幻成一张颠倒众生的美丽容颜。

    “走吧小石头,去见见我的父母”

    床榻前,柳水柔深情地抚摸着少年稚嫩的脸庞。红肿的眼眶里泪水肆意的流淌。憔悴的容颜令人忍不住心头发酸。暮地,柳水柔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麻木的瞳孔一寸寸的扩张对应着少年的眼睛缓缓的睁开。映入眼帘的憔悴脸孔让得少年心头一股暖流缓缓淌过

    “母亲…”

    叶凡,青涩的呼唤出声。

    ”凡儿……”

    柳水柔伏在叶凡瘦弱的肩膀上颤抖着喉咙也只唤出了少年的名字。背脊上,紧扣的手指因为用力过度而有些苍白。

    浓浓的慈爱包裹着叶凡,不知不觉间眼眶有些湿润。

    “母亲!”少年沙哑的呼喊着,眼中泪水难以抑制夺眶而出。意识空间中,叶凡因为不能掌握主导。所以仅能挤进一缕意识来控制身体的日常生活。也因此少年在族内的表现极为差劲。用“废物”二字来形容尚不算过。即便如此,叶凡的双亲依旧费尽心力的照顾着等同于废物的叶凡,十数年如一日。

    “母亲,谢谢你。”稚嫩的小手拂去柳水柔脸庞山的泪水。叶凡心中满怀酸楚。

    “傻孩子,说什么谢呢!只要你没事就好。”柳水柔轻抚着叶凡的额头,宠溺着说道。而后,手上一顿,像是想起了什么。慌忙说道:“对了,你父亲要用蕴神带聘请魂师为你治病呢。凡儿,你现在这休息一会儿。我去告诉他你醒了。”

    说完,也不待叶凡回答便急冲冲地跑了出去。

    望着母亲略显柔弱的背影,叶凡也赶忙翻身下床。不料,动作幅度稍稍大了些。双脚刚一落地便是一阵头晕眼花。

    “这身体,倒是太弱了些啊!”

    念头刚过,叶凡“噗”的一声,晕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