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问道!

第四章 问道!

议事厅内,叶啸天依旧与一众长老争论不休。

    “家主,你真要毁了叶家不成?”

    叶啸空站于下首,指着叶啸天怒喝道。言语之中全然没了半点恭敬之态。

    叶啸天冷哼一声,冷厉的目光与其争锋相对。紧拧的眉梢,稍显暗沉。心中对这弟弟多多少少的有些失望。平日里叶啸空一心扑在家族事业上。事事以家族利益为首重,当然这本无错,只是后者的心性过分的冷漠,除了家族之外心无旁鹫即便是血脉亲情在其眼中也是淡漠对待

    “哼,你竟然尊称我为家主就应该听从我的命令,此事一了,我自会前往后山深处寻得老家主遗留的炎神杵顶替家族圣器。”

    叶啸天神情坚决,后面的话语直叫一众长老神色惊惶。

    “叶啸天,后山深处乃是大凶之地,以你的修为去了,无疑是死路一条。难道真要我请出罢尊轮,免去你的家主之位,你才甘心吗?”心焦叶啸天安危。后者撂出了狠话威胁道。

    “好啊,那你就去祖祠堂与先祖请出罢尊轮吧。不过我得提醒你,罢尊轮虽能罢免我的家主之位却需要你与众长老共同催动,而这过程需要三个小时吧。三小时内我还是这叶家之主。

    温伯,我要你带上蕴神带即刻启程前往天风城聘请魂师出手。记住,务必火速前往不得有误。”叶啸天手指左侧一位满头花发的老人命令道。

    看到老人恭敬的点头后,这才回过头来。满脸戏虐的打量着下首一众愕然的长老。

    而此时的叶啸空,被后者搞得神情微滞,旋即一股熊熊怒火自其心底升腾而起,整个身躯都因此而抖颤起来。赤红双目如火焰般怒瞪着前者。一嘴钢牙咬得咯吱作响。

    旁边的一众长老见状,赶忙劝阻着二人。生怕这兄弟俩真的打了起来。

    在看叶啸天,对于怒发冲冠的叶啸空完全一副熟视无睹的样子。视线扫过一众人等,严肃的面孔上突兀的勾起一道邪邪的笑意。

    “我就是要这样做,你能奈我何?”

    话一说完,叶啸天不再理会众人惊愕的表情,竟然闭目养起神来。

    正直一干人等为这叶啸天的无赖之语,摇头不已之时。门外,想起女子欣喜的声音。

    “天哥,凡儿醒了,凡儿醒了。”

    声音刚落,众人便见到柳水柔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

    “水柔,你说什么,凡儿醒了?”

    闻言,叶啸天猛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急促的问询道。

    快步走进来的柳水柔,目光环顾。视线扫过周围一众长老灰沉的脸色。心中暗呼一声:“果然,还是吵翻天了。”想罢,忙把目光转移到一脸惊喜的叶啸天身上,柔声道:“天哥,凡儿醒了。正在床上休息呢。”

    得到妻子肯定的答复后,叶啸天才如释重负的一屁股坐回椅子上。脸上的怒色尽数褪去转而一派笑呵呵的摸样。

    望着眼前变脸功夫如此之快的家主,众人一度无语。最后还是叶啸空踏前一步双手抱拳沉声道:“家主,如今凡儿身体无恙,这蕴神带一事可以了了吧?”

    闻言,自觉失态的叶啸天整了整衣襟。危襟正坐,而后干咳一声尴尬着说道:“咳…原本我也只是想借凡儿一事考验一番诸位对家族的忠诚,如今看来,我甚是满意。不过,收集灵药为小儿聘请魂师一事还有劳诸位上心。我去看看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其他事容后再议。”话刚说完,叶啸天急忙走下身来,牵住柳水柔的手匆匆奔向叶凡的住处。

    余下的众人,无语的望着匆匆离去的背影。皆是一脸的鄙夷之色。

    “看看刚才家主那脸红脖子粗的斗鸡摸样,也好意思说是试探我等?”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咱们家主除开手上功夫强横,脸皮功夫更是纵横八方难逢敌手哇!”

    “是啊!这脸皮厚的,啧啧……”而在众人正专注于评点叶啸天时,却无人注意到躲在人群中头颅微垂的叶啸空,眼中近乎疯狂的偏执,闪烁着噬人的光芒…

    “凡儿!”一进屋,叶啸天夫妇便是一声惊呼。随后手忙脚乱的把昏倒在地的叶凡抱到了床上。若有所感的叶凡悠悠的睁开眼睛。望着床前紧张得不知所措的双亲,刚刚干涸的眼眶又是一片泥泞。

    “父亲,母亲,我没事,就是身体虚弱了些”

    “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还乱动,下次不许了啊!”轻柔的擦去少年脸上的汗渍,柳水柔关切的责备道。

    听着母亲关切的责备,叶凡感觉鼻头酸酸的,千言万语也是堵在了喉咙口。轻轻地“恩”了一声,而后便美美的闭上了眼皮。

    “彭彭……”少年击打木桩的声音在这片静谧的小树林中接连响起。许久后,少年呼出一口浊气。停下了手中动作,站在木桩旁暗暗想道:“占据这具身体也有一周了。还好,小石头给了我的这种功法。不然,只怕我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

    手指抚过胸膛回想着一周前。姻缘石突兀的冒了出来一道白忙连接到自己的眉心后。脑海之中便多了名为《生死决》的功法。而后姻缘石又化作一缕白光钻进了自己的胸膛。

    “难道真如功法上所言,修炼大成后,人力也可以移山填海,搬倒日月?”

    也不知是哪位前辈高人才能创造出这等逆天功法。仅仅一周便能让我的身体状况大幅好转,修为也到了筑基三重的境界,离筑基第四重也只有半步之遥。并且这部功法似乎有所保留并未完全显示。知不知道当这功法修炼到极点之后又会有怎样的威力!

    “凡儿,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远远地,叶啸天的声音传了过来。转过头,便见到一袭白衫的叶啸天正笑意款款的站在不远处的一棵小树上。看到叶凡回身,后者一踏树干,身若飞鸿眨眼间落到了叶凡身前。雪白衣衫竟是未曾有半分的抖动。

    见状,叶凡不由的眼中一亮,对于修炼一途更为期许起来。

    “父亲,给我说说关于修炼的事好吗?”

    察觉到叶凡心意,叶啸天眸中光芒微闪。转瞬却又迅速的黯淡了下去。心中蔚然一叹,不过,为了照顾叶凡的情绪还是装出了一副兴致高昂的样子。

    “怎么,凡儿也想探寻修炼之道了?”

    “父亲,我知道我天生体质,差于常人不适合修炼。不过,父亲不是常常教诲我穷人不穷志吗,不管成与不成总是要尝试一下才能知道结果。”

    叶凡掷地有声的回答道。其眼瞳之中极端的坚韧之色犹如海边礁石,风吹不动浪打不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