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麻烦上门

第五章 麻烦上门

面对儿子灼热的目光,叶啸天怎么也狠不下心来说上一句“你天生经脉潺弱,是注定了的废物…权作强身健体吧。”心中这般想着,嘴上却道:“凡儿,修炼一道考验的是人的意志,心智不坚者大半难有作为。这是我叶家家传的功法《草木诀》虽然只是一本黄级中等功法却胜在有诱发人体生机之效,你拿去好生参悟,会有所得的。”

    深受接过父亲递过来的古籍。叶凡心中甚为欢喜,虽有了强悍的《生死决》这本逆天功法。但也不妨碍他对这玄幻世界的好奇。

    “父亲,你给我说说修炼的具体等级吧?”话末,叶凡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盯着叶啸天脸上逐渐柔和的棱角。

    宠溺的揉了揉叶凡的小脑袋,叶笑天的眸中泛起莫名的涟漪。

    “修炼之道,终极之意在强己身。所以日后要想有大的成就。一副好的躯身必不可少。,这也是修士打基础的关键所在。而这一等级修士称之为筑基。筑基分为九重,每一重都是一道门槛,其中一至三重为强健肤骨四至六重则重在利用玄气提升力量和速度七至九重诣在拓展经脉为突破圆满进入下一阶段做准备。而当突破之后变列入强者之流,步入通玄。通玄之境的修士便能够沟通玄气化为己用。通玄之后即是控玄。修为达到这一步的强者可以初步对玄气加以控制,利用玄气化成锤、刀、斧等简易形态对敌进行更有效的攻击。在这之后便是掌玄之境以及那传说之中的玄种境了。”

    话到最后,叶啸天的脸上也有些失神,显然对那传说中的境界极为向往。

    “凡儿,你要瑾记修炼之道不可好高骛远。否则,毁了道心,那般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对于父亲的劝告叶凡自是铭记于心。点头应道:“知道了,父亲。”

    “恩,再有半年就是族内大比了。父亲不要求你取得什么名次,但是你要记住。功夫可以输人,为人气节却万不可居于人下。”摸着叶凡的小脑袋,神色肃穆的叶啸天语气严厉地说道。

    “放心吧,父亲,孩儿不会让您失望的!”叶凡仰起头,坚毅的目光中有着一缕奇异的光芒闪烁。

    闻言,叶啸天不禁朗笑出声:“好!我叶啸天的儿子哪怕不能习武,也必是一方豪杰。”

    见到叶啸天难得开怀,叶凡心中也是一片欣喜。暗暗下定决心,族比之时一定要为父亲吐气扬眉。

    “凡儿,我还有些事要忙,你也早些回去免得你母亲担心。”说完,叶啸天身形掠动,几个起落间便消失在叶凡的视线之内。

    目送父亲离去,叶凡又在木桩上练了一会儿拳。天色稍暗后急匆匆的跑回了家中。房门反扣,床榻上,叶凡静静的品读着《草木诀》功法。几番阅览下来。叶凡发现这本草木诀虽然远远不及《生死决》强悍,却也有其可取之处。按照功法所言筑基四重是要求修士在体内孕育出玄气。,用其温养体质以达到淬炼之效。了解了修炼方法之后。叶凡迫不及待的想要尝试一番。

    盘膝、捏印、闭目、凝神。很快便进入了修炼状态。时间就像指缝的沙子,在不经意间悄然流逝。五个小时后…

    叶凡依旧静静地坐在床前。微拧的额头上汗水无声滑落。原本平和的心境,烦躁、抑闷种种负面情绪纷沓而来,时刻侵蚀着叶凡的心神。燥热之火从心底涌上脑海,尽管叶凡强烈压制却也收效甚微。照这般情况,也许下一秒叶凡就会功败垂成。

    就在叶凡打算放弃之时,胸腔处,突然传出一声轻鸣。假若叶凡可以内是的话就会发现,随着轻鸣声落下。潜藏在胸口的姻缘石石体上诞出一滴乳白色的液滴。液滴沿着经脉流淌到身体各处。所过之地经脉略微扩张了一些,韧性也比以前上升了一个档次。液滴在经脉中转了一圈,而后驻留在丹田之时忽的爆炸开来,在原地留下了一团乳白色气雾。少许时间,气雾逐渐蔓延到全身经脉之中,流淌回旋,自成循环之状。

    “呼。”

    缓缓的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手指抚过胸膛,虽然不曾亲眼所见叶凡也能大致猜到在最后关乎成败的刹那,必是体内的姻缘石相助。

    此时夜已近深,刚刚突破的叶凡境界尚不牢固。因此他很快便再次进入修炼状态巩固着略显虚浮的境界。

    翌日清晨,初升的朝阳划破黑暗携着勃勃生机洒在绿草茵茵的大地上。晨曦透过窗棂顽皮的在少年脸颊上尽情舞蹈。

    一夜的修炼将虚浮的境界压得凝实。跃下床后,叶凡活动着有些麻木的四肢。唇角上勾起一条欣悦的弧度。洗漱之后,心情大好的他漫步在府邸的林荫道上。不稍时,便来到了叶府偏院门前。

    “叶凡哥…”

    将到门前就听到偏院之中响起悦耳的童铃声。声音落下,一道如蝴蝶般的翩跹身影蹦跳着向自己跑来。嘴角微扬,叶凡张开双臂,那道身影也如乳燕般扑到了他的怀中。

    “灵儿,我没来的这几天。有没有认真修炼啊?”顺手捏住小丫头粉嫩的脸颊,叶凡咧嘴一笑。

    “唔……坏叶凡哥,就会欺负我。”伸手拍去在自己脸上作怪的手掌。叶灵儿小脸一扬,嘟起粉嫩的小嘴嗔怪道。

    小丫头长得颇讨人喜欢,精致的小脸上大眼睛扑闪扑闪地充斥着灵动。与叶凡是表兄妹的关系。只因其父母在一次远行中被奸人所害而后者的修炼天赋也是平平故而才会被家族安排到偏院之中。平日里,小丫头常常形单影只,好在其心性善良,性格活泼开朗这才能守住性子未曾变得孤僻、不近人情。两人都没有什么朋友,故而在家族小一辈中属他们最为要好。

    “呦!我们的少家主,怎么会自甘堕落和一个偏院的小丫头混在一起了。”

    正在二人说笑间,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传了过了。打断了二人的谈话。

    循声望去只见一群十四五岁的少年簇拥着走了过来。而出声之人便是叶啸空的二儿子,叶羽。

    “我和谁在一起,还轮不到你管吧。”对于此人叶凡一向不喜。特别是看到后者一脸嘲讽的样子,叶凡对此人的厌恶更浓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