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冲喜

第二章 冲喜

“好……”沈晓晓含着泪,抱住了沈夫人的胳膊。

    看来她这一出戏没有白唱。

    沈晓晓像是得到了奖励,表演得更逼真了,声泪俱下,“伯母,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陆太太心里的痛苦,也被她的哭声彻底点燃。

    两人抱在一起,眼泪不停。

    十分钟,陆行知被从车里拖了出来。

    但时间紧迫,警察们将他抬上担架,送上救护车。

    车上大夫只看了一眼,便叹了口气,“哎,年纪轻轻的,恐怕凶多吉少了。”

    话音一落,跟在身后的陆老爷猩红的眼里,闪出了泪花。

    “夫人,我们去医院。”陆老爷转身,扶起蹲在地上的陆夫人,哽咽地指了指救护车的方向。

    陆夫人对上了沈晓晓梨花带雨的眼眸,心中颇为不忍,“姑娘,无论行知情况怎么样,我们陆家一定会给你一个名分的?”

    转而,她又看向陆老爷,“老爷,不如今天就把婚礼给办了,给行知冲冲喜。”

    陆家只有一个儿子,陆老爷自从接到消息,到现在都是面色凝重。

    刚才医生也说了,凶多吉少。

    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好,今天就把婚事办了,冲冲喜。”

    很快,陆行知被送进了急症室。

    陆老爷和陆夫人帮不上一点忙,打电话让人张罗着,举办婚礼,

    ……

    翌日晚上,陆家的亲属挤满了整条长廊。

    沈晓晓在急症室外举行临时婚礼。

    证婚人宣布完誓词,陆夫人拉着沈晓晓在一侧坐下,“婉婉,以后就喊我妈了。”

    “好,妈。”沈晓晓一边乖巧的喊着,一边扫向急症室的方向,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急症室的门已经关了一天一夜。

    按理说,陆大少爷应该是要跟这个世界拜拜了。

    她这个时候认陆太太为妈也不错,这样,她以后就是陆行知的遗孀,一个富有的遗孀。

    虽然名称上有些欠缺,但总体上来说,还是很完美的。

    吃穿不愁,衣食无忧……够了够了。

    沈晓晓脑补了一下以后的幸福人生,嘴角半天合不拢。

    只是,没一会,急症室的门突然打开了。

    “陆夫人,陆老爷,少爷暂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恐怕会是个植物人了。”主治大夫面色沉重地通知陆夫人。

    站在一旁的沈晓晓,一个头两个大。

    医生的意思是陆行知还没死,是个植物人?

    “不是吧。”她扣着走廊的墙壁,突然有一种想死的心情。

    她本来以为陆行知已经死得透透的了,才冒充了他的爱人。

    可现在怎么还没死?

    如果是一辈子的植物人,沈晓晓就需要照顾一辈子。

    她得找个时间,赶紧离开,反则下半辈子在这里照顾一个半死人,那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沈晓晓一直等陆老爷带着陆夫人回家吃饭,她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可她前脚迈出门,后脚系统里又开始了响声,“滴滴滴。不能临阵脱逃。”

    沈晓晓不耐烦地敲了敲脑门,心情很是烦躁。

    这该死的系统,还没完没了了。

    “不能临阵脱逃,否则你会后悔的!”系统加大了音量。

    “你这是在威胁我?”沈晓晓气得肝疼。

    她这一天天的到底是什么遭遇。

    先是被车子撞死,然后好不容易穿越吧,还自带惨不忍难度的设定。

    设定也就算了,还没有自由。

    沈晓晓就不相信,这个系统能把她怎么样了?

    她挺直了腰杆,大步往外走。

    耳边的警报声,频率越来越高,“滴滴滴滴!”

    下一瞬,病房门上的窗户突然破裂了,碎片崩得到处都是。

    还好沈晓晓溜得快,要不然可能半张脸就花了。

    她惊魂未定地回到病房里,盯着那扇破碎的窗户,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执行任务,不能临阵脱逃。”耳边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一次,沈晓晓浑身一个冷颤,吓得倒退了好几步,不敢再造次。

    她拿起床头柜上的毛巾,走到床边,一边给陆行知擦胳膊,一边轻一下,重一下地狠狠掐着陆行知。

    沈晓晓恨不得将自己肚子里所有的怒火,全部都发泄在陆行知身上。

    要不是他不死,她根本就不用在这里照顾一个半死人。

    擦着擦着,沈晓晓的火越来越大。

    她狠狠地瞪向陆行知,不耐烦地嘀咕:“你要不还是早点死了吧,本小姐一定会记得给你烧纸的。”

    只是话说完,沈晓晓才注意到陆行知氧气面罩下面的那张俊脸。

    在小说里陆行知是一顶一的高富帅,而且身材简直堪称完美。

    她明亮的眸子转了转,“有点意思。”

    沈晓晓放下毛巾,朝着床上的人看去。

    氧气面罩下,陆行知五官轮廓分明,挺直的鼻梁,深邃的眼眸……每一个细节都像是有人精心雕琢一般。

    再往下,他古铜色的胸膛将上身的衣服撑得满满的。

    “的确很完美。”沈晓晓心中的小宇宙像是被点燃了,来了兴趣。

    她壮起胆子,悄咪咪地不断靠近,慢慢掀开陆行知的上衣。

    陆行知腰腹间的八块腹肌整整齐齐的排列着,胳膊腿也是精壮精壮的。

    沈晓晓前一世,一毕业就进银行当了一个小职员,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完美的身材。

    简直了,简直了。

    她壮起胆子,将手探向他的腰间摸了一把,硬邦邦的肌肉让沈晓晓一惊。

    这男人要是不是出车锅了,追求者一定几条街。

    不过,现在半死不活的,也就只有沈晓晓一个人“享用”了。

    反正也醒不来,一来二去间,沈晓晓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她时而撩起陆行知的衣服看一看,感受一下人体的艺术。

    陆夫人和陆太太也总是很忙,对沈晓晓十分的放心,整个下午,医院里就只有沈晓晓一个人。

    她去良品铺子买了些吃的,下一几款游戏,开始了她的护工生涯。

    “哎,又死了,跟植物人待在一起,运气都变得倒霉了。”沈晓晓一连跪了几把之后,忍不住跺了跺脚。

    可突然,床上男人的手指似乎动了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