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平平淡淡

第三百九十八章 平平淡淡

就是他俩要走进停车场的时候,又出现一个不速之客。

    陆行知和沈晓晓的眉头微微的皱起,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唐山还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一年多的时间里,沈晓晓都没有再看到这唐婉婉的父亲。

    陆行知正想要带着沈晓晓绕过去,阳光又迎上来,缓缓的出了声:“婉婉,我今天来不是找你要钱的,有些事情我先跟你说说!”

    每一次唐山出现在沈晓晓的面前,都是为了钱。

    以前沈晓晓认为她已经占领了唐婉婉的身体,也对她这个父亲挺好的。

    可没有想到,这个唐山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

    她的眉头微微的皱着,不冷不淡的说着:“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呢!长话短说?”

    沈晓晓的声音很是冷漠,仿佛站在她的对面,是她这一辈子最大的仇人。

    陆行知感觉到唐山有些奇奇怪怪的,一下子就抓着沈晓晓的胳膊往后退了一步。

    嘴角划过一抹淡淡的微笑,冲着唐山出了声:“唐先生,你有什么需要的可以直接来找我,现在我们不太方便!”

    “我真的不是来找你们要钱的,我要离开了。从今以后你们再也见不到我了!”唐山看着两人有些哽咽的说着。

    就这样,沈晓晓抬起头看着陆行知的眼睛,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在大脑里面思索了好一阵,沈晓晓才缓缓的张了口:“你先去车里等我吧!放心,我跟他谈谈!”

    一时间陆行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久久的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看着沈晓晓的眼睛,最终还是妥协了。

    但只离开了5米,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两人之间的交流。

    唐山这一年来老了很多,变得有些沧桑了。完全都不像以前那样意气风发,咄咄逼人的模样。

    不知为何,虽然对于沈晓晓来说,这不是她的亲生父亲。

    但她还是有一些难受,缓缓地张了口:“有话就直说吧,如果你是想要钱,我这里真的没有!”

    唐山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陆行知,哆哆嗦嗦的从包里摸出一个小盒子。

    递到沈晓晓的面前慢吞吞的说道:“婉婉,爸爸这么多年对不起你。就是我所有的家产,那你先拿着。”

    不知为何,本来沈晓晓是特别的痛恨唐山。

    一看到他如此模样,心里不免生出怜悯之意。没有去接那个盒子,倒是有些关心的说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要!现在我的生活可比你好的千倍万倍。你这一点点钱还是好好的留着当棺材本吧!”

    虽然沈晓晓心里面对他很是担忧,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变了味。

    唐山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了,又畏畏缩缩的看了一眼陆行知。

    而又有一些结巴的说着:“婉婉,我刚刚也是才从医院下来!医生说,我应该活的时间不长的。在医院的时候我看到了你,所以就在这里等你。”

    说着说着,唐山的眼角滑过一抹泪水,又慢吞吞的出了声:“没事吧!孩子还好吧,我看你是从妇产科出来的,是不是我快有孙子了?”

    沈晓晓现在整个人都愣住了。虽然以前看小说的时候,沈晓晓就知道最后唐山会病逝。

    但是也没有想到时间会提前的这么的早,而且还会对她说。

    沈晓晓呆呆的站在原地,一个字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直到唐山已经把那个盒子放在了地上,转身离开了。

    陆行知缓缓的走过来,轻轻的将手放在沈晓晓的肩膀上:“怎么了。他刚刚说了什么!”

    沈晓晓捡起地上的那个盒子,晃晃的摇了摇脑袋,什么话都没说就钻进窗里。

    第2天早上,就传来唐山离世的消息。

    原来这一年,唐山一直都在养老院生活。

    早早的,他就写下了一封遗书,将他名下所有的财产全部都留给沈晓晓,但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工作人员沈晓晓是他的女儿。

    所以直到最后,唐山离开后,工作人员整理遗物才发现遗嘱的电话号码。

    看到这条短信,沈晓晓的眼角不断滑下泪水,自言自语的说着:“我真的没有想到。到最后他竟然用这样的方式洗白了,这不就是明显的小说剧情或者是电视剧剧情吗!”

    她的声音不大,却带着淡淡的自嘲之意。

    到最后沈晓晓也没有去参加唐山的葬礼,把他留下来的每一分钱都捐给慈善机构。

    9个月后,沈晓晓在医院诞下一名女婴。

    迷迷糊糊中,沈晓晓看到她身旁的这个小孩子。

    仿佛做梦一般。

    陆行知轻轻地握着沈晓晓的手,吻了一下,温柔的说道:“谢谢你老婆,这可是我们的小公主!”

    就这么听了一句话,沈晓晓又昏睡过去了。

    三年后,沈晓晓坐在后花园处,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追着去。

    而她的小公主就在花园里蹦蹦跳跳地捉蝴蝶。

    小公主一边奔跑着,一边笑嘻嘻的喊着:“妈妈,妈妈。你快看,这里有好多好多的蝴蝶呀!”

    直到现在,沈晓晓才感觉一切的事情都那么的平平淡淡,感觉很安全。

    虽然偶尔会出去拍拍电影,拍拍广告之类的,但她总觉得回到家才是最踏实的。

    “怎么了?我的大公主今天可是若有所思的样子。”陆行知凑过来亲吻了一下沈晓晓的脸颊,“难道是说,又有什么好事情发生了!赶快给我说说呀。”

    沈晓晓将一颗瓜子塞到陆行知的嘴里,气鼓鼓的说:“你快看看,你那个小公主一身都是泥。”

    只有陆行知能够听得出来,沈晓晓的每一个字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一年后,沈晓晓又诞下一名男婴。

    当看到自己的女人生下孩子过后躺在床上又昏迷了三天。

    陆行知实在是忍不住了,一把抓着沈晓晓的手,有些哽咽的说着:“老婆,你赶快醒过来呀!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让你生孩子了,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错的!”

    不是怎的,沈晓晓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睛。嘴角滑过一抹淡淡的微笑:“你说的哦!”

    从今以后,系统也没有再出现过到他们的生活里。一切的事情都这么顺风顺水的过下去。

    直到百年后,沈晓晓躺在床上回顾这一生,才想起她是从别的地方穿越过来的,一切却显得那么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