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脑白金

第四章 脑白金

沈晓晓前世是个不起眼的银行职员,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档子气。

    居然叫她脑白金!

    她站在原地,看着一张张讥笑的面孔,脸涨得通红。

    “怎么,是不拍了吗?脑白金?”导演不耐烦地又讽刺了一句。

    这时,一双修长的双腿迈进。

    陆行知冷眸掠过全场,周身散发着一阵冷冷的寒意。

    他高大挺拔的身影引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陆行知,是陆行知。”

    “陆行知怎么过来了?”这时,两边有人小声地惊叹着。

    导演看清来人,赶紧陪着笑脸,迎了上去,请陆行知先坐下,“陆总,有什么事您派个人支会一声就行了,您怎么还亲自过来了?快,给陆总倒茶。”

    导演助理立马将茶水端了上来,导演恭敬地端给陆行知。

    下一瞬,陆行知猛地一手将茶水推开。

    片场一时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导演的手被烫得通红,但依旧是挤着笑脸,战战兢兢地看向陆行知,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这位大爷。

    “陆,陆总,您……”导演小心翼翼地阻止着措辞。

    陆行知阴冷的目光一转,落到了导演身上,薄唇轻启,“都说王大导演才高八斗。可我看你的才气,丝毫及不上你欺负新人的本事。”

    他的声音很冷,全程没有任何笑意。

    说完,陆行知大步朝着沈晓晓,沈晓晓正揉着眼睛,凝神看着陆行知。

    这不是她半死不活的老公大人吗?

    前些天,她对陆行知又动手又动脚的,现在不会是特地来报复她的吧?

    沈晓晓掐了自己一把,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僵硬地笑着:“你醒了?”

    “刚醒来,过来看看你。”陆行知对上沈晓晓的目光,眼里的冰寒陡然化开。

    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倒吸着冷气。

    “我的天,唐婉婉和陆行知是什么关系啊?”

    “不是吧,这女人居然勾搭上了陆行知。”

    议论声传到沈晓晓的耳里,她心里也一阵发毛,不知道陆行知这会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

    这时,陆行知突然开口了,“婉婉,我刚才听见有人敢喊你脑白

    金?”

    他说完,掉头看了看导演,目光又落在了沈雨柔的脸上,很是不

    悦。

    沈晓晓半天才反应过来陆行知的意思。

    这男人难道是过来给她报仇的。

    “额……”她扣着脑袋僵硬的笑了笑,看来之前对陆行知的各种“行为”,陆行知并不记得。

    “刚才是谁喊你脑白金?我倒想看看是谁这么闲?”陆行知的声音很冷,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

    “额……她。”沈晓晓有些迟疑地将手指到了沈雨柔的跟前。

    沈雨柔脸色瞬间涨红,瞪着沈晓晓,心底恨得牙痒痒。

    没想到唐婉婉居然勾搭上了陆行知。

    但她还不想得罪陆行知,“陆,陆总,是个误会,我有眼不识泰山……”

    她一边说着,一边侧着身子朝着陆行知的方向靠近,背在身后的手正在使劲地将裙摆往上提。

    沈雨柔身上是一件黑色的长裙,裙摆到膝盖处。

    她一路提到了大腿,从侧面看上去,玲珑的曲线一览无遗。

    连站在沈雨柔旁边的助理也经不住咽了咽口水。

    “陆总,雨柔给您赔礼。”话音一落,沈雨柔在陆行知跟前一俯身,领口低到了胸前。

    陆行知全程黑线,跟前,沈雨柔还在往他的方向走进。

    他眉头一皱,冷冷地斥道:“滚开!”

    “……”沈雨柔僵住原地,耳根都涨得通红。

    她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受到这等羞辱。

    可对方是陆行知,她咬着牙瞪向沈晓晓。

    没有想到唐婉婉居然勾搭上了陆行知。

    沈晓晓看着沈雨柔一脸憋屈的样子,很是开心,她完全没有想到陆行知居然来帮她报仇。

    看来这个植物人并不记得她之前对他的各种“非礼”了。

    她又扫了一眼沈晓晓的脸,实在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刚才还喊她脑白金……这会她要让她好看。

    沈晓晓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绕到陆行知跟前,坐在了他身上,“陆总,你为何不告诉雨柔姐姐,你对动物过敏。某些物种靠得太近了,你会不舒服?”

    此话一出,片场内哄堂大笑。

    这完全是在讽刺沈雨柔是畜生。

    沈雨柔拳头捏得发白,四周的笑声还在继续。

    她一个当红花旦从来没有想过会受到这种遭遇。

    沈晓晓想起沈雨柔刚才的报复,又补了一句,“雨柔姐姐,你不会不知道吧?”

    “唐婉婉,你给我闭嘴……”沈雨柔气得眼角红了一圈。

    后面的话还未说完,沈雨柔对上陆行知的目光,拳头捏得咯咯作响,但是不能发红。

    她一直等着沈晓晓,胸前剧烈起伏,最后甩袖离开。

    沈晓晓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很是开心,只是一低头就对上了陆行知的眼眸。

    她还坐在他身上。

    “谢谢你啊。”沈晓晓低头对着陆行知笑了笑,赶紧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

    还好陆行知刚才没有拆穿她,什么对动物过敏,根本就是她信口胡诌的。

    只是没等她再说话,从轿车上下来的助理看着沈晓晓惊呆了,上上下下地打量,“你,新夫人,这……”

    助理正用这一种看珍稀动物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了?”

    “少爷从不近女色,可刚才她居然坐在他腿上。”助理支支吾吾地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陆行知的反应。

    陆行知理了理袖口,陡然起身,他一把推开了沈晓晓,撂下了一句,“他根本不算女人。”

    说完,陆行知大步离开了片场,本来他也没有想来。

    要不是系统强制要求,陆行知根本不想管这个女人的死活。

    沈晓晓看着他骤变的态度,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

    上一秒,陆行知还好好的,莫名其妙就拉下脸来。

    “哼。”不过,她不能在这种小事上跟他计较,毕竟她现在可是陆家少奶奶。

    想来作为陆家少奶奶,她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去过陆家了。

    她赶紧收拾了东西跟着陆行知上车,一起回到了陆家。

    助理一到老宅就将陆行知对沈晓晓亲近的消息告诉了沈夫人,沈夫人喜极而泣。

    陆行知从小到大都是品学兼优。

    但唯一的遗憾就是,他从不近女色。

    前些日子又险些就成了植物人,现在不仅醒了,还找到了不心仪的女人。

    “好,好。”陆夫人很快通知了陆老爷。

    陆老爷和陆夫人匆匆下楼,看着客厅里的沈晓晓和陆行知,合不拢嘴,“行知,婉婉,这次咋们家能够度过危机,实在是太好了。今晚我和老爷决定宴请宾客,庆祝一番。”

    沈晓晓和陆行知坐在沙发上,两人相互嫌弃的看了彼此一眼,内心是拒绝的。

    可陆行知脑袋里的系统,突然传来声音,“记住你的任务,借此机会刷恩爱值。”

    “……”

    陆行知满头黑线地看了一眼沈晓晓的方向,他差点还忘记了这个事情。

    现在看来以后想要能够维持生命力,必须得多跟这个女人打交道。

    “婉婉,那今晚我带你认识认识陆家的长辈们。”陆行知语气柔和,说完,沈晓晓一脸错愕的看着他。

    这男人的情绪变化可真是无常。

    上一秒钟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下一秒就变得深情款款。

    真是有些让人难以适应。

    沈晓晓僵硬地扣了扣脑袋,答应,“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