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同房

第五章 同房

陆家,晚宴。

    沈晓晓穿着陆夫人亲自挑选的米色长裙,笑靥如花地挽住了陆行知,向来来往往的宾客招呼着。

    “婉婉,今晚你真的很美。”陆行知替她理了理鬓角。

    四面八方的目光全部都转移到了两个人身上,繁复的灯光下,陆行知一身深蓝的西服,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种贵气。

    只是自从陆行知醒来之后,人们见到了一个和从前不一样的陆行知。

    从前的他,帅则帅已,但很冷。就像云端的美好,很有距离感。

    但现在的陆行知居然会和沈晓晓在一起。

    人们没有想到的是有生之年能够看到陆行知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还如此的深情款款。

    “我的天,这位唐小姐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

    “能配得上陆大总裁的。果然也是绝色啊!真是让人羡慕。”

    一整个晚上,沈晓晓都能够听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羡慕嫉妒恨。

    等到晚宴结束时,她感觉自己就要快被唾沫星子给淹死,不过总算结束了。

    陆行知松开了旁边的沈晓晓,好不容易才休息会,脑子里该死的系统又开始了。

    “滴滴滴,系统任何,和唐婉婉同床共枕。”

    陆行知蛋疼地敲了敲脑袋,感受到了当年孙悟空的痛苦。

    他就好像是被经箍咒控制了一般,头疼得厉害。

    “还有别的选项吗?”陆行知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今天和那个该死的女人唱了一天的戏,难道连晚上也没有了自由。

    “没有。”系统的回答简单明了。

    陆行知扫了一眼沈晓晓的方向,沈晓晓已经脱了高跟鞋,半靠在沙发上,放松双脚。

    穿着该死的高跟鞋走了一天,她早就感觉好像一双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妈耶。”她锤了锤小腿,一回身发现陆行知正在看她。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沈晓晓现在看到陆行知已经快要有阴影了,从前她眼中的陆行知是高大双气,商场精英。

    从来没有想过原来陆行知是个如此恐怖的秀恩爱狂魔。

    秀了一天,沈晓晓在一旁笑得脸都快僵了。

    现在居然又看她了……

    沈晓晓脖子一凉,提起高跟鞋就准备躲开他的视线。

    可下一瞬,陆行知高大挺拔的身子已经挡在了她跟前,“去哪?”

    “上厕所。”沈晓晓眸光流转,想了一个陆行知去不了的地方。

    这该死的家伙总不能上厕所也跟着一起吧。

    她心中颇为得意地调转身子,谁知陆行知停顿了半晌,居然跟了上来。

    “你,你你你,你干嘛?上厕所也要一起?”

    陆行知还是第一次需要求一个女人办事,一时间被问得怔住了。

    皱了皱眉,他才重新回答:“我在外面等你,你现在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今晚我们要一起同房。”

    “什么?”沈晓晓到处只是想要傍大款,完全没有想到还有这一出等着她。

    同房?

    不存在,不存在的……

    她漆黑的眸子转了转,回身看向陆行知,“不用了等我了,上厕所而已,我自己能行。”

    “这是我家,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赶紧进去上厕所!”

    “……”沈晓晓看见陆行知一副不容忤逆的样子就恨不得给他两拳。

    但无奈这里是陆家,而且她还不是陆行知的对手。

    忍,只能忍……

    她一溜烟钻进了厕所,准备开始打时间站。

    沈晓晓完全可以在马桶上坐了半个小时,她就不相信陆行知会一直在门口堵着她。

    半个小时后,门口果然没人了。

    “哼,想跟本小姐斗。”就在沈晓晓快要被自己的机智所折服的时候,一双修长的双腿迈到了她的跟前。

    “不是吧……”沈晓晓一手扶额,有一种想要重新回到厕所坐上半小时的冲动。

    可紧接着身后就传来一道冷厉的声音,“站住!”

    陆行知的声音冰冷冷的,还带着一丝不悦,“只要你答应我同房,我可以让你摸个够。”

    “什,什么鬼?”沈晓晓心虚地声音都开始颤动了。

    的确,这男人的身材的确是让沈晓晓花枝乱颤,但这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说出来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唐小姐不会已经忘记了,之前你在医院里对我的身体……”

    没等陆行知说完,沈晓晓已经冷汗直冒了,“好,我答应你同,同房。”

    她本来还以为陆行知不记得之前的事情,没有想到啊……

    她一世英名,居然毁在了那个时候。

    要是她当初在病房的里行为被陆夫人陆太太知道了,那她可就全完了。

    不就是同房了,死不了。

    “行知,那我们回卧室吧。”沈晓晓语气里一副乖巧,但脸上完全是皮笑肉不笑。

    陆行知对她的回答,很是满意。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卧室,沈晓晓为了防止长夜漫漫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她很快找了一个角落,死死地拽紧了被子,和陆行知保持了距离。

    只是,夜一点点深了。

    被狠狠拽住的陆行知,脸色黑如锅底。

    “把你的爪子给我拿开!”他及其愤怒地看着女人挂在他身上的爪子,一声令下。

    “……”睡梦中的沈晓晓只是咿咿呀呀的哼着。

    梦里各种美食在她跟前飘来飘去,她挑起身子想要抓住,“都别跑。”

    陆行知看着她的爪子一路往他的身上爬,愤怒就快要从眼里迸射而出。

    “都别跑……”沈晓晓又喊了一声后,一巴掌拍在了陆行知脸上。

    清脆的巴掌声在屋子里回荡,陆行知的脸上仿佛要杀人,“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话音一落,他眉头拧成一条直线,直接将沈晓晓的身子扒开,甩到了床的另一边。

    不过床很软。

    沈晓晓只是皱了皱眉头,又去追赶她的美食了。

    ……

    翌日,等她睁开眼时,陆行知冷硬的脸庞放大了出现在她的眼前,她的双手勾着他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

    “这,这是什么情况?”她一脸懵逼地瞪大了眼眸,然后迅速地从他身上撤离了。

    陆行知被耳边的声音吵醒,缓缓睁开了双眸。

    可就在这时,一晃间,沈晓晓瞥见了陆行知胸口处的口水……

    那个位置不正是她刚才躺的位置吗?

    这,这……不是吧。

    她抢先一步拿起面巾纸,朝着陆行知的胸口处伸去,可已经睁开眼的陆行知发现了胸口上的口水,脸色一点点的阴暗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