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我,我喊人了

第003章我,我喊人了

两个警察如果说是来帮忙的,倒还好说,可他们出现之后所说的话,将孟樊家庭团圆的超级好心情一扫而空。

    那感觉就像是经过辛苦捕捞,再加上用心调制,正当可以品尝鲜美鱼汤的时候,一坨鸟粪突然从天而降,掉进了汤里。

    因此他也不想多费口舌,而是直接让他们滚,不然他真担心自己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如果这不是在国内……

    许玥看着血红双眼的孟樊顿时不寒而栗,但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走,身为警察,被人说滚就真的滚了,传出去还有什么资格穿这身衣服。

    “这位同志,请你放尊重一点,我是人民警察,是来帮你们处理警务的。”按捺住快要跳出来的心脏,许玥又说了一句,心虚的样子从脸上就能看得出来,原本红润的脸庞如今是惨白一片,布满了鸡肉皮疙瘩。

    “你原来知道自己是警察?呵呵,心情不好就可以在这瞎说话,那我心情不好,杀两个人,是不是也没罪?”孟樊轻哼了一声。

    “樊樊,你别闹脾气,还不赶紧向警察同志道歉!”张桂芸见孟樊又要发作,连忙拉住他。

    这个儿子,以前就是个牛脾气,好歹送进部队几年,没想到回来脾气还是没什么收敛,让她很有些着急,要得罪了警察该怎么是好。

    “妈,要道歉的是他们。”要是没有母亲和黄阿姨在场,孟樊早就要动用武力,废话都懒得再多说一句。

    “不听妈妈的话是不是?”张桂芸佯装生气撇过头去。

    “对不起。”僵持了片刻,孟樊熬不过母亲,只好挺直站起,快速的说了一句。

    “张阿姨,那我们继续说一说案情好吗?”许玥总算松了口气,心想这人虽然凶恶,至少还是个孝子,还算有可取之处,不然今天还不知道怎么收场。

    接下来,许玥问了一些问题做了笔录就走了。

    孟樊在旁默默的听了,心里头的怒火怎么都按捺不下去,就多追问了一些来龙去脉,张桂芸觉得儿子既然回来了,也是该把来龙去脉说给他听一听。

    事情其实不算复杂。

    华耀小区面临拆迁说了有两三年,住户走的走搬的搬,可一直没搬干净,一是小区里都是些五六十岁的老住户,在那住了二三十年,感情很深,不想搬,二是地产商的拆迁款给得很低,欺负人,让住户感到憋屈。

    稍微有点脾气不怕事的住户们就联合起来,一直没搬。

    一开始,小区几栋楼里,还有十七八户在坚守,这些住户,都有些社会关系,特别是其中薛伯的儿子,在市政厅上班,算是有点背景。

    负责开发华耀小区的地产商只是个小地产商,背景不是太深,所以受雇于地产商的逼迁的人,也就不敢明目张胆的进行,只在暗地里搞鬼,什么在墙上泼油漆,往楼道里倒垃圾丢死耗子,割水管,剪电线,总之目的就是给住在这里的人添堵,整得人日夜不得安宁。

    即便警察出动,抓了人,人家不招,能有什么办法,就算认罪,也说自己发酒疯发神经而已,坚决不扯地产商。

    因此,华耀小区成了警察局头疼的地方,老是接到报警电话,却又无从处理。一来二去,警察也烦了,懒得管。

    不少住户实在捱不下去,只好答应条件搬走,到目前为止,整个小区里还在坚守的,不到五户。

    昨天半夜,有几人在走廊里放鞭炮,又是捶墙吵闹,这突然的动作,把刚睡着的张桂芸吓得发了心脏病。

    尽管张桂芸没有见到这几个人,但猜测得出,这些人就是为了逼迁来的,只不过又玩出了新花样。

    “其实我也想过搬走,可是啊,又怕你回来,找不到家。”张桂芸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孟樊眼泪差点又落了下来,几年在外,音讯全无,母亲能够做的,只能是在一个地方坚守,等待自己,他哽咽道,“妈,没事,这事我迟早要找他们讨个公道!”

    “樊樊,先说好,做事别莽撞,妈一把年纪了,心脏也不好,可不能受什么刺激。你弟弟又还在读书,以后家里还要全靠你。”张桂芸连忙给他打预防针。

    “我知道了,妈。”孟樊连忙答应,眼珠子却在滴溜溜的转,盘算着这事要怎么处理。

    母子俩又聊了一会儿,黄阿姨偶尔也插上一两句话,说孟樊一些小时候的趣事,三人时而哈哈大笑,孟樊总算又从心情不快的阴霾之中暂时跳了出来。

    “黄阿姨,你照顾了我妈一个晚上,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孟樊对黄阿姨说道。

    黄阿姨答应下来,孟樊便先送她出了医院,还给她拦了辆的士,先付了钱,原本是打算请黄阿姨吃饭的,可黄阿姨说先不急,等孟樊母亲出院一起吃,到时候正好也给孟樊洗尘。

    于是孟樊没有坚持,送走了黄阿姨,望见医院正对面有个移动营业厅,他走了过去,买了个定制机顺带办了张卡。然后又在附近的水果店买了一些水果,提了上楼。

    坐到张桂芸床边,孟樊问道:“妈,你的手机在哪?”

    “在床头柜子的抽屉里,怎么了?”张桂芸指了指病床一头的小柜,好奇的问道。

    “我办了个手机号码,给你先存起来,就在第一个,你往下按一下就能拨出来。”孟樊走过去将张桂芸的老式洛基亚拿了出来,在手上摆弄了一阵。

    “好,这样我就不怕找不到你了。”张桂芸欣慰的说道。

    “妈,我以后就陪在你身边,哪都不去了。”孟樊笑呵呵的说。

    “傻啊,你还要娶老婆,生孩子,怎么能一直待我身边呢。只要有你这份心,妈妈就知足了。”张桂芸摸了摸发涩的眼角说。

    孟樊连忙转移话题道:“妈,我给你削个苹果吃。”说着,就拿起水果刀,掏了个苹果出来。

    他使刀又快又稳,不到十秒钟,一个拳头大小的苹果,就被他削掉了皮,切成十多瓣摆在了盘子里,为了方便张桂芸使用,还特地插上了牙签。

    “张阿姨,我来给您测一下心率。”这时,一个身穿粉红色护士服的小护士走了进来,脖子上挂着听诊器,面带微笑的走到了张桂芸的床前。

    “怎么是护士做检查啊,这不是医生的活么?”孟樊下意识的问了句,眼里满是质疑。

    这小护士看上去不过十**岁,没有化妆,但皮肤吹弹可破,眼睛也很亮,长得挺可爱,关键胸部发育有点令人震撼。

    “你怎么知道我是护士,我是实习医生好不好。”那女生蹙着眉,对孟樊的话很不爽。

    “实习医生比护士的专业水准更差吧!”尽管是生气的模样,但在孟樊看来,倒是又增添了几分可爱,不由得有多调侃了一句。

    事实上,测心率很简单,谁做倒没关系。

    “你是谁啊,老跟我抬杠!”实习女医生辩不过孟樊,求助的望向张桂芸。

    “医生,你来测吧,他是我大儿子孟樊,在跟你开玩笑呢。”张桂芸见一向不苟言谈的孟樊竟然对女医生这么多话,心里挺乐,暗暗的留了意。

    实习女医生嫌弃的瞥了孟樊一眼,从他身边经过,走到了张桂芸身旁,开始测心率。

    孟樊则识趣的走到了走廊里去。

    很快,实习女医生测完心率出来,看也不看孟樊一眼,就要走开。

    孟樊追过去,笑呵呵的摸着脑袋,“同志,我妈的病情怎样,心率正不正常?”

    “你不是觉得我不专业么,还问我做什么。”实习女医生轻哼了一句,傲娇的抬着头,倒把胸脯给挺了起来,山峰耸立。

    “你这生气的样子,可够迷人的。”孟樊的目光掠过山峰,忍不住舔了舔嘴。

    “臭流氓!”实习女医生意识到孟樊的目光,脸红的骂了一句,推开孟樊就要走。

    “臭流氓是最近的流行语吗?怎么老有人这么说我。”孟樊厚颜无耻的挠了挠头,抢先一步,一把将实习女医生拉进了旁边的一个小杂物间。

    随着门嘭得一声关紧,实习女医生差点大声喊救命,可全身发软实在喊不出来,只是惊恐的望着孟樊,结结巴巴的说,“你,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你看不出来吗?”孟樊挑了挑眉,露出极其邪恶的笑容,目光在实习女医生的身上扫动。

    实习女医生眼泪都快吓得流出来,“你别乱动啊,我,我喊人了……”

    “啧啧,我还能干什么,不就问问你我妈的病情嘛。”孟樊见再吓下去,这女生怕真要吓哭,便正色的说道。

    “她的病情不算严重,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再住院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实习女医生恨恨地瞪了孟樊一眼,说道。

    “晚上是你值班?”孟樊又问。

    实习女医生双手下意识护住胸前,目光警惕的打量孟樊,“是又怎样,你还想干嘛?”

    “晚上我要出去办点事,想请你帮我照顾一下我妈。”孟樊说着,从随身背包里抽了几张红票子出来,递给实习女医生,“这是一点小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