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皇后气疯

第552章 皇后气疯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皇后说话!更何况,这人还是儿媳妇身份的沈玉暖!

    皇后简直要气疯,她指着沈玉暖,愤怒到胳膊发颤,“给本宫掌嘴!她怎么敢!胆大包天的东西,简直不要命了!”

    沈玉暖唇边挂着不屑一顾的笑,听到这些还轻叹一声,“母后,实话难听是不是?”

    沈皇后只觉脑中轰隆一声,“打死她!”

    打死这贱人,看她还怎么在自己面前得意猖狂!

    沈玉暖不闪不避,从容的跪着,只是高高扬起的下颌,带着藐视一切的疯狂。

    沈皇后看不得这眼神。

    沈玉暖不过是个丫头片子,何况还没有一儿半女,她凭什么敢在自己面前嚣张?

    “去打她!”沈皇后又催了一遍。

    皇后宫中的宫女吓得一个个似鹌鹑,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沈玉暖再落魄,可也是个太子妃。

    皇后叫人打她,往小了说是惩戒,可往大的说,就是动用私刑。

    届时一旦闹大,皇后自然无事,可动手那人能没命。

    就连深得皇后信任的素霜额头也冒了汗,尽力阻止,“娘娘,您消消气,皇上前两天还让您冷静。”

    不提起这事儿倒也罢了,一想起这个,沈皇后出离愤怒,一个装腔作势蛊惑了皇上和太后的江慕乔倒也罢了,竟然连沈玉暖也敢反抗自己!

    “也好,本宫亲自动手,正好消气!”沈皇后推开素霜,大步过去。

    皇后扬起胳膊,照着沈玉暖的面颊就是一巴掌,“贱人!”

    她怒道,“本宫平生最恨贱人!”

    沈玉暖瘦削的脸颊很快浮起巴掌的红印,然而眼底的光却更亮,打吧,她要的就是皇后动手!她在皇后高炙的怒火上再添了油,“母后,您究竟是恨她们,还是技不如人?”

    沈皇后耳畔轰隆隆,她一个字都听不见,满脑子都是要打死眼前这贱人!

    “啪啪”的声响听得人心惊肉跳。

    沈玉暖两边脸颊高高肿起,青紫可怖。

    皇后还要再举起巴掌,素霜扑了过去,“娘娘,您千金之躯,怎么能亲自动手,您消消气!让奴婢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人喊了声,“娘娘,您要打死太子妃了!”

    打死太子妃?

    沈皇后愣了片刻,看着眼前几乎昏迷的沈玉暖,理智缓缓回笼。

    素霜死命的跪在她面前,“娘娘,使不得啊!”

    手掌的红肿胀痛让沈皇后咬了咬牙,心道便宜她了,又吩咐素霜,“你们去找些冰块。”

    冬日里,冰块倒是容易找到。

    沈皇后用包着冰块的锦帕冷敷掌心,又示意,“去给她也整整,省的说本宫苛待了太子妃。”

    沈玉暖被打的不省人事,已经撑不住趴在地上。

    瞧着她那样,沈皇后目光阴森,“谁给沈玉暖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顶撞本宫!还有你们,动作快点,把她弄醒,本宫还有话要问!”

    宫女应了声是,端着冰块去给沈玉暖冷敷,然而也就在走近的瞬间。

    那宫女猛地尖叫了声。

    偌大的含凉殿立刻被这声尖叫贯穿,沈皇后惊的抬头,厉声呵斥,“喊什么?”

    那宫女吓得浑身瘫软,沈皇后心中一紧,下意识的起身,“死了吗?”

    瞧见那没出息的宫女只会哆嗦,皇后不耐烦的对素霜道,“你去瞧瞧,到底什么情况?”

    素霜心中惊骇,快步下去瞧了瞧,然而仅仅一眼,也叫素霜变了脸。

    她踉跄这跑回皇后身旁,颤声道,“娘娘,太子妃流血了。”

    血迹从沈玉暖的身下蜿蜒,在暗青色的地砖上留下了褐褚色的痕迹。

    被地龙一蒸,不安的血腥气便在含凉殿中弥漫。

    素霜想到了什么,面孔惨白一片,“娘娘,约莫大事不好了。”

    沈皇后快步走到沈玉暖身旁。

    她还在流血,身下的衣裙被沾染了大半,赤红的血迹若不详的符咒,让沈皇后忍不住后退半步失声道,“还不叫太医!”

    然而这道旨意还没出含凉殿,沈皇后忽的又想到什么,“回来!”

    她在含凉殿中转了半圈,手上的肿痛提醒她,“不能叫太医。”

    沈皇后面色阴沉,“都流血了,即便是怀了,八成也是保不住,叫了太医也没用。”

    更何况,若是太医一来,见沈玉暖这模样,或许会深究,更有可能,她还要担滑胎的责任!

    为今之计,也只有将这责任转移!并且,还能趁机重创江慕乔!

    “你们出宫,去叫江慕乔!”皇后瞧着地上的沈玉暖冷笑,“这贱人的孩子来的不是时候,不过既然保不住了,那就再为本宫做一件事,也算全了我们姑侄的情意。”

    素霜转头飞快的瞟了眼地上的血色,忍不住又道,“娘娘,不先请太医来看,万一保得住呢?这,这毕竟是太子的孩子。”

    沈皇后抚着掌心,语气阴冷,“保得住本宫也不想让她生了。这般蠢,居然还敢顶撞本宫!这天下的女子,能生会生的多得是!”

    更何况,沈家也不止这一个女儿,没了沈玉暖,还有旁人。

    她瞥了眼素霜,“还不快去?务必,要把江慕乔给本宫请进来!”

    素霜连忙收拾好,正准备出门又被皇后叫住,“你切记得,莫提沈玉暖,就说本宫头风发作,便是抬,也要把江慕乔抬进宫!”

    若没了江慕乔,今日沈玉暖这番动作,不就浪费了?0

    素霜得了令,飞快的出宫。

    许是已经有了计划,皇后心情松快不少,叫人把沈玉暖抬到了稍间,给她冰敷之后,又用粉霜遮掩了她脸上的淤青。

    为了掩人耳目,宫女们又动手换了沈玉暖的裙子,做好这一切之后,含凉殿地上的血迹也被擦拭的干干净净。

    整洁的地面瞧不出异样,沈皇后鼻头动了动,皱着眉道,“看不出来了,可闻着还有一股子血腥味儿,去把窗子都打开。”

    凛冽的北风从窗口倒灌进来,暖融融的含凉殿,顿时寒风瑟瑟。

    她们在宫中忙活,素霜则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安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