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一定让她进宫

第553章 一定让她进宫

而此刻,江慕乔才刚刚送出去了给苏培的信。

    骤然听到含凉殿来人,她惊讶道,“怎么这个时候?走,去看看。”

    素霜正赔着笑站在厅中,瞧见她便行礼,“见过安王妃,婢子素霜,特意来请安王妃进宫。”

    江慕乔对这皇后身边的大宫女还有几分印象,上次她和皇后还是针尖对麦芒,如今乍一见到素霜这么客气,她没来由的想起一句,笑里藏刀。

    心中打起了嘀咕,江慕乔只道,“母后怎么会请我进宫?”

    素霜陪着笑,“回禀安王妃,娘娘近来头风发作,颇不安宁,知道安王妃医术高明,特意请您进宫一趟。”

    江慕乔,“……”

    皇后是不是要给她下什么套?

    还夸她医术高明,皇后心中只怕恨死她!

    也是因此,面对着素霜夸奖江慕乔客气的很,“母后实在是谬赞我,其实我的医术也很一般呢。母后的头风,我只怕治不住。宫中不是还有许多医术高明的大夫么,定能为母后分忧。”0

    一听江慕乔拒绝,素霜有些着急了,“可是安王妃,皇后娘娘的病症,只有你能治啊!请您务必进宫!”

    江慕乔压根不接话,“没什么只有我能治的病,若是有,恐怕也是母后的心病。素霜姑娘请回,还请你告诉母后,我身体虚弱尚未恢复,正听皇上的话好好休养呢。”

    素霜,“……”

    她怎么就没看出安王妃身体虚弱?

    想着皇后的吩咐,素霜咬牙双膝一软,竟忽然跪在她面前,“安王妃,婢子知道您和娘娘之间有误会,可娘娘的病真是只能找您,还望您不计前嫌。”

    余光扫着江慕乔的脸色,素霜又赌上,“若是您不答应,婢子就长跪不起了,还有娘娘哪儿,若是一直寻不到您,恐怕又要惊动了皇上。”

    江慕乔暗自挑眉。

    好个忠心耿耿的宫女!

    见软和的不行,竟然暗指她若不进宫给皇后瞧病,皇后很可能会去找皇上告状。

    然而看着素霜这执着的模样,江慕乔又想不通,皇后到底是想出了阴谋阳谋,竟然逼得这宫女给自己下跪也要请自己进宫一趟?

    可惜,皇后即便是有张良计,她只有一招,不去。

    她不去,皇后还能把她强抢进宫?

    想尽快的打发了素霜,江慕乔撑着头,做作的喊了声,“棉棉,快扶我坐下,我头昏。”

    素霜,“……”

    她可算知道皇后娘娘为什么想收拾安王妃了!

    坐着椅子,江慕乔虚弱又抱歉的对素霜道,“姑娘还是回去告诉母后,不是我不想去,而是上次晕倒之后,身体一直未能大好。母后犯了头疾,若是我贸然再去的话,恐怕还会把病气过给母后,岂不是更糟?”

    素霜简直想吐血。

    好一个安王妃,精明滑溜的简直像泥鳅一样,竟然还想出这种无耻的借口!

    可怎么办,若是请不回安王妃,皇后娘娘的计划还如何施展?

    素霜心中一团乱麻,被江慕乔的人请到安王府的门口的时候勉强回神,不行,她绝不能就这么回宫!

    心中想着,素霜干脆也豁出去了脸面,站在安王府门口扬声喊道,“安王妃,皇后娘娘病重,您身为儿媳,怎么能不进去侍疾啊!”

    才刚把素霜打发出去,江慕乔还没等喝口水,便听到了下人汇报。

    说是素霜正在安王府门口胡乱嚷嚷,半条街的人都听到她不去含凉殿给皇后侍疾了。还说让她不计前嫌,求求她给皇后娘娘治病。

    江慕乔气的摔了个茶碗。

    这素霜好生不要脸,堂堂皇后身边的宫女,竟然也学会这种泼皮无赖胡乱栽赃的招数!

    棉棉也涨了见识,目瞪口呆道,“王妃,她……婢子这就叫人把她赶走!”

    江慕乔脸色郁郁,她总算能多少体会到一些楚云铮的心情了。

    真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棉棉也气的心口发堵,“婢子这就把她赶得远远的,她明明瞎说!皇后有病不去请太医,找你有什么用?什么叫不计前嫌,明明是皇后先找咱们的麻烦的!”

    拦住了气冲冲要出门的棉棉,江慕乔道,“罢了。”

    “素霜喊这么大声,不就是想让我去么?”她弯了弯菱红的唇角,“那就去呗。”

    素霜都这么嚷嚷开了,她要是不去,怕是要被人戳脊梁骨。

    虽说被人戳了也没什么,然而云铮此刻远在西北,何况若是再传到皇上耳朵中,怕是又有什么猜忌。

    最重要的是,若是不去,不是白瞎了皇后的安排?

    听素霜这么一折腾,她竟还有些斗志了呢!

    而此刻安王府门口的素霜,也有些忐忑,她拼着不要脸面闹了这么一出,若是安王妃还不答应,她可就真是黔驴技穷了。

    她身边的宫女丫鬟也提心吊胆,“素霜姐姐,咱们能行吗?”

    素霜也不知道,她面皮绷紧,低声道,“不知道。最后一试,若是她真的不出来,咱们也只能再进宫求求皇后想办法了。”

    只是若要再进宫让皇后出面,一是会耽误时间,其二势必会让安王妃怀疑。

    素霜嘴里唯余苦涩,做好了今日回去受罚的准备。

    然而,也正在无奈至极之时。

    安王府的门口却忽然一阵骚动,素霜连忙抬头,正巧看到安王妃那抹高挑秀丽的身影。

    她还是披着上次的披风,毛茸茸的狐锋遮掩了大半玉白的面孔,唯有望过来的一双杏眼,清澈水润,仿若能透彻人心。

    素霜被看得头皮发麻,可与此同时,心中却长出了一口气。

    她知道,今日这一趟是成了,无论如何,她把安王妃请到宫中了。

    棉棉看见素霜,便气不打一出来,“王妃!”

    江慕乔抬手做了个稍安勿躁的动作,“你就守在府上,我已经安排好了,即便是我进宫,计划也照旧。”

    棉棉多少知道一些自家王妃在做什么,又想起她这次进宫的时机如此凑巧,不由有些心惊,“王妃,那件事要不再缓缓?等到您从宫中出来再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