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背叛

第1章 背叛

苏籽被一阵跌宕起伏的剧烈震动惊醒。

    双眼吃力的撑开,她发现自己趴在方向盘上,除了脑袋还算清醒之外,浑身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但耳朵还是敏锐如初,可以听到车后排的动静。

    “连笙哥哥,啊……你好厉害,我快不行了。”

    “小妖精,今天好好喂饱你。”

    伴随着二人激烈的动作,整个车身都在抖动。

    苏籽混沌的双目,倏然不敢置信的睁大。

    曲连笙,苏雪珂,一个是她整整爱了五年的男人,一个是与她真心相待的继妹。

    她想爬起来,但身上的每一块骨头都好像不属于自己,完全不听指挥。

    怎么回事?

    苏籽突然想起来了。

    今晚是她生日,曲连笙约她出来,说要给她一个惊喜,他开车带她来到海边递给她一瓶饮料,她毫无戒备,喝下去后就失去了意识。

    原来这就是他要给自己的惊喜?

    “雪珂,我爱你。”

    曲连笙发出一声闷哼,终于停下来。他抱住苏雪珂,双手意犹未尽的在她肌肤上四处游走。

    苏雪珂脸上布满激情过后的舵红,她看向前面趴着一动不动的苏籽,眼神里闪过一丝凌厉。

    “我们赶紧动手吧。”

    曲连笙道,“再等一等。”

    苏雪珂嗔道:“你不会突然心软了吧,毕竟你们交往多年。”

    “她哪能跟你比,每天穿的严严实实,连亲一口都难,真以为自己是一尘不染的仙女。”

    两人又纠缠了好一会。

    曲连笙穿好衣服:“放心,只要苏籽一死,整个倾颜集团就是属于你的。”

    苏籽的心,猛地揪住,痛的无法呼吸。

    车子早就被曲连笙动过手脚,他下车前启动钥匙,然后车子迅速朝海边开去。

    前面,是一片无垠的海。

    苏籽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倒计时,她已经看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车轮碾过悬崖边的石子,发出轻微的颠簸声。

    突然,车头呈90度角,猛然栽下去。

    “砰!”

    黑暗中,平静无波的海面被砸出一个大窟窿。

    坠入冰冷海水的瞬间,焊死的车门被暗涌冲开,苏籽飘了出来。

    曲连笙、苏雪珂!

    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

    一轮圆月皎洁映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

    巨大的公主号游轮停靠在岸边,巍峨气魄,不远处,数十艘小船正往大海深处划去。

    “夫人,夫人!”

    身穿黑色佣人装的男丁,一个个扯开嗓子喊,不时用竹竿捅一捅水底。

    甲板上,盛煜寒迎风而立,深潭般的双眸微眯,周身笼罩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寒意。

    “先生,这么深的海,夫人掉下去肯定没命了。”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菲薄的唇淡淡开启。

    他从棕木盒里拿出一只纯手工雪茄,还未点燃,突然,远处响起一个下人惊喜的叫声。

    “你们看,那是什么?”

    盛煜寒抬眸望去,在海与地平线的交界处,一个女人趴在半块浮板上摇摇欲坠,皎洁的月色宛如一件轻薄的纱衣,笼罩在她身上,竟显得如天女下凡般,静谧,美好。

    ……

    浓郁的消毒水味道,充斥在鼻尖,入眼之处,四周一片白。

    苏籽平躺在床上,半睁着眼睛看头顶的吊瓶,耳边是屏风外几个女佣的窃窃私语。

    也算不得窃窃私语,那几个人像是吃准了她不会有任何反应,说话声音不算太小。

    “夫人就算死了,我看先生也是一点都不会伤心。”

    “当年如果不是夫人给先生下药,生下孩子,现如今的盛太太又怎么会轮到她来做。”

    “没想到这次又故技重施,在先生喝的红酒里面下药。结果被先生一眼看透换了杯子,夫人喝下去以后浑身燥热,热得受不了竟然跳海,啧啧,真是够蠢的。”

    苏籽:“……”

    距离她清醒过来已经有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里,她思索了很多。

    从最初的不敢置信到恐慌无措,再到现在这般平静。

    她不会游泳,从那么高的悬崖上坠入海中,哪还有活命的可能?除非她已经死了,重生到这个盛太太身上。

    这个盛太太,听她们聊天的语气,看样子是不太聪明的,至少非常不讨丈夫喜欢。偏偏又爱作妖,净想些馊主意,结果总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哎,苏籽叹气,怎么重生后的人设这么差劲。

    “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

    一道寡淡冷漠的声音突然响起,那些女佣前一刻还聒噪着,下一秒便像见到了阎王似的一下子闭上嘴巴。

    盛煜寒的肩膀上披着一件黑色羊绒长大衣,他刚从外面进来,锋利的眉梢上还沾染着几点雪花。

    “去向管家结清这个月的薪水,你们可以走了。”左伦冷着脸说道:“还不滚,别再碍着先生的眼。”

    一阵窸窸窣窣,哭哭啼啼。

    苏籽连忙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她听到男人越过屏风靠近自己的声音。

    那脚步声沉稳有力,似乎无形之中有密密匝匝的压抑和强迫,随之逼近。

    好强大的气场!

    “江书雅,既然醒了,还在装什么?”

    高大健硕的身影,渐渐覆盖住她。

    盛煜寒居高临下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人,深如寒潭的双眸,淡薄的没有一丝温度。

    江书雅?在叫她吗?

    苏籽隔了一会,才慢腾腾将眼睛睁开一条细缝。

    当看清眼前的男人时,不由愣住。

    这就是她现在的老公?

    她一直觉得曲连笙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男人,可现在和盛煜寒一对比,便觉得以前的自己不过是只没有见识的井底之蛙罢了。

    天高海阔,山外有山,这个男人足够令天下所有女人为之着迷疯狂。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错。

    男人始终用一种极其冷漠的眼神审视她,举手投足间优雅矜贵的气质宛若君王,但在这贵气之中,又多了几分凛冽的戾气,让人不敢在他面前随意造次。

    “你……”她咽了咽口水,想开口说些什么。

    毕竟她是一只颜狗,看见帅哥就挪不开眼睛。

    再说如今她已经变成江书雅,那就要和这个合作伙伴打好关系。

    “江书雅!”

    他显然对她厌恶至极,在她刚刚开口之时,就冷冷打断。

    【作者题外话】: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大家一定要有耐心看下去哦,走过路过的小盆友请留下你们手中的小票票,你们的支持就是窝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