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章 回京

第1161章 回京

五月底的时候,太后忽然带着一众人下山了,说是要参加慕大公子的婚礼。

    回京的车队浩浩荡荡的,虽说阿音没戴上什么人,可是这儿两人,那儿两人的,不知不觉也浩浩荡荡的一堆人了。

    “你都不好奇么。”阿音看着坐在对面的慕无尘,“你大哥要娶梁清。”

    慕无尘一路上只是看着她,不怎么说话,闻言也只是抿了抿唇角,浅浅一笑:“我好奇他做什么,只要是不娶你,他娶个男人我都不好奇。”

    “……”阿音扯了扯唇角,“小心他知道了训你。”

    “他如今春风得意的,哪里有闲情跟我计较。”

    是么。阿音的眼中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面上只是道:“先前听说你失忆了,他还特意去给你找名医,连婚事也差点儿取消了。”

    “……”慕无尘不可查的扯了扯唇角,“是么……”

    “是啊,原本以为你病得厉害,想着你们兄弟一场,要是你不能来,或者也是浑浑噩噩的来,他也是没意思的。”阿音一手撑着下巴,故意道,“好说歹说才没有延期婚事。”

    “呵呵……”慕无尘干笑两声,目光不自觉的挪到了窗外,“兄长还是最听你的。”

    “也不是。”阿音愉悦的眯了眯眸子,看着他的侧颜,“他要是真的板起脸训斥什么人,我也是怕的。”

    “……”

    “好在,如今你病着,说什么做什么他都是会让着你的。”阿音觉得再说自己就要露馅儿了,“这几日我就不回宫了,省的来来去去的麻烦。”

    慕无尘回头看她:“住我家么?”

    “自然不是,你家办喜事呢,忙得很。”阿音淡淡道,“住金府。”

    “……金连礼家,那多远啊。”

    “远什么。”如今云香怜带着初儿久了,两个孩子玩的很是亲昵,不大分得开,她想了想就索性住一起吧。

    慕无尘看她一副“不可商议”的样子,便不再说什么了。伸手挑了帘子往外看去,后面整整齐齐的跟着十几辆马车。

    梁钥梁清自然是要下山的,傅煊留在山上主事了,便叫傅柔跟来了,傅柔跟来了,还跟来一个刑部的左萤,这也就算了,齐丹和云琦也跟来了。

    用阿音的话说,将他们摘下来看着,比放在北冥山安全。慕无尘想这两人是在哪儿都不安生的,索性也就算了。

    马车在官道上缓缓地行驶着,慕无尘不知道自己出神了是多久,放下帘子的时候发现阿音已经一手抵着额头微微的瞌上了眸子,睡着了。

    慕无尘静静地看了她好一会儿,忽而缓缓地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她的侧脸,可还是停在了咫尺之间。想了想,反手将一旁的毯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夜幕降临的时候一行人终于进了城门,阿音一路颠簸,浑浑噩噩的睡着,这会儿刚醒就听见外面姜冬道:“王爷,慕大公子来了。”

    “……”

    “慕大哥来了,你要出去瞧瞧么。”阿音闻言,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慕无尘,他想装傻,她便陪着他演戏。

    “他一看就是来接你的,我出去做什么。”慕无尘靠在马车上,一副不愿意搭理慕远征的样子。

    “你也不必这样说,不见就不见吧。”阿音拿开了膝盖上的毯子,理了理衣袖,故意道,“反正你回去了,有的是机会见。”

    “……”慕无尘有一瞬怀疑她是故意的,一定是知道了什么,看见阿音起身掀了帘子就出去了。

    站在高处,阿音一眼就看见了慕远征一袭蓝衣,策马走了过来:“婴婴。”

    “慕大哥,你怎么亲自来了。”这几日天气开始炎热了,只有这晚间风带着一丝清凉。

    “我知道你回来也不早了,附近找了个酒楼,准备了晚膳,一道过去?”

    “可是我这跟着一大堆人呢。”阿音抬手拢了拢耳畔的碎发,回头看了一眼渐渐停下的车队,已然有人下车往前头张望了。

    见状,慕远征浅浅一笑:“这好办,要紧的一并跟着,其他人便各自散了吧,还能不认识路么。”

    “……”阿音无奈一笑,“也好。”

    “无尘呢。”慕远征问了一句。

    阿音看了一车里,意味深长道:“见着你心虚,不愿出来。”

    慕远征并不知道慕无尘究竟是怎么了,这记忆在还是不在了,只观阿音的神色便知道慕无尘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了。

    “不愿意就不愿意吧。”慕远征也没有再说什么,微微扯了扯缰绳,转身道:“我去前头等你们。”

    “好。”阿音应了一声,转身对姜冬道,“叫大家都散了吧吗,让金连礼来见我,还有……”说着远远地看了一眼,齐丹那高大的身影站在马车边上格外的显眼,“叫人好好的看着他们。”

    “是。”

    阿音站在夜色之下,远远地跟齐丹对视了一眼,不知所想。

    慕家大公子娶妻是京都的一大盛世,除却因为他那万贯家财的缘故,还因为这位慕大公子的姻缘也是十分的崎岖。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看这桩婚事能不能照常举行呢。”金连礼一大早拿了好些个玩意儿过来,“这是十二工坊目前拿得出手的东西了,都在这儿,你瞧瞧。”

    阿音坐在庭院里,伸手随意的拿起一对儿金丝手镯,迎着晨光看了看,听见金连礼说道:“这镯子的成色可是最好的,赤金手镯,一对儿拿出去也是够分量了。”

    “你倒是挺适合经商的,从前怎么不见你用心。”

    “我这不是大器晚成……大器晚成么。”金连礼说着坐在了一旁,一大早的云香怜和小桃他们带着两个孩子去后院的池塘玩儿了,那池塘不大,说是要钓鱼玩儿。

    小家伙在山上一直关着,真是憋坏了。

    阿音搁下手里的镯子,去拿一旁的玉钗:“慕大哥的婚事一定不能有什么差池,让影人看好那几个喜欢捣乱的。”

    “知道的。”金连礼见她犹豫不决,“你要是不喜欢,我再去找,反正还有几日。”

    阿音点点头:“说真的,最近事情多,我也没有好好准备礼物,觉得有点儿过意不去。”

    “我倒是觉得,只要是你送的,慕远征都喜欢。”

    “……我可没那么大的脸。”阿音说着,看了一眼丝竹,见她点了点头,忽而凑到金连礼的耳边道:“我有件事要你帮忙。”

    “什么。”

    “帮我偷一份休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