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婢女挑衅

第4章 婢女挑衅

尹清妍快步朝黎氏房间走去,“现在不必惊动祖母。若有需,待父亲回府后,再请祖母不迟。”

    黎氏是黎国公唯的亲妹妹,黎国公府掌握十万兵权,甚得皇帝信赖。

    若非早前丞相尹昭连中三元,没有什么家世根基,又是京都少有的年轻才俊,黎国公府倒不稀得将黎氏许配给他。

    房内檀香阵阵,罗帐内,黎氏穿着绣有珊瑚的红色上袄躺在榻上,绸质杏色褶裙轻垂。

    尹清妍不时湿了眼眶,算上前世,她已经有八九年的功夫没有见过黎氏。

    从前她的母亲温婉美,此刻却躁动不安,身体抽搐,整个人单薄的跟张纸无异——

    这都是林姨娘那个贱人所害!

    尹清妍压着情绪,上前轻唤,“母亲,清妍回来了。”

    黎氏瞧见尹清妍的轮廓,狂躁抓住她的手,“清妍,有人害母亲……把她们都抓起来!都抓起来!”

    尹清妍耐心安抚,“母亲放心,女儿绝不会放过她们。”

    陈大夫上前探脉,秋烟也正端来厨房还未来得及倒掉的药渣。

    他捻须探脉,又是拿起药渣轻嗅。

    良久,陈大夫敛神沉声道,“二姐,这药掺了醉心花和微末砒石。”

    他诊断道,“夫人脉快声嘶、躁动抽搐,乃是因食用大量醉心花导致中毒。至于那砒石,砒石虽有药用,但体虚之人旦长期误食,毒可入肺腑。”

    陈大夫拭汗,补充道,“夫人体虚,日后调养之际,可得千万莫误食砒石。”

    他转身朝书桌而去,写下解毒药方,再是递与尹清妍。

    尹清妍的眸中恍过丝杀意,这哪里是误食——

    这分明就是林姨娘那个贱人在谋杀黎氏!

    她接过药方,吩咐秋烟,“这药,你得亲自去抓,亲自去煎,速去速归!”

    秋烟恭敬出声,“是。”

    她又道,“二姐,院已紧锁,卿云找的厮和院子里的婢女嬷嬷也大多都在外候着,如今就等二姐你发落。”

    尹清妍敛下神情,质问道,“大多?”

    秋烟支吾道,“是……据还有两三个婢女在房里吃酒,不肯出来。”

    尹清妍闷哼着,果真这丞相府早已尊卑不分,那些婢女将黎氏当成软柿子,现在又将她当成软柿子!

    她轻嗤道,“我倒去会会这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不分尊卑的婢女。”

    院子里站了八九个婢女和三个粗使嬷嬷,以往尹清妍是出了名的端庄娴雅,她们中的大部分人对上她,因顾着她的身份,所以也不敢放肆。

    卿云找来的五六个厮身形高大,手里都拿着足足寸阔的木棍。

    院内时间寂静无声,西北方的间房间里传出嬉笑之声,猖狂模样令人发指。

    尹清妍示意卿云和两个厮上前随行,她走至口,就听见里头笑声阵阵——

    “二姐不理事,平日里只知道躲在屋里,我才不信她有这个魄力敢在院里排查!”

    “就是!更何况,她就算查,又能够查出什么?管家的林姨娘不在府中,大夫也早卷了银两北上逍遥!”

    “咱们还是别提那些琐碎的事情,来来来,吃鱼!”

    “这鱼肉质鲜美,还是黎国公府今日大早送来的呢!我看,不是咱们投错了胎,指不也是哪户高贵族里的千金姐!”

    卿云火气上头,听着屋里头那些异想天开的话,气得转身就去拿那寸阔的木棍打人。

    尹清妍拉住她的手,推开,脸上阴沉,怒气如云雾聚拢。

    屋内的婢女见尹清妍,顿时乱了阵脚。

    其中个婢女彩云手中的筷子不自觉掉地,结巴道,“二、二姐。”

    尹清妍轻笑上前,往那桌珍馐美味而去。

    紫檀木圆桌上放着红色的胭脂鹅脯、黄白色的鸡髓笋、澄粉色的藕粉桂花糖糕,还有那盘银白色的清蒸蟹膏鲤鱼。

    她打量着那些珍馐美味,这些虽不是黎氏日常所用完全的菜品,但也绝不是府中婢女可食之物。

    她轻讽道,“主母卧病在榻,你们这几个倒是风光,酒菜招呼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出身哪家的权贵姐!”

    这三个婢女脸色青阵红阵。

    为首的婢女彩画出声道,“二姐误会了,奴婢知道大夫人卧病在榻,可这些菜肴珍馐都是大夫人赏给奴婢几人的。”

    彩莲附和道,“是是是,奴婢几人日夜不眠不休的陪在大夫人身旁,是夫人体恤咱们姐妹几人,这才是赏了这些菜肴。”

    尹清妍幽声质问道,“是么?”

    彩画嘴角翘起,她就知道尹清妍糊弄,应声道,“自然是。”

    尹清妍点头示意,她高坐在太师椅上,用手摩挲着扶手,副话模样。

    她轻声道,“你们若是喜欢吃鱼,我日后可再赏你们些。”

    彩画喜上眉梢,见尹清妍脸上毫无怨怼之色,笑道,“多谢二姐上赏赐!其实奴婢几人出身贫苦,承蒙夫人爱护,从前也几次被夫人赏过……”

    不等她津津有味下去,尹清妍抬起手,眼眸凌厉,如狂风骤雪而起。

    彩画顿时咋舌,心里没了底。

    尹清妍逼问道,“趁现在我还话,你们就趁机将知道的都和盘托出!”

    她冷声,“夫人中了醉心花和砒石的毒,我只问你们次,你们是生是死,是被打发到勾栏院里去,还是被送到官府里去,你们自己想清楚!”

    彩画不可置信望向尹清妍——

    她印象中,尹清妍知书达理,永远都是副温文尔雅模样。丞相府里那么多姐,只有尹清妍出身高贵,性子温和,是最话的位姐。

    彩画不甘示弱,“二姐,奴婢是林姨娘派来伺候大夫人的!二姐你没有权利处置奴婢!”

    尹清妍讽刺笑起,她的就是这句话!

    既然是林姨娘派来伺候的奴婢,那奴婢之过,就是林姨娘之过!

    卿云扬手打向彩画,“放肆!二姐是嫡女,就算现在是林姨娘在二姐面前,也不过只是奴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