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再说最后一遍,给我滚

第1章 我再说最后一遍,给我滚

帝国酒店某套房:

    薄倾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攥紧小手。

    此刻的薄倾,身穿一件红色的连衣裙,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瀑布一般倾泻而下,精致的鹅蛋脸在黑发的衬托下,更显白皙如雪,精致优雅的眉下,一双绝世无双的桃花眼黑白分明,又给人一种似醉非醉的朦胧感,带着一股子天生的娇媚。

    这样的自己,薄倾从来没见过。

    自从她出生开始,就被妈妈当成男孩子来养,因为爸爸喜欢男孩子,声称一定要有个儿子继承家业,女儿是商业买卖的筹码,妈妈不想继续生孩子导致分散了对她的爱,所以,便骗了所有人,说她是个男孩子。

    说来可笑,薄海峰这个做父亲的对自己的关心少得可怜,导致居然真不知道自己是个女孩。

    如今妈妈的病恶化了,需要很大一笔手术费,当初外公去世后留下了几千万的家产,可是薄海峰却连三百万的救命钱都不肯拿出来。

    现在妈妈躺在病床上,他更是将在外面养的怀孕的小三带回了家里,真是为老不尊。

    “薄倾,你看看你,被那个女人养得软弱无能,若你是个女孩子,还能卖身救母,现在这副小身板,只怕去当鸭,都没人看得上。”

    薄海峰冷血的话就在耳边,薄倾又低头看了眼手里的催情药丸,咬了咬牙,不再犹豫,直接吞下,然后一鼓作气,来到了隔壁的总统套房门口,见房门虚掩着,咬牙走了进去。

    妈妈一直很疼爱她,所以为了妈妈,她什么都愿意去做。

    对方说了,献媚成功的话,服侍好这个男人的话,便可以给自己钱……

    三百万!

    妈妈的救命钱。

    ……

    卧室内静谧漆黑,薄倾却依旧感觉得到男人宛如帝王般尊贵的气场,周身笼罩着一层生人勿近的霸道气息……还有一股酒气。

    薄倾紧张得心若擂鼓,但体内的药效已经隐隐发作了,她不想耽误时间,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先……先生……”

    一道幽冷的声音却在这时响起,“又是被送来献媚的,这是第几个了。”

    那声音像低沉深邃,带着嗜血的气息,却又该死的好听,好似大提琴音一般。

    不等薄倾开口,男人冰冷的声音便再次响起,带着彻骨的寒意,“滚。”

    这个字,犹如一把冰刀,狠狠扎进了薄倾的心底,她想逃,但为了妈妈的手术费,她还是咬着牙上去,强装镇定,做出了毕生最大胆的行为。

    她趁黑摸了那个男人!

    “我,我要睡你,你就是钱。”

    男人闻言,嗤笑了一声,大脑已经完全被酒精支配,沉重的呼吸间满是女人身上幽冷清淡的香气,犹如天山之巅绽放的雪莲。

    不得不说,她和以往献媚的女人相比很不一样。

    气息干净,同时又该死的大胆。

    薄倾小手颤抖着,紧紧地抓住男人的衣襟,不知道如何去碰触男人,胡乱摸着,但是却能明显区分得出,男人身上的肌肉结实,不像自己,清瘦干巴巴的。

    却在下一秒,薄倾的手腕被男人直接扣住,动弹不得,随即被甩开。

    “我再说最后一遍,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