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透视?

第二章透视?

哪知道一睁眼,眼前的一切顿时把他吓的睡意全无。

    自己的眼前居然站着两个只穿内衣和丝袜的护士正在走来走去。

    “咦,你醒了啊?”其中一个身材娇小,长的有点肉肉的女护士回头正好看到杜飞醒了过来,于是向他走来。

    不过杜飞却好像没有听到他的叫声,而且眼神有些呆滞的盯着她的胸前。

    好大。

    这是杜飞对于娇小护士的第一印象。

    刚刚还穿着内衣和丝袜的护士,当她转身走到杜飞眼前时,杜飞瞬间眼睛一亮。

    杜飞自从来了城里就一直每天奔走于工地和出租房之间,至于男女之事,他是想也不敢想,再说了他也没有那个风流潇洒的资本。

    此时此刻居然在他眼前出现了一个一丝不挂的美丽身躯,怎么能不激动万分。

    “哇,34D。”

    杜飞情不自禁的叫出声来。

    虽然声音不大,但足以让自己身前的小护士听的清清楚楚,原本还觉得杜飞是个好人小护士,顿时脸上飞上了两片红云。

    没想到杜飞看起来正正经经,很老实的样子,没想到这么流氓。

    下一秒,小护士突然觉得自己的胸前感觉酥酥麻麻的。

    小护士明明看着杜飞的双手正放在自己的身体两侧,但是身上的奇怪感觉却是那么的真实。

    就在小护士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她赶紧踏着小碎步跑出了这个让她羞愧难当的病房,她怕自己再多待一会就会忍不住要叫出声来了。

    过了一会,个子娇小的护士带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医生走了进来。

    杜飞发现这个中年医生,居然也是穿着短裤短袖,外面没穿任何衣物,他赶紧甩了甩头,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发现屋里的三人都很正常的穿着一身洁白的大白色大褂站在他面前。

    难道是幻觉,当他再次用力盯着三人查看时,三人再次半裸出现了在他的眼前,杜飞一激动,直接抓着病床的护手坐了起来。

    “谁让你坐起来的,你身上还有伤呢,不准乱动。”中年医生非常不满的看着杜飞,对于这种不听医嘱的病人,他是非常讨厌的。

    “既然病人醒了,表面看上去也没有什么问题,你们跟我出来,我给他开个单子,一会给他先做个全身检查。”中年医生吩咐好两个护士之后,就先离开了病房。

    此时的杜飞完全没有把周围的声音听到脑子里,他发现醒来后,自己的眼周围突然多了一圈说不清楚的气息,这种气息冰冰的,凉凉的,但是让人十分舒服,还有自己刚刚居然能看透护士和医生的衣服,难道自己因祸得福,居然能透视了?此时,杜飞突然觉得手腕有些疼痛,拿到眼前一看,原来是被熊明贵用烟灰缸砸中的地方已经肿了一个硬币大的包,刚刚估计是用力过猛,所以才疼痛起来,杜飞一边看着手腕,一边轻轻的揉了几下。

    突然之间,杜飞发现自己手腕处的肿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了下去,这简直太神奇了,就当杜飞准备继续把目光转移到身上的其他补位时,双眼突然感觉到一阵酸疼,一股刺痛和灼热的感觉随之出现,眼泪像是开闸一样,不停的流了出来。

    与此同时,杜飞感觉到眼睛里的那股冰凉的气息仿佛少了许多,不过随之而来的变化是自己被杂中的地方已经几乎完全消肿了,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杜飞左看右看,也没发现其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才放下心来。

    “看来自己的眼睛现在不光光是能透视物体,居然还有了神奇的治疗功能,这简直是出乎意料啊,看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用在自己身上还真的灵验了。”

    杜飞不由得陷入了深思中。

    “杜飞,杜飞。”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杜飞赶紧抬起头,结果却是开始那个圆脸的小护士,此时小护士见杜飞抬起头紧紧盯着她,顿时满脸通红。

    “那个张主任让我带你去做全身检查,我们走吧。”

    “不用了,我感觉我已经痊愈了,我要出院。”

    “你最好还是做个全身检查,然后再留院观察两天,你可要对自己的身体负责啊。”小护士听说杜飞要立刻出院,赶紧阻止道。

    杜飞很坚决的说道:“谢谢你了,不过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不过,我已经完全没事了,而且我可不喜欢住在医院里闻这消毒水的味道,能麻烦你帮我办一下出院手续吗?”

    小护士本来还想多劝杜飞几句,但看他非常坚持,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就在小护士出去帮杜飞准备出院手续的时候,杜飞发现病床的护手上居然多出了一个用手抓出的深深的印记,再联想到之前的举动,我靠,自己的力气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大了,居然能把铁制的扶手都给抓出印子了,趁着护士还没回来,杜飞赶紧用床单遮了起来。

    “这是你的出院证明,你在上面签个字就可以走了。”小护士将整理好的出院手续递向杜飞道。

    杜飞拿过来,看也不看,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递了过去,“谢谢。”

    出了医院,杜飞发现外面的空气是那么的清新和自由。

    不过,既然自己没事了,而且因祸得福,还变的这么厉害,那第一件要做的事,自然是要找大熊这王八蛋算账,到时候自己一定要把他打的连他爸妈都认不出来。

    。。。。。。。

    “熊哥,你这小日子不错啊,每天在办公室喝喝茶,看看报纸,手下还管着几百个工人,真是想想都很爽啊。”

    “狗哥,你太抬举我了,我哪能跟你比啊,你可是青狼帮的得力干将,你为青狼帮立下了汗马功劳,以后前途无量啊。”

    被熊明贵称为狗哥的人正是青狼帮人称疯狗的头号打手,经过工人闹事之后,熊明贵怕其他工人有学有样,所以特地向他姐夫求救,让他派几个人给他做一段时间的保镖,以防工人就算发生暴动,也能有个镇得住场面的人物。

    今天来的这个疯狗,虽然口口声声叫熊明贵给熊哥,但是熊明贵可不敢在他面前托大,传说这疯狗是青狼帮有名的疯子,曾经一人力敌三个手持开山刀的对头,最后身中十几刀,硬是咬着其中一个的脖子不松口,活脱脱一个不怕死的疯子,从此以后,疯狗的名字便成了敌人的噩梦。

    疯狗本来也不想来,不过最近各个帮派相安无事,他也清闲的很,所以,今天就带了两个手下来熊明贵这里随便转转。

    砰!杜飞一脚将整个工头办公室的大门给踹飞了,将正在聊天的熊明贵和疯狗吓了一跳。

    “卧槽,杜飞你这个死农民工居然没被电死,你这狗命还真是硬啊。”熊明贵一见杜飞也是吓了一跳,生怕杜飞是回来找他拼命的,后来一想,有疯狗在这,哪怕再来三五个人,自己也没什么好怕的。

    “这人谁啊?”疯狗用脸色很难看,而他身边的两个手下则是一脸凶狠的盯着踢开大门的杜飞。

    “狗哥,这就是那天来闹事的小子,当时触电了,我还以为被电死了,原来没死,不过估计是脑子被电坏了,居然还敢回来闹事。”听到疯狗询问,熊明贵赶紧回答道。

    “用不用我让手下帮你教训教训他?”疯狗非常不爽杜飞居然用这么暴力的方式打断他和别人的聊天,想要让杜飞吃点苦头。

    “不用理他,狗哥,这杜飞估计是脑子被电坏了,咱们别和他一般见识。”熊明贵知道杜飞刚被电完,他怕疯狗心狠手辣,万一搞出人命来,那他这个工头也就不用干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