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不朽之战

第一百三十九章:不朽之战

一声大喝响彻整个神州星,就连那虚空中的未知星体也在这声大喝中坠落而下,随即轰然解体。

    可想而知来者有着怎么的盖世伟力,完全不像是半神境强者,更像是真正的神灵,帝弃微微皱眉,抬眼看着那极速而来的身影,那是一个中年人,相貌不凡,个头不大却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仿佛一头远古凶兽,反观帝擎化身,依旧一脸冷漠的手持战矛傲立于天游族祖地山峰,完全没有将对方放入眼中!

    来者双手背负身后,膝下三人依旧跪立三人!

    “老祖!”三人开口道,一脸虔诚!

    中年人看着那战灵与帝弃,眼中露出一丝沉思,仿佛想要将对方看穿,帝弃似有所感,单手向虚空中一招,一块盾牌跨越无尽时空,瞬息出现在帝弃左手,另一方向响起刺破虚空之声,一杆黑色的长矛顿时出现在右手,左手盾牌右手长矛,那盾牌发出鸿蒙之气,覆盖整个天游族祖地,而右手长矛却爆发出无边杀伐之气!

    没有人知道帝弃到底达到了何等境界,只知道他一生未尝一败,他就是天生的天之骄子,一个敢于尝试以身化天道的人物,何惧区区半神境!

    “有点意思,不愧是神州星的霸主,居然有两位半神!”异界的半神开口道,一脸的戏虐道,仿佛半神境在他的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

    帝弃没有开口,反观那帝擎化身战灵直接向前出手,那银色的战矛直接向对方虚空刺去,只见虚空出现一道大裂缝,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向那异界半神奔腾而去,只见那异界半神身前出现一口大鼎,将那股力量吞噬殆尽,那大鼎呈古铜色,三足两耳,三足金乌两耳真龙!

    那大鼎口处喷吐阴阳二气,围绕大鼎旋转,捕捉一切物质,帝擎化身战灵那银色战矛的力量就被那大鼎吸入,磨灭于阴阳二气之中!

    “此乃阴阳乾坤鼎,可吞噬乾坤吸纳阴阳,乃吾成道之器!”

    异界半神一脸冷漠道,仿佛一切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对于对方的力量,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是吗?那再试试这招。。。”战灵开口,随即发出一道比刚才更加璀璨的杀伐之气,银色战矛上闪电跳动,勾动那天之外九霄神雷,一同向异界半神轰去,异界半神催动阴阳乾坤鼎,那流转的阴阳二气更加浓郁,向是大鼎中有着什么在指引,将那九霄神雷纳入其中,磨灭的一丝不剩,只留下大鼎中传来轰轰响声!

    帝弃微微皱眉,依旧没有贸然出手,反观异界半神却露出了丝丝微笑!

    “天游族不过如此,真想不到是怎么成为神州星霸主,还是说第九宇宙中的半神,不是真正的神,或者说是伪神!”

    异界半神猖狂的笑声回荡在整个神州星上,有人欢喜有人忧,欢喜的无外乎是那些反叛神州星的种族,忧的则是那些天游族的忠实拥护者,帝喾之名传遍整个第九宇宙,他是第九宇宙无上神明,至高无上的神明!

    “狂妄!”

    帝弃低吼,终究还是出手了,天游族不可辱,作为帝喾的后代,他们这一族乃是第九宇宙唯一的霸主,父亲的盖世神威是用血来铸就的!

    左手持盾,右手长矛,向那异界半神而去,盾牌上流转五色仙光,仿佛能阻挡世间万物万法,而那长矛竟然比帝擎化身战灵的银色战矛更加可怕,看似平淡无奇的长矛,竟能无视空间规则,洞穿虚空,刺破无妄!

    原本安定自若的异界半神,在这一刻终于动容,盯着那向自己而来的帝弃,脸上露出深深的忌惮,双手结印不断的向那口大鼎输送灵气,大鼎越发璀璨,如滴血的宝石般!

    大鼎旋转阴阳二气,那吞噬之力竟比刚才更盛,竟想将帝弃连同盾牌长矛一同吸入炼化!

    盾牌仙光大盛,爆发而出竟阻挡了大鼎的阴阳二气,帝弃刺出长矛,竟将那神秘莫测的大鼎洞穿!

    “轰!”

    大鼎剧烈抖动,想将那长矛震碎,无奈长矛在这一刻终于显露真身,竟是一段人骨,一段洁白无瑕的人骨!

    异界半神大惊,怎么也没有想到那段人骨竟能直接洞穿自己的伴道神兵,要知道到了他们这种境界,道兵早已成性通灵,有了自己的内部神袛,一般情况下可代主人征伐!

    异界半神来自天外天,属于另一时空夹缝的始祖,在那个时空夹缝中,他曾经打崩界壁,所向无敌,杀的人头滚滚,成就无上大法,终成始祖,号称血衣狂神!

    此大鼎乃是大道法器,蕴含着无穷的力量,更有阴阳二气的加持!

    “轰!”

    这口大鼎终究是不凡,摆脱了长矛,抖动鼎身,爆发更加璀璨的力量,那鼎中似有怒吼!

    大鼎口中喷薄出一道赤霞,如同血光,凝聚成一口剑胎,就这么向二人斩去,帝弃举起盾牌,五色仙光爆发,阻挡了那口剑胎,那口剑胎似有所感,竟调转向帝擎化身战灵劈去,战灵抬起银色战矛格挡,那口剑胎劈落而下!

    “轰隆!”

    强烈的灵气溃散,战灵脸色一变,那银色战矛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缝,剑胎依旧加压,咔嚓一声,银色战矛崩碎,剑胎直劈而过,就这么的斩掉了帝擎化身战灵的头颅!

    “啊!!!”

    战灵大叫,一缕元神挣脱而出,带着一滴精血,向那天游族祖地深渊处而去,血衣狂神没有阻拦,任由那缕元神离去!

    他知道那深渊下还蛰伏着一尊古老的神明,不像他们是半神,那是一尊真正的神境大成者!

    那缕元神没入深渊,无声无息,深渊下那神灵没有任何的力量波动!

    帝弃低吼,勾动长矛想将那大鼎再次洞穿震碎,这一次却没有成功,大鼎有意的避开那人骨长矛!

    “看你还有何等手段阻止我等!”血衣狂神狂笑道,在他看来,真神不出的第九宇宙必定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所有的造化任由自己索取!

    天游族族人脸色大变,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强势,连古祖的分身都被抹杀,现在只有帝弃古祖还在对峙,想必帝弃古祖也无法击杀那异界半神,尤其是那口神秘大鼎,仿佛天生克制!

    帝弃大吼,满头发丝倒竖,浑身仙光团蠕动,他在牵引天游族深渊的力量入体,炼化自身!

    这是极度危险的一种做法,别人不知道深渊下有什么他却很清楚,那里有不可名状的诡异之物,一个不好就要爆碎化成血雨!

    与其说帝擎在那里沉眠,不如说是在镇压那诡异之物!

    果然,无穷无尽的力量被接引过来,融入己身,帝弃在发生剧烈的变化,那种力量太过于庞大,那具身体就要承受不住,有爆裂的先兆!

    “老祖!”

    “古祖!”

    天游族众人不敢妄动,惊恐的低声喊道!

    这个曾经敢以身化天道的男人,在今天再次出手,展现那种大无畏精神!

    肉身与肉体都在瓦解,随时都会炸开!

    此外,他的体内浩荡着无上的力量,在弥漫着透体而出!

    帝弃体内,喷薄无上仙光,他动用秘术,仿佛凤凰涅槃,璀璨之力绽放,仙光滔天!

    “轰!”

    帝弃舍弃盾牌和长矛,一拳向前砸去,大道伦音震耳欲聋,第九宇宙都在跟着颤栗哀鸣!

    “隆隆震!”

    挡在血衣狂神面前的大鼎外壁凹凸下去,阴阳二气溃散,再也没有刚才那般璀璨夺目,接着他再次挥拳,大鼎中的神袛大叫,想要逃离,却发现被拳光覆盖,竟无法突破出去,整个大鼎外壁被拳印打穿,景象恐怖之极!

    “你该死!”

    血衣狂神怒吼,再也没有先前的从容淡定,而且果断出手,这口大鼎他注入了太多心血,不容有失!

    “哧…”

    一道刀光扫来,袭杀帝弃,要将对方的头颅斩下!

    当!当!当!

    帝弃双手捏拳印,径直迎击而上,无坚不摧,挡住了那道刀光,同时拳头震动,咔嚓一声,那柄刚出现的无上法刀就这样被震裂成两段!

    这一刻,所有人都骇然!

    这简直就是帝喾再生,一双帝拳曾经打得天道都不敢出世!

    在人们的吃惊中,帝弃突兀前行,一把抓住那断成两段的天刀,向血衣狂神投去,帝弃的身影紧跟着天刀一侧,一拳祭出,将那口大鼎打得横飞出去,再次抬拳,轰击在了血衣狂神的头颅上,顿时血光冲天!

    帝弃一声大吼,如同盖世魔王咆哮,披头散发杀气滔天,他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又到了血衣狂神的近前,双拳成爪,竟将血衣狂神活生生撕裂成两半,在黄昏的光辉下,沐浴半神之血!

    这一幕,震撼当场,所有人都在凝望那天游族祖地深渊处,那里究竟有着什么力量,纳入体内竟然有如此恐怖的蜕变,居然可以轻易地撕裂半神境强者!

    天游族无愧第九宇宙霸主。当真是杀到世上无人敢称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