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赔我的初吻

003赔我的初吻

最近初中的生理都这么到位了?

    苏小野盯着一脸涨红的白焕臣,说不出的可爱,诧异那天晚上他从哪来的勇气截路强吻,嗤笑一声的反手拉住他的手腕,把两人距离拉近的附在他耳边,“傻啊,我今天不想去学校,瞎诌的,一觉起来早忘了上学的事,想着第一天去是打扫上自习,所以请假了。”

    想着钱都买了冰棍,苏小野低声问,“身上还有钱没?”

    “有。”

    “给我买两袋五毛钱的幸运方面回来,明天还你。”话刚说完,她想起什么的问,“你们两个吃么?”

    她的意思是问要不要吃煮方便面?白焕臣压根没反应过来情况,嘿嘿傻笑的说,“我问问小天。”

    比起在学校见过的初中女生,苏小野的声音清丽悦耳的像是四月春风拂过的美妙,在白焕臣听来宛如天籁,望着她披散长发的走进屋子,回想起刚才手臂碰触时得微妙感,平时就想着摸摸她如藕节玉白的手臂,没想到今天成功了,愣神的站了两秒钟。

    “我姐开始理你了?”苏小天打响指的问。

    白焕臣稳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前一阵子糟乱情绪全都烟消云散,“嗯,她问你吃不吃煮方便面?”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吃,怎么不吃?她煮的比我好吃,一般都不给我做。”

    白焕臣看了一眼,拧开雪碧瓶盖儿“咕咕”畅饮的苏小天,“待会儿,我想和你姐单独说两句话。”

    还没死心!虽说自己姐姐长得倒是一枝花,但毕竟年龄差着三岁,苏小天认为压根没戏的前提下,答应的说,“成,开学你和我换座位,我要和琳琳坐同桌。”又不放心警告,“喂,你别想再亲我姐,为这事她哭了一个月,昨天还说让我跟你绝交。要不是看你真心实意道歉的份儿,我早打死你了。”

    白焕臣买方便面付钱的时候,王姨笑脸相迎的说,“钱不用给了,算王姨请你,刚才你的雪碧也没算小野的钱。”

    他抬头看了眼王姨,挺讨厌这个每天在大院里嚼人舌根的中年妇女,拿出六块钱放在柜台,“王姨,我在我爸跟前说不上话,小本生意别自己赔钱。”

    说完便转身朝着苏家院子走去,苏小野正在厨房煮着开水,切蔬菜,他依靠在门口安静的盯着独自哼笑小调的苏小野,她的眼睛笑的弯成月牙状,清澈透亮招人喜欢,忍俊不禁的也跟着笑起来。

    听到笑声的苏小野扭头看了眼他,把煮好的两碗方便面放在灶台,望着略有些局促的白焕臣说,“你们先吃吧,冰棍把我吃饱了。吃完把碗放厨房,待会儿我洗。”

    家里只一台立式电风扇,苏小野趴在沙发上吹风的看着八百年不变的还珠格格档,两个小子坐在旁边吃东西,苏小天吃饱的给白焕臣使眼色,“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我去写作业了?”

    苏小野一脚把他踢坐下,“你在这里写作业,屋子里没风扇会热死人。”

    靠,他的姐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疼人?

    苏小天试着说,“那你回屋子里,我不喜欢写作业旁边有人。”

    “浑身都是毛病,不许偷看电视啊!”苏小野起身把电视关掉的朝自己卧室走,白焕臣也跟着起身走在她身后,临进屋子前,她扭头问,“你不写作业?”

    “早写完了,我就是想跟姐姐说两句话。”

    差点忘了,和自家中上游的运动型弟弟相比,白焕臣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苏小天那拙劣的演技想哄谁?看在眼前人老实交代的份,她没再多问的坐在写字台椅子,翘着二郎腿,“说吧,什么话?”

    白焕臣悄悄把门关上,防止苏小天偷听,像是做错事小孩的低头检讨,“姐姐,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知道看自己15岁老公乖乖认错的心情有多爽么?苏小野恨不得在他白净脸颊的狠狠掐一把,克制住情绪的挑眉问,“比如?”

    其实白焕臣到现在都没后悔自己干的事,最起码她跟“小白脸”分手了,初吻他抢到了,但还是要注意苏小野情绪的假装反省,“我不该亲了你,还给你告状,让你挨阿姨打。”

    “那你说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

    白焕臣抬头茫然的盯着苏小野噘嘴生气的神态,总不能让他给她追回“小白脸”吧?

    苏小野忍俊不禁的笑出声,眼睛溜圆一转的起了捉弄心思,“别的都不计较了,你先把初吻赔我吧。”

    “啊?怎么赔?我也是第一次算是扯平了吧?”

    看他为难的表情,苏小野站起身,把站在原地的白焕臣逼到房门处,可能是打篮球的缘故,他的个子高出她不少,双手勾住他的脖颈,歪斜脑袋,笑眯眯的说,“那天晚上在胡同里你不是吻的挺欢么?”

    那不是被气的么?!白焕臣心虚的无言以对,咽了下口水,他们离得未免太近了,比任何时候都要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苏小野踮脚得吻上他的薄唇,在那两瓣柔软碰触到的一瞬间,她的舌尖轻轻撬开他的齿贝,娴熟的勾缠着他的舌头,不知是洗发水还是她自身的香气,这个吻有股淡淡的丁香味,这可比他那天晚上笨拙的强吻,要美妙太多了!

    魂都没回来,苏小野已经从他怀里退出来,伸手拍着他的肩膀说,“好了,你可以乖乖回家了。”

    现在这种情况适合走么?

    白焕臣瞟了眼苏小野接吻之后微红的迷人脸颊,心里按捺不住的狂跳,刚才那个可是电视剧里演的深吻吧?他竟然没有配合,试探的问,“姐姐,要不我再赔你一次吧?”

    小流氓,逗一下他,还真来劲儿了,苏小野眉目含情的这么嗔怒的瞪了他一眼,命令的说,“不许和别人乱说,小天也不行。以后别去王姨那买东西了。”

    不许说什么?他们又接吻了?这次是姐姐主动的,白焕臣忐忑不安问,“姐姐,你现在是我女朋友吧?”#####欢迎来敲宵夜君扣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