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三个预言

第4章 第三个预言

沉重的氛围笼罩着清风小镇,艾家人心中充斥着对未知的恐惧。

    不知事情真相的人们在猜想着:

    “是谋杀吗?怎么这么残忍!”

    “是神罚吗?为何这么无情!”

    “是天谴吗?但为什么两个女子及疯叔的话总是提到使命,难道艾家人真有什么使命要去完成吗?”

    一切的问题都在敲击着人们那颗不安的心,但,这颗心已无法承受再多的问题。

    艾天下发出秘密召回.族人的命令已经执行,在外工作的族人陆续回到家中。理由都是:正值休假,回来看看家中的亲人。

    艾思雪离家较近,是最早回来的一批族人。银铃般的笑声,少女特有的天真,为艾家大院增添了一丝生气。

    艾天奇回到族中见到日夜以泪洗面的妻子,夫妻二人抱头痛哭。经过丧子之痛的艾天奇苍老了许多,不似以往的风华正茂。失去亲人的痛,也许会令他们此生都无法释怀。

    两天过后,艾思辰,艾思宇也回到族中。离开了半年的艾思宇飞快地赶回家中,见到日思夜想的母亲。

    人在他乡,总有一些不如意。每当艾思宇遇到委屈时,他总会想起家中的母亲。想到母亲为自己的付出,再大的委屈他都会含着笑去面对。

    人回到家中,总会感到一颗漂浮的心得到了依靠。也许只有在这个生育自己的地方,人与人之间才会有着无限的信任。而在外面,人心总有一种无形的东西隔阂着。

    晚饭过后,艾思宇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盘坐在炕上,灵识入体,引导体内的清流在周身运转。

    他所运转的是一种叫做混沌清流的功法,他不知道功法的具体作用是什么,只把它当做强身健体的方法。

    艾家的族人,从出生就开始修炼这套功法。功法共分为初级、中级、大成三个等级。每个等级又分为初阶、中阶、高阶三个阶层。

    修炼的过程极为漫长,但随时间长久积累。体内就会产生一种青绿色的液体,用灵识引导液体流向全身经脉。青绿色液体就会沿着经脉自行运动,周而复始。

    初级阶段只是一种混沌的气体,气体沉于混沌海。所谓的混沌海,是指艾家人胸口处特有的一片奇异空间。这片空间用来存储因修炼而产生的混沌气体。

    而在修炼到一定时间后,混沌气体会有一种质的变化。青绿色的混沌气体会化作成为青绿色的液滴,此阶段称之为中级。

    随着液滴的逐渐积累,当量足够多时便可开始引入周身经脉,在长期修炼便可达到大成之境。

    但在艾家关于大成之境的介绍,已遗失数千年,数千年来也未曾有人达到此种境界。也许惟有长老们才知道家传功法的具体作用,普通人只把它当做强身健体的方法来修炼。

    艾思宇沉侵在功法的修炼中,十几年来他从未间断过。哪怕是平时遇到再苦再累的事情,他也会将功法运转几遍。因为当年父亲失踪前,曾叮嘱过自己不可荒废了功法。

    “娘,思宇哥回来了啊?”

    “恩,回来了。我们思雪可真心疼这个哥哥啊,听到消息就立刻跑过来了吧!”

    “没有了娘,哪有你说的那样,我是来看娘的顺便来看看他。”

    “恩,就你这小嘴甜,以前怎么没来看我?”

    “娘,我这不也是刚回来吗。娘,您还不知道我有多孝敬您老人家,看看这可是我给您买的。”

    艾母乐呵呵地接过一大包东西“娘知道你孝敬我,可比思宇强多了。快去吧,臭小子在他房间里呢。”

    “懒虫你干嘛呢?”艾思雪边喊边破门而入。

    刚刚修炼完的艾思宇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正笑呵呵的家伙想发火。但伸出的手,只是狠狠地在她的发丝上一片蹂躏。不知为何在面对眼前这个妹妹时,他总是没有什么脾气。

    “你这丫头,这么大了还疯疯癫癫一点也没个姑娘样。”

    “嘿嘿,哥你误会我了,我在外面可是淑女。我这不是急着来看你吗?”

    艾思宇一阵翻白眼,无言面对这个无赖。

    “你什么意思啊?不信啊?”俩人又打闹在一起。

    日已升入高空,鸟儿已在窗外鸣叫。在外拼搏的艾思宇狠狠地睡了一次懒觉,母亲深知儿子在外不易,任他熟睡。

    艾思宇醒来时已过九点钟,看着在外忙碌的母亲,自己略有些不好意思。夸张地伸了个懒腰,手臂起落间感到一丝冰凉在自己身边。

    转目看去是一只半尺长的短剑,青绿色的剑体,一丝丝古老的气息从中透出。

    满是惊讶地看着秀美的短剑,心中产生一丝爱意。把剑慢慢拔出,剑身也承青绿色,古老的剑身散发出青绿色的毫茫。在毫茫的映衬下,显现出它的绝世之美。其上刻画的古老符文展现出它的历经沧桑。

    仔细看过后,艾思宇起身来到院中。“妈,这把古剑你在哪弄来的啊?”

    “什么古剑啊?”

    “就是这把,不是你放在我身边的吗?”艾母接过古剑表情瞬间变化着,双唇微微抖动。艾母反复地看着剑上古老符文,脸色顷刻间变成惨白。

    “妈,你怎么了?”艾母并未回答,仍看着古剑,不经意间发出一声深深的叹息。

    “儿子,好好收起这把剑,当年你父亲也曾有幸得到过它。收起来吧,它将来会对你有所帮助。”

    “妈,我爸当年也见过这把剑!看来我们父子俩和这把剑很有缘啊。”看着乐呵呵的儿子跑回屋中。

    “这也许就是命啊!”艾母的叹息声久久回荡在院中。

    午饭时,艾思雪似无赖一般也大饱口福,三人在谈笑中吃着午餐。

    “妈,你知道族中发生什么事了吗?我本打算五一假期多找一份工作的,可族里通知我和思辰必须回来。”艾思宇有些无奈地询问着。

    “对啊,娘,我也是被强制回家的。我问我妈,他们说没什么,我知道他们在骗我。”

    “你们这俩傻孩子,族里能有啥事。就算有事你们也帮不上什么忙,没啥事,就是族里想聚一聚,咱们艾家好久没团聚了。”

    思宇两人吃完饭后就向镇上走去,他们知道大人们没有说真话,但他们还想知道族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两人站在人多的地方,在人们的谈话中两人知道了那些惨死的女子。

    “哥,如果我像那个痴情女子那样为你死去,你会想我吗?”

    艾思宇听后一阵心酸,看着眼前这张清秀的面孔。他无法逃避这个问题,伸出手指轻轻划在她的鼻尖上。

    “傻丫头,你是我最疼爱的妹妹,我怎么会让你去死。”

    艾思雪会心一笑,心中问道“我就只是你妹妹吗?”

    日将落下,留下夕阳的余晖。两人并肩坐在河边,看着夕阳,笑声不断传出。在夕阳中两人的轮廓慢慢变得朦胧。

    夜已完全降临,两人各自向家中走去。艾思雪心中充斥着无限的满足,她喜欢静静地陪在他的身旁。

    艾思宇睡前回味着一天的事情“啊......好久没这么悠闲过了,这丫头还真能疯。”

    夜已静,人已沉睡,清风小镇上所有的人都陷入沉睡中。

    天还未亮,有的人已睡醒看着漆黑的窗外。又看了看表,这些人瘫坐在炕上,身体不断地发抖。只见表上的时间已是上午九点多,反复确认后时间没有任何错误。

    众人不知九点多天为何还未亮,很多人不经意间想到白衣女子的话“艾家人希望你们不要违背那千年的誓言,否则所有的人都将要惨死。”难道这正是一个开始吗?

    人们渐渐地缓过神来,胆子也变大一些。有的人走出门外,外面一片漆黑。伸出的五指消失在黑夜中,身前的景物更无法辨认。

    众人在外细心观察着漆黑的一切,发现周围全是雾,而且还是血红色的雾,遮住了阳光。

    无穷的暗黑色延伸到远方,无穷无尽看不到尽头。在灯光的照射下,血色的雾不断翻动,给人一种恐怖之感。众人慌乱地跑回家中,不敢再向外张望。

    艾家长老院

    六长老在议事大厅边走边嘀咕着“应该是第三个预言开始了吧。”平淡的话语中满是恐惧。

    其他长老在沉默中静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