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显锋芒

第2章 :初显锋芒

T市。中国有名的大都市。

    独孤樵坐在客车上,左看一眼右看一眼,对什么都好奇,这也难怪他,毕竟一个在大山里生活了十八年的有为俏青年,还从来没下过山见过世道呀。周围的人看着他,强烈的露出渺视的眼光,像你这样的乡巴佬还进什么城市呀,不就是比我帅一点,身材比我好一点嘛。肯定是天天起早贪黑的在农地里务农才练出来的,你大爷我换作是你肯定比你强,许多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人心里这样想着。

    第一排第二个座位坐着一个女孩,自她上车后居乎车里的全部男性都看着她两眼发光,恨不能把她吃了。这个女孩叫吴雪晴,家住城西的妙香别墅区,今天是由于车子坏了,为了赶时间才改作客车的,可谁想四周的目光让她着实受不了,一想到那些恶心的人地想法,她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只好闭起眼睛里想着女孩家的心事,那个男孩是谁呀,为什么他不看自己呢,我不够漂吗?在学校里人家可是有名的冰雪美女呢!每天想讨好自己的男生没有一车也有一箩吧!可偏偏他自始到终都没看过人家一眼,死木头、臭木头,我恨死你了。可转眼一想,世上竟有这么出色的男孩,他长得好帅呀!虽然穿着有点土,可是配上他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说不出来的神秘,忍不住让人向往。要是他能做我的男朋友该有多好呀,呸!吴雪晴呀吴雪晴你今天是怎么了,真不知羞,竟然会对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孩心生好感。想着想着不由痴了!

    独孤樵可不知道自己无意间竟得罪了一个美女,正沉浸在周围新奇的事物里呢。虽然自幼便由爷爷传授他琴棋书画、武功,可是他对外面的一切一无所知,想不到这已不是爷爷口中的大明朝了。他传授的知识基本用不上,现在最关键的就是学懂这里的知识,好在滚滚红尘中得悟天道。

    “终点站,到站了。”司机停了车,有气无力的道。

    顿时车里一片拥挤,小孩的哭声,大人的叫骂声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中国独特的到站钤声。唉,悲哀呀,中国人什么时候忘记了先人的仁让之风,不会自觉的遵守乘务法吗?过了片刻,车上的人大部分人都走了,只剩下独孤败、吴雪晴和几个头发花俏的不良青年,正虎视眈眈的望着吴雪晴,嘴里不干不净的说着些调戏的话。大有动手之势。

    吴雪晴一阵后怕,暗恨自己为什么不先走,难道为的是想见那个男孩一眼。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不可能会喜欢他的,世上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的。

    “小姐,你真漂亮呀。今天哥几个看上你了,你就跟着我们去乐呵呵去吧,保让你永远难忘掉我们。”其中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抓住吴雪晴的手胡乱摸着,使劲想将她拽起。

    “啊”一声高分贝的声音响起,吴雪晴吓的花容失色,用劲想将自己的手收回,可是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有多少力气呀,怎么能比过一个混混的力气大呀。看到混混的手往自己的处摸来,吴雪晴全身剧烈晃动,好像一支在大海中无力挣扎的小船,说不出的可怜。

    就在小混混要得逞时,一声洪亮且不失磁性的声音响起。“放开她,不想死的快滚”不知什么时候,独孤樵已站在众人的身后,正冷眼看着那个嚣张的小混混。众人惊愣的转过身看见独孤樵此时的样子,全部吓了一跳,原来独孤樵所学的家传武功名叫原始圣功,每当运功时全身上下隐现丝丝白气,就像一条张牙唔齿的巨龙。逼得几人不敢直视,也难怪,莫说是他们,就算是修真者遇见,也会被此种气势所压,一开始便输了一筹。

    “你要干什么,别、别过来”小混混们结结巴巴的说道。全身上下不停的抖个不停,好像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事物似的。

    “我再说一遍,放了她,不然就死。”冷洌的声间再次传来。使人犹如身处寒地,说不出的冷意。

    不知为什么,吴雪晴一点也不害怕,虽然自己也被独孤樵的气势压得闯不过气来,可心里竟有一丝甜密的感觉,原来他还是在乎自己的,不然怎么会出手救自己,他可才有一个人呀,这些混混少说也有五六个呢!我好感动呀。不行我一定要他做我的吴雪睛嘴角有了一丝笑意,粉脸也出现一丝嫣红。当真是一笑倾城,二笑倾国呀。这一幕落在众人眼里,那几个小混混的邪光更甚,有几个已经流鼻血、淌口水了。恨不得当场消魂。说也奇怪,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见到吴雪晴的沉鱼落雁之资,竟心生歹意,对独孤樵的惧意也淡了许多,不知是谁叫了一声:“兄弟们别怕,他才有一个人,我们这么多人,怎么怕他呢,只要赢了他,那这个小妞就任由我们享受了。哈”

    话还没说完,独孤樵就动手了,既然你们不知好歹,非要找死,那可就别怪我了。他这样想着。小混混们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一道身影一闪,冲入他们中间,顿时惨叫声传来,几个小混混嘴腿流着鲜血躺下了,说不出的怪异。快,只能用一个快字形容,根本就看不清独孤椎出了几招,也许可能只用了一招。

    吴雪晴脸色苍白,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兴奋的。可是看她盯着独孤樵的眼光,满是小星星。多浪漫呀!英雄救美。

    “姑娘,没事了。”独孤樵轻轻一说,自顾的走了。

    吴雪晴望着他的背影足足有几秒钟,方才如梦初醒。快步走出车箱,向四周查看,上天怜见,终于在不远处看见独孤樵鹤立鸡群的身影。

    独孤樵正为以后的路该如何走而烦恼时,灵觉却发现不远处的方雪晴,微微一笑,也许以后自己的路有着落了,当务之急就是学会现代化的知识,不然又何谈悟道,那岂非痴人谚语梦。

    “姑娘有事吗?”独孤樵突然转身,令快速跑动的吴雪晴差点撞在她身上。吴雪晴连吸了几口气,才平复下来。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幽幽的道:“难道我就这么可怕吗?让我给你道谢的机会都不给。”

    独孤樵瞧着她的美态,也不由一呆,身在深山里的他,何时见过这种阵仗,十八岁的他只见过他爷爷一个人。刚才他自己匆匆就走了,并不是讨厌吴雪晴,而是不知道该如何与吴雪晴相处。如果让吴雪晴知道他是因为这个原因不告而别的话,会不会气得吐血。多少男孩想出各种办法接近自己,可自己却不假于色,通常是冷目冷脸,可他们还是像狗皮膏药一样贴着自己,怎么赶也赶不走,真是让人心烦。岂今为止还没有哪个男孩像独孤樵这样对待过自己,这无疑虑让独孤樵充满着浓浓的神秘感。

    不知是谁说的,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有着神秘感觉时,百分之一百的会对那个男人深度了解下去。当发现自己真正了解他时,也是自己沦陷之时,很难有希望从自己编织的梦想里爬出。

    独孤樵呀,本人劝你一句,你要当心了。英雄岂无情,只因未到时!

    吴雪晴心里很高兴,暗道,你这个木头终于开窍了。我还以为你讨厌我呢,原来我是多想了。唉!谁叫人家长得闭月羞花呢!世间又有多少男子能对我无情,别人我不相信,但是你我一定要让你对我有情。“谢谢你救了我,你叫什么名字呀!”

    独孤樵心怪自己失态,还是达不到古井不波的心境。连运神功让自己回归常态。这也难怪他,真是和尚见女人头一次。阿咪陀佛,佛祖就原谅小樵的无礼吧!“我叫独孤樵,刚才的事不用言谢,是我辈之人份内的事。”

    “你这个人怎么看上去好土呀,说出来的话也是那样土,笑死人了”吴雪晴捂着嘴嘻嘻一笑,引得周围的人无不大叹:美人呀!自己记得好久都不曾这样笑过了,自父亲在外有外遇和母亲离婚时,吴雪晴就再也没笑过,对谁都是冷冰冰的,只有在面对几个好友时才稍微好上点。可今天就奇怪了,为什么自己听到他说的话就会笑呢!

    狐独樵一呆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和爷爷说话时也是用古语,来到都市后一时顺口也就说了出来。可现在旁人一听,也就奇怪了。

    吴雪晴见他不说话,以为他生气了。慌忙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说着说着,一急差点哭了。

    独孤樵见她此时的样子,说不出来的无助可怜,心里没来由的想好好的怜惜她,如果自己让如此可人儿落泪,那真是罪过了。吴雪晴越来越有抱头痛哭这势,吓得独孤樵手忙脚乱的走过去扶住她的腰身,温柔的道:“不要这样,我没怪你。”听语气竟有些不顺畅,这就怪了,像他这样的武道高手,泰山崩顶而面不改色,为何有此现象,原来是紧张的缘故,他只觉入手之处柔弱无骨,少女特有的幽香只搅的他面红心跳。

    吴雪晴反应过来后,轻微一挣扎。独孤樵赶紧把手放下,两人谁也没说话,静静的听着彼此的心跳,正应了一句时无声胜有声。

    不知怎么的,还是吴雪晴这个柔弱的女孩大梦初醒,望着独孤樵此时的傻样,又不由的一笑。“喂,呆子。你家是哪里的,到这里来干什么。”

    “姑娘,我刚从山不,我是到这里来求学的,不知道哪所学校好点。”独孤樵转念一想,要想悟道,就必须了解这个时代,当然也就是从这里的文化开始学起。而学校就是最好的地方。

    吴雪晴觉得上天真是厚待她,想什么就来什么,刚才还在想要怎样才能留出他,现在就给她带来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自己所在的高中不就是T市最好的私立高中嘛,那就介绍他到我们学校里就可以了,最好是在我们班。“哦,你是来求学的,真看不出来。我还以你是哪所山上下来的武林高手呢!这样吧,我所在的学中是这里最好的,你就去那里上学吧,我会帮你安排好的。对了,你有钱吗,没有的话我给你。”尽管吴雪晴的样子看似轻松,可独孤樵能感觉得到她心中的喜悦,当下也不道破。

    “有。我带了。”独孤樵掏出临别时爷爷给他的金卡,据说是爷爷这百多年的积蓄,到底有多少,连爷爷自己也不清楚。

    吴雪晴眼尖,看到独孤樵拿出的竟然是全球钻石金卡,知道这种卡是身份的像征,一般来说拥有这种卡的不是有钱的大富商,就是各国的王室成员。里面最低的金额不能低于十亿美金。天哪,这个男孩是什么人,这么有钱却穿得这么土,说话还古里古怪的。顷刻间独孤樵在吴雪晴眼里神秘感又多了一分,恨不得马上实行满清十大酷刑,逼问他的身世。唉,也只能是想想了,没看见人家刚才一个人就把四五个小混混KO了吗?谁还敢逼他,除非是找死。

    “咦,你这么有钱呀!这么张卡是谁给你的?”

    “是我爷爷,怎么了?”独孤樵想都没有想就回答了,在他心里不就是一张卡嘛,有什么好奇怪的,如果让你知道爷爷还给了我修真界的至宝天道令你会怎么看,肯定是吓晕吧!嘻嘻

    “没什么,没什么。”吴雪晴连忙摆摆手,拉着他边走边说:“走,我带你去买几件衣服,你不会是想穿着这套衣服去上学吧!”

    独孤樵任由她拉着向前行去。吴雪晴说的也对,自己总不能穿着这身帅得掉喳的衣服去学知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