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校园生活(一)

第5章 :校园生活(一)

在场的女生包括秦子言唯一的反应就是,太酷了,这不是装出来的,完全是自出本能。让人看不出丝毫之假。打心里觉得他这么做是应该的,没有一丝不妥。而后,再见他坐到吴雪晴旁边,吴雪晴也没有反对,凭女人独有的感觉,她们看出吴雪晴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欣喜,难道是因为他,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怎么会喜欢男孩子,不是说她是同性恋嘛,唉,世人就是这样,一旦自己想不通的事就会把它归为自己愿意接受、乐意接受的事情上。

    吴雪晴见这个呆子果然听她的话,坐在她的旁边,心里说不出来的高兴。可她高兴了,就有人不高兴了。刘子强现在杀人的心都有了,自己好说歹说才安慰好自己,那小子不过就是一个乡巴佬,没见过什么世面,说不定这辈子还没见过像我这种英俊萧洒的青年才俊,说不定是嫉妒我才故意和吴雪晴走在一起的,哼!为什么上天让我长得这么帅呢,连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子都懂得嫉妒我,没办法,人长的帅就是好。听听,他说得什么话,太无耻了,为了稍微心情好一点,竟睁着眼睛说话。可还没想完,上天就开始惩罚他了,在他眼里的乡巴佬和梦中的仙子堂而隍之的一起来学校上课,而且还坐在了一起。不行,她是我的,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我也要搞死你,她是我的,是我的,没有人能从我的身边夺走。独孤樵我与你誓不两立。

    独孤樵其实从进门就发现了刘子强,当然能清淅的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敌意,不过,他并不怕。这个世界便是如此,实力决定一切,那些无足轻重的敌人只能给自己的生活多出一点色彩,根本不须在意。

    “他好帅呀,真是我梦中的白马”

    “他好酷呀,我从没见过这么酷的男孩,太有型了。”

    “不知道他有没有钱,如果有的话,那正是太完美了,我一定要做他的女朋友,如若有什么人敢本小姐的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杀气腾腾。

    不要怪我搞笑,这是在场女生大部分的想法。我也没办法,谁叫独孤樵太帅了,唉!太帅了也是一种麻烦,难怪现在有人发出这样的感慨:帅得想毁容,起初我还不信,现在嘛

    “上天不公呀,为什么我本来就不帅,为何现在又派一个帅得掉渣的人来当参照物,以后我想泡妞就更难了。”

    “那混蛋是谁?凭什么和我心目中的女神在一起,不行,我绝对不允许。下课我叫打贬他,让他知道什么叫量力而为,千万别做出令自己后悔的事。”某个自以为能一挑十的猛男语。

    到现在,全班的学生都转移了注意力,互相在飞鵨传书,低低自语,矛头全指向独孤樵,凭独孤樵的耳力,全数尽听于耳,只是意味深长的一笑。并没说话,好好的做一个好学生,听着秦子言的讲课。

    吴雪晴当然能明白其它女同学的想法,单从看到自己的好友秦子言见到他失神的那刻,她已猜到自己已经成为其它女生攻击的对象了,不过,那又有什么好怕的,只要独孤樵在自己身边,自己什么都不怕,真为自己做出的这个决定而庆幸呀,如果不是顾及自己冰女的形象,真恨不得大叫三声:我好开兴。

    早晨,整整四节课。全都在这种怪异的气氛下度过。

    “呆子,该吃午饭了。走,我们到餐厅去。”吴雪晴对身边的独孤樵轻轻的道。

    “好。走吧!”反正肚子也真的饿了,以前都没吃过这么美味的食物。

    正当两人要走出门品之际,突然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小子,别走。给少爷我留下,你凭什么和冰仙子在一起,也不看看你是什么鸟。现在我方正山向你发出挑战,如果输了给我滚出景远中学,不要再见冰仙子。”

    独孤樵冷冷的望了他一眼,二话不说,便道:“好,我接受你的挑战。”对于别人,也许这个方正山够强,可是他今天碰到的是号称天下第一的独孤败的亲孙传人,哪有不输的道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他踢到铁板上了,让我们为他默哀一分钟。惨呀!

    “有胆量,到时候可别跪下来求爷爷告奶奶。”方正山得意的向周围的同学挤眉弄眼,仿佛胜利者向世人展示其过人的力量似的。在场的只有吴雪晴和刘子强没这么愚蠢的认为方正山能打败独孤樵,一个是见识过他过人的武功,另一个是觉得做了自己刘少的敌人,不可能连一个小丑都不如。

    “我接受你的挑战是因为你的勇气可嘉。但是不是说你就可以侮辱我。”独孤樵向前一步,像望死人一样的看着他,疯狂霸道的气势顿时袭卷着众人,无不吓得脸色苍白,两腿发抖。方正山首当其冲,差点忍不住跪下求饶,可是所谓的面子不容许他这么做,如若做了以后他就别想在景远中学混了,现在他心里那个悔呀,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做出头草,以前自己和刘子强同争吴雪晴,只因为刘子强的家势微比自己好一点,就一直处于下风,两家也不愿意为了一个女人闹翻,所以就相安无事。可是今天,突然看见吴雪晴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这让他着实受不了,在他心里,只有刘子强配做自己的对手,其它人都不行。此时此刻他还不明白为什么刘子强那么疯狂的人没有展开抱负,原因就是他太强了。

    原先还认为方正山能打败独孤樵的人,现在可全都不这么想了。单凭外露的气势就能震人的人,是那么容易好对付的吗,虽说方正山也是黑带高手,可没准人家独孤樵是什么武林世家的公子爷呢!还不说,真让她们给猜准了,女人的第六感真是可怕呀!

    方正山咬咬牙,给自己鼓鼓气。用出全身的力气使出自己最得间的绝技旋转踢,仅凭这招他已经打败了不知多少的对手了。众人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一团黑影在空中不停的变换着方向,正凶狠的朝独孤樵的头部踢去,如果踢实不死也要残废,可见方正山恨独孤樵之最,也可见他为人之狠。

    “啊!呆子,小心。”吴雪晴虽见识过独孤樵的武功,可事到如今,也不免吓得出言提醒。

    独孤樵心里一暧,虽然自己肯定没事,可见吴雪晴这么关心自己,也不免生出感慨。他冷笑一声,纵身向方正山的身子迎去。方正山临时改腿为拳向独孤樵腹部击去。独孤樵懒得和他多玩,现在肚子还饿着呢,立即抓住来袭的拳头,稍微用了半成的功力捏了捏,抽出左手化掌为刀向他的左腿劈下。方正山痛得满头大汗,嚎嚎大叫,哪有刚才半点不可一世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肯定废了,因为他感到正有一股霸道的气劲在他身里乱窜,每到一处,就疼得要命。当他落地再那么狠狠一摔,鲜血从嘴里耳里流出,样子特吓人,可以和生化危机里的丧尸一比。

    几个胆子小的女生刹那间吓得失声尖叫,而另外一些好事之徒,只觉得独孤樵的所作所为说不出的萧洒霸道。两眼尽是爱慕的小星星。刘子强庆幸的笑了笑,幸好自己没动手,否则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现在也好,这小子打伤了方家的太子爷,他背后的人一定会出手收拾他,到时候就可以暗中称称他的份量,真是天助我啊,一扫先前的颓废,他只学得上天待他还是不错的。

    唉,失败时怨天尤人。成功时感谢上苍。

    人呀!真是该好好反醒反醒了。

    独孤樵看也没看躺在地上呻呤的方正山一眼,径自拉着吴雪晴走出门外,吴雪晴俏脸微微一红,这还是独孤樵第一次主动拉她呢,她真恨不得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刻。

    刘子强在望着两人的背影诡异的一笑,说不出的恶毒。走出到一旁拿出一个电话,拨了号码,吩咐道:“去方家走一趟,告诉他老爸,方正山已经被独孤樵那小子废了。”

    终于可以看场好戏了,他默默的想着。

    一路上,许多人都在他们背后指指点点,两人当然明白是为了什么事,一个是根本不拿这当回事,另一个是相信自己背后的势力,到最后实在不行自己再帮他一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