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2章 :七彩现,冥王出

第982章 :七彩现,冥王出

吞噬,作为天行者最强的第三式神通,威力可以秒杀境界不如他的任何同等级强者,并且将对方的一切融入自身。

    如此逆天的神奇神通,若是没有限制,那便是真正的逆天。是以,吞噬是有缺陷的。同等级强者的吞噬,存在着不确定性。在两人的修为和灵魂融合过程中,很可能导致原本的人的灵魂意识被那个本该是被吞噬掉的人占据。

    也是因为这个缺陷,天行者才不敢轻易对跟他同为行者境界的强者出手,他怕最终生存下来的灵魂意识不是属于他本人,而是那个被吞噬的人。之前在傅开的禁忌之门的压力下,天行者疯狂了,这才会有他想要将所有的其他行者境界强者全部吞噬的一幕。

    可惜,疯狂的天行者却在傅开的算计下,明白,即便是无惧生死的疯狂,也不能挽救他终将失败的命运,哪怕是冒着自己的灵魂意识被人占据的风险。所以,天行者蔫了!

    “我说过,我是不死的,不管是什么样的神通。你若不信,尽可以试试。”

    “他是他,我是我。而且,请记住,不是我要吞噬你,而是,禁忌之门要灭了你!”

    傅开冲着邪行者淡定的笑了起来,禁忌之门的强大,就如同一个具有灵识的小生命,虽然并不具备多么高明的智慧。但是,禁忌之门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

    在傅开催动禁忌之门,施展天行者的吞噬神通对准邪行者的时候,禁忌之门明显有一种喜悦的情绪反应。尽管傅开也觉得奇怪,但这种喜悦,傅开却敢肯定,禁忌之门的确是在面对邪行者的时候,十分高兴。

    “当年,你杀不死我,如今,你一样杀不死我!”

    面对吞噬神通释放的恐怖吸力,邪行者双手结印,周身燃起熊熊烈焰,七彩之色的烈焰,居然是七彩烈焰诀的七彩真炎。在七彩真炎的环绕下,邪行者稳住了被禁忌之门吸动的身形。

    “七彩真炎,你究竟是谁?”

    傅开看到邪行者身上的七彩真炎,脸色刷就变了。七彩真炎是修炼七彩烈焰诀之人才能施展的神奇火焰,这火焰夺天地造化,威力更在火之本源之上。

    天地间千万种火焰,都是源于混沌之初诞生的火之本源。偏偏七彩真炎竟是超脱了火之本源,这是一种难以理解的现状,却真真切切地发生了。也是因为这个,傅开对于创造出七彩烈焰诀的七彩天尊,由衷地佩服,尽管这七彩天尊乃是外世界之人,也是因为他,才造就了内世界的千万世界,惹出了这许多的事情。

    然而,此时此刻,邪行者,掌控天地怨念的邪行者,居然懂得七彩真炎,这怎么可能?

    邪行者哈哈大笑起来,道:“到了现在,你还不知道我是谁么?我唯一的传人?”邪行者笑得很得意,那眼神,让傅开很是向扁他一顿。

    普天之下,能够将傅开成为传人的人,就只有创造了七彩烈焰诀的七彩天尊。可是,此人,明明是邪行者,掌控怨念,挑起是非,他怎么可以是七彩天尊?

    邪行者冷笑,道:“傅开,是不是不信?当然,换了是我,我也不会相信的。但是,我得告诉你,这是事实。我便是七彩天尊,也是邪行者。如果我不是邪行者,当年的我,早已经烟消云散。天地万般诸元,却无任何诸元能保证真正的永生不灭。直到我发现但凡是有智慧的生灵,都会存在感情,我便从感情入手,七情六欲皆可入手,于是,我创造了七彩烈焰诀。想要修炼出七彩烈焰诀,只需要在修炼时,融入任何一种的感情的火焰,便可能引发烈焰诀的异变。可惜的是,逍遥门的白痴们,居然没有人发现这一点。若不是为了隐藏我还活着的身份,我一定去将逍遥门的这些白痴全都打一顿。好好的七彩烈焰诀,居然修炼的乱七八糟。倒是你这世俗界的小子,居然懂得吸纳情感之火!”

    听到这番话,傅开不由想起当初修炼烈焰诀之初的时候,曾有一次欲火焚身,结果在烈焰诀的运行下,那欲火居然也被炼化。此后,诸多变化,最终,他的烈焰诀变成了七彩烈焰诀。傅开一直以为这是他的运气好,才能机缘巧合获得最纯正的烈焰诀。却不想,真正的原因,居然是这个。

    “我很好奇,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傅开抬手一指,暂停了禁忌之门的旋转,也就停止了吞噬。既然邪行者便是七彩天尊,那么,这里面的诸多事情,恐怕,只有他自己最是清楚。

    然而,让傅开意外的是,邪行者却淡淡笑了起来,道:“我也很想告诉你,但是,很不幸,我不知道答案。你知道,我的修行,修的是七情六欲。当初,为了从禁忌之门的镇压下逃掉,我的损失很大,本尊更是一分为七。现如今,你看到的,只是我的一个分身。不过,经过这件事情,我也发现一件事情,不管是外世界,还是内世界,其实都只是一个小世界!”

    “你的意思是说,在我们所出的世界之外,还有很多的世界?”

    “没错,在我们的世界之外,还有很多的世界!”邪行者微微点头,“我的本尊一分为七,并没有都留在外世界,也没有留在内世界。这么说吧,在这个小世界,我的分身只有一个,也就是我,你所知道的邪行者。至于其他的六个分身,则是去了不同的世界,似乎,这是对我毁坏万界之源的惩罚。”

    “有人惩罚你?那是不是说?如你们所猜测的,我们不过是被人掌控下的生命,我们的一切轨迹,都是在更高级生命体的左右下进行?”

    “我也说不准,我的其余分身跟现在这分身的联系很弱,界垒森严,我根本无法跟其他的分身进行太多信息的沟通,不过,我想,我们的猜测有些杞人忧天的味道。否则,今天,我不会跟你说这些!”

    傅开闻言一怔,直勾勾地看着邪行者,道:“你们都已经打算灭了我啦,若不是老子命大,反败为胜,你还说这些废话,你觉得我会相信?”

    “确切的说,我之所以决定跟你说这些,是因为,它!”邪行者抬手指向天空,指着星空之中的禁忌之门,“刚才,我感觉到了禁忌之门的喜悦之情。这说明,禁忌之门也是灵物,既是灵物,便有灵性。他的喜悦,我不知道是因为获得了自由,还是因为发现了我这个曾经的仇人而兴奋。不管是哪一种,都说明一个问题,禁忌之门不是人造!”

    “天地所化,九大规则所生,它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守护万界之源,保证我们这一世界的稳定。可惜,因为我们的好奇心,让这一个好好的小世界,变成了一个乱七八糟的内世界,还有一个越来越贫乏的外世界。”

    说到这个,邪行者的脸上,出现了难得的愧疚之色。若不是他们欲望作祟,这个世界依旧是稳当当的,而不会像今天这样,面临崩碎。

    “OK,那么,还有一个问题,在这极北星域升起的王座,又是怎么回事?我想,这个问题,你该知道的!”

    邪行者微微点头,道:“曾经的的这一界,有四大界王。四大界王并不是同时存在,而是一代传一代,在我们破开万界之源的时候,正是北方冥王在位。他曾经警告过我们,说是,不可轻动万界之源。可惜,我没听他的!”

    “那,北方冥王就对你们的所作所为置之不理?”

    “当然不是,北方冥王在我们破开万界之源的那一刻出现,说,这是定数,便在我的面前兵解。当时,我以为他死了,现在,我认为,他没死。而你,便是他的转世之人!”

    邪行者的话,让傅开很想笑。他是北方冥王的转世之人,简直就是开玩笑。然而,傅开还没笑,忘忧却在此时开口,道:“傅开,他说的没错,你便是北方冥王的转世。在你出现在仙魔世界的瞬间,我就知道了。”

    “什么意思?”

    “你是北方冥王的转世,而我是你回归的祭品……”忘忧说话的瞬间,抬手一掌拍在自己的胸口,逼出一口心血。忘忧的心血飞溅,洒向傅开。

    傅开措不及防,被忘忧的血溅在身上。霎时间,傅开的身上燃起熊熊烈焰,黑色的火焰,包裹着傅开,引动了傅开体内的七彩真炎。很快,傅开身上的火焰全消,而在他的额头出现了一道火焰印记,这火焰的根部是黑色,焰尖却是七彩之色。

    与此同时,在星空之中,又有一个人神奇地出现在众人的周围,此人,赫然是当日圣王宫出现的长发傅开。此人一出现,还没说话,他的身上便燃起幽白火焰,只是一瞬间,整个人便消失无踪,只有一点白色火焰留下,飞向傅开,融入傅开的额头火焰印记之中。

    那一瞬间,傅开整个人恍惚飘然,忘记了自己是谁,脑海中万千画面密密麻麻飞来飞去。

    “原来,我真的是北方冥王!”

    傅开忽然笑了起来。

    “那么,冥王殿下,当初,您为何兵解?”

    邪行者被这个秘密牵引了无数万年,北方冥王本可将他永久镇压,毕竟,是他主导了那一场摧毁万界之源的行动。

    傅开笑了笑,道:“我若不死,这一界,必亡。只是,没有想到,造化弄人,兵解的我,居然还能回来,而这一切,则是源于你的烈焰诀,一饮一啄,皆有定数。七彩,我们的时间不知道还有多少,但是,我得告诉你门,我之所以兵解,是因为,界王生,界战起。这一界,将会迎来一次决定生死命运的界战!”

    抬头望着星空中渐渐凝成实质的王座,傅开轻轻开口:“当王座凝实,界垒开放,或许,我可以去试试单挑!”傅开忽然扭头看向忘忧,“忘忧,你知道我的女人在哪儿,你去告诉他们,等我三年,我若不死,必然回来!”

    傅开不得不如此选择,现如今的这一界,天地榜上仅一人,界战启幕,必败,败则死,巨界皆死。最后看了一眼忘忧,看了这星空,傅开的身影消散。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