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决心

第3章 决心

何泰阳反问:“那你为何又要强人所难,一定要让我成为伟丈夫呢?”

    狐狸女愣住了,惊讶地说:“你知道是我!”

    何泰阳说:“你这一招‘附魂之法’可瞒不了我。我从小就和那些来自各界的怪物打交道,其中也有一些人走过阴曹地府,沾染鬼气。我离你三米远的时候,就闻得到你身上的鬼气。你附在那个叫小曼的狐狸精身上,故意试探我。对了,我听别人说地府有一个东西叫鬼王元婴,你听过吗?”

    狐狸女忽然眉头一挑,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低下头,一言不发。

    “快,你能帮我找到明明在哪里吗?”

    狐狸女低声道:“你还没问我的名字呢。”

    “什么?”何泰阳没听清。

    狐狸女更不说话,对着草人念念有词:“狐灵牵引,万源来朝。何家幼女,身在何方?”她说话声音比蚊子还小,念词声音却是极大,面色威严庄重,与之前羞怯之状判若两人。

    片刻后,草人上浮现出一道虚影,是一间破旧的祠堂,何月明躺在地上,痛苦地抽搐着,而身边还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光着上身,正露出邪淫的笑容。

    何泰阳很焦急,看这情况,这老头子绝对是不怀好意,明明还那么小......

    可是这种祠堂只有农村才有,这里是商业区,何况又不知道具体方位,怎么找到明明呢?

    这时狐狸女说话了:“公子,我可以送你去。”何泰阳连忙拿起了草人和银针。

    说完,袖子一挥,一团云彩从中逸出,二人跳上去后,何泰阳只觉疾风过耳,一下子就来到了天空上。

    何泰阳俯视下方蚂蚁般密密麻麻的人群,没有心情欣赏,只有深深的忧虑:两个人架着云彩飞上天空,被人发现了可是要上新闻头条的!

    狐狸女看出他心思,说:“公子别担心,这云彩有隐身之能,别人绝对看不见的。”何泰阳这才心安,俯视下方,叫道:“明明!是明明!”原来已经到了祠堂,云彩渐渐下落。

    那老头子远看不是好人,近看更是猥琐丑陋,一副色眯眯的样子,一双咸猪手在何月明身上摸来摸去,就要解开她的衣扣。

    何月明此时痛苦不堪,无力抵御,只有在地上来去翻滚,躲避那老头恶心的举动。

    云彩在祠堂外落地,何泰阳怒火中烧,只想扑过去好好教训他一顿,心想:“个老色狼,我打死你!”

    狐狸女一把拉住他,在他耳边说:“我感觉这人不是普通人,小心为妙。”

    何泰阳气在心头:“不普通的人和兽我从小到大见多了,还怕他!”

    立刻用百绕丝在自己周围做了个防御茧,偷偷地走到那老色狼身后,见他衣服还落在地上,便捡起来做绳子用,从后面一把勒住了他脖子!

    那老头子正在兴头上,这祠堂又偏僻,以前办事都是无人发觉,哪里想得到一个年轻人会来这里阻止他?猝不及防,被勒的脖子以上一片红,青筋暴起,低声说:“兄弟,这女的我们一起搞,爽一爽。”

    何泰阳更加愤怒,大吼:“老子让你到地狱爽!”回头望去,女狐狸会意,接过衣服,继续用力勒紧;何泰阳冲到老头子面前,一拳狠狠打在他鼻子上,顿时鼻血长流,然后一拳又一拳,都朝他脸上招呼,拳拳用力,咚咚有声,老头子的脸已经成了个颜料坊,红的,紫的,青的,黑的,一齐冒出来。

    何泰阳教训完了,将草人和银针送到何月明面前,这时她已经筋疲力尽,软瘫在地,连动弹的力气也没有,只有一转一转的眼珠还在说明她还活着。“明明,明明,快,扎一下就没事了。”何泰阳抓住妹妹的手,帮助她捏着银针,何月明轻轻扎了一下草人,然后头一偏,闭上了眼睛。

    “明明,明明!”何泰阳很着急,心想:“我不会是来晚了,明明受不了这种折磨,那个了吧?”

    女狐狸看他惊慌失措,说:“公子别急,明姑娘只是被折磨了许久,累了,睡过去了而已。”

    忽然,女狐狸鼻翼轻轻翕动,把那老头子的衣服凑到鼻子下闻了一闻,对何泰阳说:“公子,这衣服上有狗的味道。”

    何泰阳抱起何月明,不以为意,说:“这有什么奇怪,农村家里都有狗啊。”

    “不是,公子,这味道浓的吓人,是一只千年犬妖,道行极深。”何泰阳这才转身,见到女狐狸脸色凝重,才说:“快走!”

    女狐狸点头同意,二人迈开步伐,忽然,一只手抓住了何泰阳的脚踝:“犬妖!你们可得救救我啊!”正是那老色鬼。

    何泰阳怒气未消,踢了老色鬼一脚,说:“你这种畜生就活该被狗咬死!”

    老色鬼有气无力地说:“我也不想的,是早上有一个人给了我二十块钱,要我爽一爽,我是好人,本来不想做的,是他说这小姑娘是精神出问题,被家里人扔掉的,我才——你看,那二十块硬币还掉在地上呢!”

    二人向地上看,果然,有几十块硬币散落在地,都是零零碎碎的一毛,五毛,连一分钱也有,老色鬼还喋喋不休,哀叹着:“哎呀,那个人是妖怪,我怎么那么倒霉,一出门就沾上不吉利的东西!”

    女狐狸闻了闻硬币,拉着何泰阳就跑:“快走!”

    三人刚刚乘上云彩,但见天空上,一团黑雾凝固成的一张狗脸压了下来,何泰阳登时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捂住了鼻子。

    女狐狸强压恐惧,说:“你是哪一路的妖怪,快报上名来!”何泰阳看见她手上流淌着一粒粒汗珠,滴滴答答地落在云彩之上。

    没有人回答,只有那张狗脸的嘴角勾了起来,像是在无声地嘲笑。

    嘣嘣嘣!

    落在地上的硬币纷纷飘起,在三人面前爆炸出一个个小火星!

    “雕虫小技!”何泰阳和何月明有百绕丝做成的茧子保护,女狐狸毛发根根竖起如铁,小火星根本伤不了他们分毫,二人想法一致,齐声嗤笑。

    二人说完后,相视一笑,忽然,何泰阳指着女狐狸,笑着说:“脱毛狐狸,你应该好好打理自己的尾巴!”

    女狐狸也报以一笑:“毛毛虫,你的茧破了,是要变成翩翩飞舞的小蝴蝶吗?”

    “啊!”两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齐声大叫。

    女狐狸望着自己身后的光秃秃地尾巴,还烧焦了一半,欲哭无泪。

    而包裹着何泰阳的茧,也呲呲呲地裂出了十几道缝隙。

    那火星看起来还没有黄豆大,威力却这么强!

    “哈哈哈!”黑雾中传来大笑声。

    一个高大的身影随即从黑雾中跳了下来,立在三人面前,狗头人身,目露凶光。

    “你是谁,为什么要伤害明明?”何泰阳问。

    狗头人又是一阵大笑,只是不是欢快的笑声,而是有着浓浓的悲惨:“我是谁,哈哈,我也想知道我是谁!”说着,两行眼泪滑落下来。

    旋即,狗头人凶狠地问:“你说,这一世她叫明明?!”

    何泰阳不解:“什么这一世?她就是我妹妹啊。”

    狗头人再不说话,只是纵声大笑,震得何泰阳头重脚轻,摇摇晃晃。

    笑声好一会儿才停止,何泰阳站定后,却见到狗头人脸上的毛发一道道地水痕,延伸到脖子上,他刚刚虽然在笑,眼泪却不住流下。

    女狐狸蓦地想起一个人来,抱拳道:“阁下可是昔日二郎神君座下,神兽哮天犬?”

    哮天犬!那不是神话中的人物吗?

    何泰阳惊讶地望着女狐狸,虽然他的房客都是一些只有在虚构世界中才会出现的家伙,不会觉得这不可能,但是出现在东方神话中的人物,还是第一次。

    狗头人摇摇头,说:“天庭已无,哮天犬只是一只狗,不是什么神兽了。”

    天庭没了?眼前伤害自己的人是传说中的哮天犬?这信息量有点大,何泰阳接受不了。

    女狐狸在耳边说:“等一下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阻止我。”何泰阳不明其意,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随即,女狐狸说:“哮天犬,你流落凡间也不愿投胎转世,就是为了报复昔日的情人,是不是?”

    “对!我哮天犬就是要这小狸猫受尽万千苦楚!”哮天犬指着何月明,大吼。

    小狸猫?昔日的情人?这两个家伙究竟在说什么啊?

    何泰阳正惊疑不定,女狐狸一把抢过何月明,丢了过去,说:“给你,以后别找我们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