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成为校花的保镖

第2章 成为校花的保镖

女孩及时送到了医院,医生赶紧给她输液和洗胃。

    墨非凡刚刚给她交了钱,一大帮西装革履的男男女女急匆匆来到手术室门外。为首的,是个须发全白的老者。虽然看上去年纪很大,但步伐矫健,举手投足间都透出一股强烈的霸气。

    墨非凡知道,这种气势是常年发号施令慢慢养成的。

    这些人来到急诊室的门口后,先是着急地往门里探头看看。见看不出什么,又来到墨非凡的跟前,问道:“里面的女孩怎么样了?”

    墨非凡怔了怔,凝声问道:“你们是?”

    为首的那个老者沉声说道:“我是倩倩的爷爷,欧阳沐恩。你就是那个救了倩倩,又把她送到医院里来的那个小伙子吧?”

    老者旁边的女秘书会意,赶紧将一张身份证和一张照片递了过来。

    墨非凡看了看,上面确实是那个女孩的照片。那张照片,也是女孩和老者的合照。而且从对方样子来看,着急和担心不是装出来的。

    他微微颔首,为进一步确定对方的身份,拿出手机又拨了一遍之前的号码,也确实是打到了老者的手机上。

    他有些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既然把人家姑娘送到了医院,就得对她的安全负责,还请见谅。”

    “应该的,应该的”,欧阳沐恩大点其头:“小伙子很聪明,也很用心。”

    他感激地说道:“今天多亏了你啊,来人,把东西给这个年轻人。”

    旁边的一名大汉上前,把一个鼓鼓囊囊的黑色牛皮包双手奉上。欧阳沐恩接过,将牛皮包塞到墨非凡的手上:“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墨非凡怔了怔,打开牛皮包一看,好家伙,满满当当一包的百元大钞。粗看之下,至少有二十万。他赶紧把皮包往外推:“这份心意太重了,我不能要。”

    欧阳沐恩依然坚持:“跟倩倩的安全比起来,这点钱算不得什么。”

    墨非凡摇了摇头,当场拒绝道:“没事,举手之劳而已。既然你们是女孩的家人,那我就放心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不行,你不能走。”欧阳沐恩抓住墨非凡的手:“你要是不收下,我也没法向倩倩交代。”

    老爷子虽然纵横商场多年,见惯了大风大浪,可要是关乎到孙女的安全,总能降下姿态,暂时忘掉自己的身份。

    墨非凡能理解他的心情,但还是坚持:“相逢即是有缘,我相信任何一个人碰到这种事,都会这么做的。”他微微一笑,轻轻从欧阳沐恩的手里挣脱开来,踩着人字拖,右手揣兜,往门口方向走去。

    看他的穿着也不怎么样,面对如此巨款,居然不动心,实在是难得。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欧阳沐恩一打响指:“去,好好调查这个人。”

    “是,董事长。”旁边一个黑衣男子答应一声。

    “董事长,小姐出来了。”旁边一个女秘书欣喜道。

    欧阳沐恩赶紧转过身来,赶紧迎上前去:“倩倩,倩倩,你怎么样啊?爷爷在这儿呢,不怕了,不怕了啊。”

    “病人受了惊吓,我们给了打了一针镇定,现在睡过去了。”

    主治大夫回答完毕后,又有些埋怨起欧阳沐恩来:“你们这些做大人的,平时就知道挣钱,哪里有半点心思放在自己家孩子身上。你们知不知道,病人是被人下了一种叫‘捡尸胶囊’的药,可以在几分钟内,让神智正常的人失去意识,任由人摆弄。严重的,直接酒精中毒身亡,得亏是送来得及时,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听完医生的话,欧阳沐恩不由得一阵后怕。万一倩倩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

    他一甩袖子,断喝道:“查,马上给我查,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西南市这块土地上,动我们欧阳家的人。”

    “是!董事长。”随行的人低着头,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花开两支,各表一朵。

    说完了医院这边,再来说说墨非凡这边。

    从医院出来以后,墨非凡找了一家宾馆住下,洗完了澡换好了衣服,躺在床上,抱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很快进入了梦乡。

    他本以为昨天晚上的事就此揭过去了,谁知这才仅仅是个开始。

    第二天中午时分,墨非凡到了宾馆下面的餐厅,正打算点些东西吃。

    还没等他想好吃什么,两个西装革履的人抱着公文包走了进来。他们来到墨非凡的身边,恭恭敬敬道:“墨先生,我们董事长想请你吃个饭,以示感谢。”

    “你们的董事长是?”墨非凡抬起头,好奇地问道。

    “我们的董事长是欧阳沐恩,就是昨天晚上您救了那女孩的爷爷。董事长在市中心的豪爵大饭店订了酒席,恭候墨先生大驾。”

    “跟你们董事长说,就说不用那么客气了,我昨天就说了,举手之劳的事,相信谁遇到那种情况,都会出手相助的。”

    “墨先生,不要让我们做下属的为难啊。如果连这件小事都办不好,我们两个的饭碗也就丢了。我们上有老小有小的,要是丢了工作,可怎么生活啊。”

    听他们说得这么严重,墨非凡也动了恻隐之心。反正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跟他们走一趟。他沉吟片刻,点下头:“好,我去。”

    “太好了,谢谢墨先生,谢谢。”“车在外面,请。”

    墨非凡对旁边的服务员说了声抱歉,然后跟着两人上了一辆崭新的宝马X6。

    汽车一路向北,疾驰而去。

    墨非凡坐在后车座上,不由得觉得好奇:“昨天晚上,我好像也没说自己叫什么名字,也没说自己住在哪里,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又是怎么知道我住在哪里的。”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那个男人呵呵一笑,扭过头来:“墨先生恐怕还不知道我们欧阳董事长的本事吧。我们董事长的朋友很多,手段也很多,在这西南市只要我们董事长想调查的人,没有查不到的。更何况,昨天墨先生在医院缴费的时候,刷得是您的储蓄卡,我们通过银行的朋友,知道了您的姓名和身份证信息。又通过警局的朋友,查到了您的开房记录,知道了您的落脚地。本来我们早上就可以过来的,担心墨先生还没有睡醒,这才赶在这时候过来。”

    “有心了。”墨非凡感谢一声,感叹道:“看来,你们集团的规模应该很大吧。”

    “恩。”男人自豪地说道:“墨先生不是西南市人,自然不知道我们欧阳集团。说起欧阳集团,只要在西南市生活的人,哪个不知道。我们集团最开始是做大米生意的,后来进军房地产,在全国开发了一百多个楼盘。近些年,又开始涉足影视、医疗、互联网、古董、汽车......上市公司超过十六家。反正这么说吧,整个西南市,资产排名前二十的公司,有一半跟咱们欧阳集团有关。要么是集团的子公司,要么是集团控股的,总资产近八百个亿。”

    “八百个亿?这么多。”墨非凡忍不住吃惊。

    十五分钟一眨眼就过去了,汽车最后在豪爵大酒店门口的停车场停了下来。在两人的带领下,墨非凡乘坐电梯,一直上了酒店的最顶楼。

    刚一走出电梯,就听到前方的人群中,不时传来阵阵惨叫声。

    墨非凡侧过头来,好奇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有手边的这个男人回答道:“昨天不是有几个小子想对大小姐图谋不轨吗,今天我们的兄弟就把人抓到了,也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是西北市的一个富二代,来到西南市玩,在舞厅里看上了倩倩,精虫上脑,在她酒里下了药,想对她做那种事。万幸的是,那小王八蛋把大小姐抱到包房后,大小姐突然惊醒,用高跟鞋踢碎了那小子的一个蛋蛋,逃了出来,后来就被那富二代的手下追杀。如果不是墨先生出手,恐怕后果不堪设想啊。”

    “那你们董事长打算怎么处理?”

    “反正招惹上欧阳家族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墨先生这边请,董事长在包厢里等着你。”

    “哦。”墨非凡与两人,一起进了同一层最里面的一个包厢。

    这个包厢很大,也很清静,听不到外面的乱七八糟的声音。

    里面的人也不多,除了欧阳沐恩外,还有就是他的四个保镖,一男一女两个秘书在包厢内。

    简单通报后,墨非凡走进了包厢之中。

    简单地寒暄后,欧阳沐恩一指身边的一个座位,笑着说道:“小兄弟请坐。”

    一声谢谢过后,墨非凡一提裤腿,一屁股坐了下去。

    欧阳沐恩打了个响指:“上菜。”时间不长,二十多名衣着统一、靓丽的女服务员将早就准备好的美酒佳肴端了上来。

    趁着上菜这会儿功夫,欧阳沐恩直接了当地说道:“今天请你过来,有两件事。第一,是为了表示感谢,第二,是想给你提供一份薪酬丰厚的工作。”

    墨非凡奇怪了:“第一件事我倒是明白,可这第二件事我不太懂。我来西南市是上学的,不是找工作的。”

    欧阳沐恩微微颔首,眼神犀利道:“我调查过你的来历,你叫墨非凡,今年24岁。是前‘英雄’特种部队的成员,立下一等功两次,二等功五次,三等功六次,算得上是战功赫赫。可后来,因为在战场上失守杀死了一个阿拉伯王子,被强制退伍。退伍以后,你回到乡下呆了两个月,开始自考西南大学的课程。今年七月份,你被西南大学考古系录取,成为大一新生。”

    这番话,欧阳沐恩说得云淡风轻,却把墨非凡吓了一大跳。要知道他在部队里立过什么功劳,得过什么奖章,这都是一般人不可能知道的。如果不是眼前这个老头能掐会算,那就是他的势力大的吓人,触手都伸到了军界了。

    墨非凡沉默了许久,才点点头:“欧阳老先生说的一点不错,都是些过去的事,我也用不着隐瞒。不过,我还是不懂,您刚才说给我找份工作是什么意思?”

    “我想让你给倩倩当保镖。”

    “什么?”墨非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欧阳沐恩点点头,似乎并不意外:“没错。你绝对想不到,倩倩也是西南大学的学生,不过她高你一届,马上就读大二。你报考的是考古专业,她报考的是财经专业。”

    “呵呵”,墨非凡听完后乐了:“为什么要选中我呢?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答应。”

    周围人一听,神经骤然一紧。敢跟董事长怎么说话的,这小子还是第一个。要么是这小子初生牛犊不怕虎,要么是这小子装腔作势,反正不管是哪一种,都叫人忍不住为他捏一把汗。

    倒是欧阳沐恩,好像并没有因为他的不恭而生气,反倒欣赏他的直爽。

    他眯眼笑道:“我选你有这么几条理由。首先,你是从特种部队出来的,有能力保护倩倩。其次,你的人品很不错。既不贪财也不好色还见义勇为。最后你是学生,可以更加的掩人耳目。”

    墨非凡抱着双臂,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笑道:“老爷子,我问了两个问题,您只回答了一个。”

    欧阳沐恩顿了顿,笑容加深,一副老奸巨猾的样子:“你这大学四年每天都得花钱,另外,你还有一个上高中的弟弟,成绩优异,而你父母跟你一样,积蓄都不多,要是供养两个大学生,压力会很大,我开出的条件,可以保障你跟你弟弟的生活。这是利诱。利诱不成,便是威逼了。如果你不同意,我会动用自己的关系,让你上不成这个学,甚至让你在西南市呆不下去。”

    他这话绝对不是说玩的,欧阳家族确实有这个实力。

    想了好一会儿,墨非凡无可奈何地塌下肩膀:“看来我只能同意了,我的报酬是多少?”

    “每个月五万,外加一辆商务汽车。至于住的地方嘛,我让人在倩倩住的别墅里收拾出一间房间来。”

    “什么?你是想让我跟你孙女住?”墨非凡惊讶地嘴巴张成了个o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