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五老洞

第4章 五老洞

第四章五老洞

    ‘楚烟寒’三字甫一吐出,说不得大师吃了一惊,灵识道:“你真的叫楚烟寒。”

    那乾坤一气袋动了一动,似乎是那青气胎儿在那袋子中点了点头。

    说不得大师皱了皱眉,灵识续道:“你叫这名字不好!”

    那楚烟寒的灵识道:“为什么?”

    说不得大师道:“我想要收你为徒,你要叫了这个名字,夜帝肯定会再次派人来追杀与你。就算你现在化为一团青气,那夜帝知道了也会让你烟飞气灭。到那时,我说不得大师的面子往哪里搁?”说着,摇了摇头,道:“不行,绝对不行。”

    楚烟寒不满道:“这名字是父母所赐,岂能轻易更改?”

    说不得大师将头继续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连连道:“不行,不行,说什么也不行。”

    那乾坤一气袋中的楚烟寒更是倔强道:“即是如此,那我就绝不拜师。”说罢之后,灵识再也不发一声。

    说不得大师咬牙切齿,作势要将那乾坤一气袋扔了下去。忽然看见旁边高日,李尧二人脸上暗露笑意,似乎极欲自己将这乾坤一气袋扔了下去,心念一转,心道:“先回到灵鹫峰再作打算。到那时,你想不拜我为师,也由不得你了。”一念到此,心意顿平。对高日他们三人道:“前面不远,就是咱们长春山灵鹫峰了,咱们下去吧。”顿了一顿,又道:“你们三人给我记住,不许提起咱们在冥海边的渔村捡到这青气胎儿之事,否则的话,哼哼,我不说你们也知道。”

    高日三人齐声答应。心里暗道:“你不说,我们更不会说,一说出去,平白无故地多了一个小师叔,难道还是什么光彩事不成?”

    当下四人催动仙剑,没到一炷香的功夫,就已经到了灵鹫峰上。

    四人俱都轻飘飘的落了下来,收起仙剑。

    只见灵鹫峰半山腰上的草坪上站着二十多个灵鹫门下弟子。俱都身穿青衣,只是年纪不同,最大的一个竟然有七八十岁的样子,郂下胡须也有一尺多长。

    这二十多个灵鹫弟子看到四人,一起走了近前,向说不得大师躬身施礼,道:“见过师祖。”

    原来,这灵鹫门下弟子不以年龄大小划分,而是以入门前后。像这陈风虽然十四五岁,但在三代弟子中排名十二。而那老者翁帆却是半路进门,才只半年,是众人的小师弟。

    这一众师兄往往拿他取笑,他却也并不在意,而是一笑置之。

    说不得大师点点头,微微一笑,径自穿过众人,走向后山。

    说不得大师脚步刚已走远,就听见后面传来七嘴八舌的问话声。

    ‘大师哥,二师哥,这一次,你们和师祖出去,必定又有不少收获吧?拿出来让小弟们见识见识。’

    ‘十二弟,过来,让七哥看看,哗,又长高了不少,’

    …………

    这灵鹫门上,说不得大师的师尊一共传下五个弟子,是为灵鹫五老。说不得大师排行第四。

    这五大弟子除说不得大师外,又各收了七个弟子,这七个弟子又各收徒若干。一时间,灵鹫门下人才济济。

    灵鹫五老各率门下弟子,分驻长春山的五大奇峰之上。

    这长春山一脉共有七十二小峰,五大奇峰。

    灵鹫峰是为长春山的主峰,历来为长门弟子所居。数十年前,灵鹫五老的金不换远去冥海中的死灵渊往求仙道真诀,一去不归。就此不知所踪。

    而这灵鹫峰又是灵鹫门的重中之重,是以其余四老一番商议之后,决定灵鹫四老各率门下弟子十年轮流一次,在灵鹫峰执掌。

    这一年正是说不得大师在此当值。

    说不得大师却是不理俗务,一心一意要练成灵鹫门的大成真诀。于是这打理一切事务,就落到了他的大弟子司徒坚手中。

    灵鹫峰上建筑宏伟,连绵起伏。除了峰顶庄严肃穆,规模庞大的小灵鹫宫之外,后山曲径通幽处又有一个神秘幽深的山洞。

    这山洞灵鹫门下弟子称呼为五老洞,只因这山洞除了灵鹫五老和七大弟子之外,从没有一人进去过。

    里面有些什么,不要说外人了,就连灵鹫门的三代弟子也都无人知悉。

    那些三代弟子好奇之余,问起师父,而这些灵鹫门的亲传弟子也是三缄其口,讳莫甚深。从来不敢吐露只言半字。

    此刻,说不得大师就提着乾坤一气袋,慢慢的走进了这间古老神秘的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