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又赚八百

第4章 又赚八百

听着这老头的话,旁边的人也觉得过份了,说道:“我说大爷,我看你也没什么事,就积点德,别祸害人家孩子了,随便要点得了!”

    “怎么叫随便要点,我是叫花子吗?”那老头得理不饶人,叫嚣道:“是他撞的我,我想去医院检查下怎么了,关你们什么事!”

    老头这话就犯了众怨,旁人纷纷指责起他来了。

    秦文也懒得再跟这老头废话,说道:

    “我身上就两百多块钱,你爱要不要,多了老子就是扔了也不会给!”

    那老头见众怒难犯,加上身体确实没出什么问题,敲不出什么油水来,一把夺过秦文递来的钱,勉勉强强地说道:

    “两百算医药费,以后要出了什么事,还得找你!”

    人群中有几个猜出来这老头的用意,便对秦文说道:

    “小伙子,你还是赶紧骑车走吧,要不他反悔就麻烦了!”

    秦文一愣,骑车走?!看来别人都以为是他开着车子撞了这老头儿。

    那老头一听就急了,连忙吼道:“这车子是我的!”

    人群里的一位老大妈看不下去了,走出来戳手指着这老头骂道:

    “你这老东西,怎么这么不要脸。人家孩子都赔了你钱了,你怎么还要人家电动车!”

    “那车真是我的!!”那老头挣扎着站了起来,便要朝电动车走过去。

    那老大妈一把将那老头抓住了,然后冲秦文喊道:“好孩子,你快骑车走吧。迟了,这老头就缠上你了。”

    秦文有点看不明白这神一样的转折了,脑袋有些发蒙!

    好在围观党中还是有不少好人,帮着秦文扶起了电动车,然后把他拉上了车子。

    然后,秦文一脸懵逼的骑着电动车走了。

    那老头被好几个人拽住,疯子似的喊道:“那车子真是我的!!是我的啊!!”

    秦文一路骑着电动车开进了学校,没用几分钟就来到了宿舍楼下。

    秦文今年21岁,在东海师范大学中文系读大三。

    因为不想毕业了就回老家教书,所以趁着大三课少,经常去人才市场参加面试。

    可惜别人一听他是在校学生,基本上就没什么兴趣了,再听到他是中文专业,更是连实习的机会都不给。

    经历了一通狗屁倒灶的事情,秦文压了一肚子的火,对于女朋友打电话说分手的事情,反而丢到了一边,不管理会。

    正当秦文去停好电动车,一时走步不稳,大腿内侧被电动车的屁股刮了一下狠的,疼得他直叫,恰在这时候迎面走来了他的一位同学。

    “咦,你小子什么时候买了辆车啊。”来人叫胡宝文,就住在秦文的隔壁寝室,关系也不错,平时经常在一起打篮球。

    秦文揉着大腿内侧,随口答道:“刚买的。”

    胡宝文上前拍了拍秦文的后背,颇有些羡慕地说道:“可以啊,最近财了?”

    秦文看了胡宝文一眼,撇嘴道:“个屁的财,下半个月的饭钱都没着落呢。”

    胡宝文显然不信,笑着说道:“都买车了嘛,我懂。”

    秦文颇有些好笑地看着胡宝文,说道:“这车其实算是两百块钱买的。”

    “两百块钱???”

    胡宝文眼珠子瞪得溜圆,指着车子道:“你耍我呢,这车虽然看着旧,但也是牌子货啊,怎么也要个两三千。就算是你买得二手也要个千把块吧。”

    秦文想起那两百块其实也是他捡来的,这么一想,其实这车没花他一毛钱。

    “你要是想要,那就卖给你了。”

    其实秦文想说送,只是囊中确实羞涩,那个“送”字憋了半天,硬是说不出口。

    “真的假的?”

    胡宝文却当真了,兴奋不已地拉着秦文,说道:“真卖给我?你可是知道我女朋友一直想要部车的,不过一直没看到合适的。”

    所谓合适,其实就是物美价廉。

    这辆车对于秦文来说,完全是飞来横“祸”后的产物,再说他经常要外出面试,这电动车还真没什么用。

    “你要的话,随便出个价。”秦文满不在乎的说道。

    胡宝文这时候反而沉默了,显然在考虑价钱的问题,虽说是同班同学,但他显然不能太小气了,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为这点小事闹矛盾可不值当。

    “这样吧,我出……一千?”胡宝文咬了咬牙,竖起一根手指头来,不确定地说道。

    这电动车可是有八成新,而且他以前没看秦文骑过,说明用得少。一千块,他觉得占了秦文的大便宜。

    秦文却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还是随便给个五六百就行。”

    “那怎么行!”胡宝文虽然知道秦文是在帮他,所以刻意压了价。

    但是这种好意还是多多少少让他有点不怎么舒服,于是坚持道:“就一千好了。我这就去取钱!”

    秦文却一把拉住了胡宝文,说道:“你要当我是朋友,就听我的,五百块,不能多了。”

    胡宝文也急了,说道:“你这是没把我当朋友啊!我要是这么干了,还能在别人面前抬起头来吗?别人会说我欺负朋友!”

    “那这样吧,八百,再加,那我不卖了。”秦文知道胡宝文的性子,平时看上去顽世不恭,其实最是死要面子。

    “那行!钱,晚上我给你!”胡宝文又看了一眼电动车,舔了舔嘴辱。

    秦文见他这副作派,不禁笑了起来,把钥匙拔下来,递给胡宝文,说道:“看你这样子,是要出去跟女朋友约会吧。喏,钥匙拿去!”

    胡宝文神情大喜,一把接过钥匙,搂着秦文,说道:“好兄弟,这次算我欠你个人情。”

    秦文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胡宝文把电动车推出来,抬腿跨了上去,冲着秦文点了点头,说道:“帅吧?”

    “帅!帅得掉渣!”秦文说得却是真话,胡宝文确实是帅哥,身高有一米八,眉目清秀,很有些英俊小生的味道。

    胡宝文很满意秦文的回答,动了车子,扭头冲秦文说道:“晚上我请客,叫你们寝室的,一起上醉仙楼。”

    说完,便骑着电动车一溜烟跑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