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胡子和眼镜

第一章胡子和眼镜

七月初的先阳市,燥热如炉。

    太阳已经落山一阵子了,但城市里积聚了一天的热气并没有因此减少多少,还在努力地释放着余威,不过还好,已经算不上是肆虐了。

    屋内憋闷了一天的人们,已经开始三三两两地走了出来,在街边惬意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凉爽。

    结伴者多,独行的少。

    街边的小吃摊位已经支撑了起来,渐渐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夜市。

    这是一幅祥和的城市黄昏图,在喧闹中透出一丝丝的温馨。

    “城管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嗓子。

    实在是大煞风景的一声,整个夜市立刻为之躁动了起来。

    在短短的半分钟内,祥和的街道上乱做一团,鸡鸣狗跳,人仰马翻,小摊贩们纷纷拾掇东西,整顿车马,就想夺路而出。

    但是,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敬业的城管队员们,就像在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般,先期就派了众多队员身穿便衣,混迹人群中,然后在街道两边用城管的小车一堵:看你们能飞到哪里去!

    接下来,就是对摊贩正气凛然的教育了,“你们不知道,这里严禁摆摊设点么?”

    当然,没人会蠢到认为口头教育能起到任何作用,治理城市的顽疾,是需要下些狠心的。

    于是,那些摊贩的谋生工具被城管们搬上了停在路边的大卡车上,主要是三轮车和平车,那些太简易的桌椅倒没几个人看上眼。

    只有摊贩们在叫苦连天,或者哭号不止,那些用餐的主顾们却是庆幸能免去买单的烦琐。

    这不,这边就有人说话了,“我说嘛,怎么十几天了也没人来查查,算日子也该来了。”

    说话的人是个才长出稚嫩胡须的小伙子,身边是个年龄相仿戴眼镜的家伙,估计是他的同学,“唉,不划算呐,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什么还都没吃呢,好歹也等咱们吃个差不多的时候再来啊。”

    说着,眼镜还摇摇头,一副“亏吃大了”的模样。

    旁边就有那生计已经被夺走的摊贩们怒目而视:这些小家伙太不识好歹了,城管我们惹不起,收拾你俩还是不成问题的吧?

    这俩年轻人兀自在那里不知死活地瞎扯,嫩胡子忽地想起来件事,“完了,我妈走的时候没给做饭,怎么办,难道又要去吃……”

    两人都很熟悉这里的情形,眼镜点点头,“没错,去吃羊肉串吧,那东西味道还真不错,就是,填不饱肚子,要不咱们喝点啤酒吧。”

    那俩骂骂咧咧走到跟前的摊贩听到“羊肉串”三个字,对视了一眼,若无其事地转个身,走了回去。

    两人用眼角的余光看到这一切,眼镜得意地一笑,刚要说什么,嫩胡子胳膊肘一捅他,“别扯淡了,小心小偷吧,现在这么乱,可是他们的黄金时间。”

    地上,一个小孩正蹲在那里抱着头痛哭,“呜呜,这帮天杀的城管,怎么回回抢我的三轮车?这叫我怎么活啊?”

    那是,就你那点破锅烂碗,还有个小火炉,值得人家没收么?一个三轮车怎么也得七、八百呢。

    事实上,先阳市做为河东省的省会城市,为了城市的统一规划,所有的三轮车都要去指定的地方购买,否则不准上路。在那里,做了颜色处理有编号的三轮车,一辆卖两千元。

    小孩心里实在是太委屈了,蹲在那里一哭就是半个多小时,不过,身边的摊贩并没有兴趣去劝他,都在忙着收拾那些不值得没收的东西。

    一个外地人而已,先阳市这里的饭碗,是那么好端的么?

    终于,有个白发的老大娘看不下去了,上去说了一句,“孩子,你也别哭了,你不会学学那个卖羊肉串的么?”

    听到这话,小孩停止了啜泣,他知道老太太指的是那个人,他早就知道这么一号人了。

    可是,他实在没有勇气跟那个大哥套近乎,因为,作为个外地人,他在这个城市,已经受到了太多的歧视和欺负。

    何况,那个大哥还是个没人敢惹的主。

    小孩才十七岁,但是在困境中,人总是会以超乎寻常的速度成熟起来的。

    他先擦干眼泪,跟老太太道了声谢,“谢谢奶奶了。”然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去跟那大哥套套近乎,最多,也不过再被人戏弄一次吧,又死不了人。

    现在的街道上,早就没了那种祥和的气氛,遍地的碎砖烂瓦、碗盏碎屑,还有不少煤球纸张零散地撒着,更有一滩滩的汤汁打翻在地成为污水。

    在这一片混乱中,有一小片地方还保持着相对的整洁,依旧人头攒动,食客众多,丝毫没有受到那些城管的骚扰。

    那是一个烧烤的小摊子,摊主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肤色白皙,看起来并不像那种做街头生意的人,倒是像个大学生。

    可看看年轻人的手艺,就能断定他做这一行应该是有些日子。

    年轻人脸上很平静,也许还有点点冷漠的味道,但仔细看看,似乎又有一种闲适的微笑挂在嘴角。他的眼睛直视前方,像是在考虑着什么东西,又像是什么也没在想。

    两只白皙略显削瘦的手,稳稳地持着一大把的羊肉串,均匀散成两个扇形,在火红炽热的木炭上有节奏地晃动着、摔打着,时不时地暂时放下手中的肉串,拿小扇子扇扇木炭,翻动一下肉串,再顺手拿小油刷刷点油上去,然后继续晃动、摔打。

    做这一切,他甚至不需要低头去看一下。

    小孩畏畏缩缩地凑了过来,怯怯地喊了一声,“飞哥。”

    飞哥的手还在晃动着,扭头看了他一眼,“嗯,你叫我?我好象不认识你吧。”

    话还没说完,飞哥的头已经扭了回去,把手里的羊肉串分给等待的食客,又从车下拿出一大把,重复着刚才的动作。

    飞哥的表情很自然,自然到小孩从里面看不出任何的鄙夷和歧视,同时,这句没有任何感情的话,给了小孩莫大的勇气。

    没有感情,那就是没有偏见,小孩知道。

    “飞哥,我想,我想问你个事。”这句话,多少是有点颤音在里面的。

    这次,飞哥连头都懒得回了,眼睛依旧直视着前方,双手依旧在忙乎着,嘴里冒出的话也依旧没什么感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