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生

第2章 重生

柳天瑜醒过来后,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人。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站在她病床前的人惊讶的叫道,“安安,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医生,人醒了!”陆均生兴奋的叫着。

    医护人员冲进来,看到病床上昏迷的人醒了,立刻对她做了一番检查。

    检查完了,医生对陆和平说,“人醒了,生命体征平稳!”

    陆和平听到此话,高兴的说道,“太好了!”

    紧接着医生就跟陆和平说,“患者生病体征平稳,现在是最佳转院的时机。”

    “好!我们尽快转院!”陆和平要把乔安转去美国治疗。

    陆均生看到乔安醒了,坐在她病床前,流着泪说道,“安安,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你要是再不醒,爸爸肯定要打死我!”

    陆均生的话柳天瑜还没有来得及消化,就听到陆和平说,“安安,你放心,爸爸明天就安排你转院,送你到美国做治疗。”

    刚刚陆均生唤她乔安的时侯,柳天瑜以为是她受伤,伤到了耳朵,可现在陆和平唤她安安的时侯,她听的真真切切,尤其是那声爸爸,让柳天瑜不安了起来。

    “啊!嗯!”柳天瑜张着嘴,想说话。

    无奈她光张着嘴说话,愣是发不出声音,只听到什么仪器“嘀嗒!嘀嗒”的响。

    “爸爸,你看安安!”陆均生看着躺在床榻上,被包裹的像木乃伊一样的乔安,身体震颤着,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陆和平立刻伸手按了床头的急救铃,“叮当”的响声,把刚刚离开的医生又给召了进来。

    “快,病人情绪波动,给镇定剂。”

    刚醒来的柳天瑜,因为镇定剂的关系又昏了过去。

    待柳天瑜醒来后,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片忙碌的场景,她慌恐的睁大眼睛,看着眼前忙碌的医护人员。

    “唔!”柳天瑜浑身的骨头像是被人拆开一样疼,她痛呼一声,看着眼前晃动的情景,在床上乱动着。

    “病人醒了。”忙碌着要搬动柳天瑜的医护人员大喊一声。

    陆和平听到说人醒了,立刻跑过来,安抚乔安的情绪,说道,“安安,别怕,爸爸带你去美国,一定会治好你。”

    柳天瑜又一次听到别人唤她叫乔安,她的黑眼珠四处转了一下,发现眼前的男人是在跟她说话后,她发出“啊!唔!”的声音后,扯的头皮都疼,她再也不敢开口了。

    着急的柳天瑜,急的流出了眼泪,陆和平看了,以为乔安是因为伤口疼,立刻安慰道,“安安别怕,等到了美国就好了。”

    柳天瑜听到这句安安,更加确定了眼前的男人就是在叫她。

    安安,柳天瑜在脑海里不停的搜索着这个名字。

    柳天瑜被人推出了病房,在走廊上听到电视里传来播报的新闻声,女主播用悦耳的声音说道,“昨夜我市发生了两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起是千语集团千金柳天瑜小姐,在从机场回国的路上,汽车爆炸当场死亡,另一起是夜晚飚车族,百人飚车造成一姓乔小姐受重伤,这会受伤者叫乔安,身份不详,据可靠消息,是个未成年人。”

    “啊!”柳天瑜听到这新闻时,惊恐的睁大眼睛。

    电视里说的柳天瑜就是她,而那个飚车族就是刚刚那个男人喊的乔安。

    柳天瑜脑海里不断闪烁着乔安和柳天瑜两个名字,这两个名字重叠就变成了现在的她。

    不能动弹的柳天瑜在病床上哀嚎了一声,一颗心砰砰的跳着,立刻传出仪哭发出的嘀嗒嘀嗒声。

    “病人心跳不稳!”护送她的医护人员立刻喊着,紧接着就是一阵慌乱的急救。

    待柳天瑜再次醒来后,她已经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了。

    柳天瑜接受了自已是乔安的身份,每一天都在痛苦的治疗中度过。

    乔安是陆氏集团陆和平的养女,十六岁的她在和别人飚车时,受了重伤。

    柳天瑜的灵魂离奇的穿越到了乔安的身上,在美国接受治疗后,她就留在了美国上学。

    乔安在睡梦中,又一次梦到了那场车祸,汽车刹车失灵,汽车侧翻发出的嗞嗞声,还有火花燃烧的僻哩啪拉声,被大火吞噬时烧到皮肉的疼痛。

    “啊!”一声惨叫后,乔安第一千八百次从这个恶梦中醒来,那个夜晚的痛苦绝望堵在她的胸口,吓的她的一颗心快要从胸腔中跳了出来,那场恶梦在她的脑海里来回的倒带挥之不去。

    乔安再也睡不着了,猛的从床上坐起来,被子从身上滑落,她也顾不得掀开被子,迫不及待的下了床,被子被她带到床下。

    乔安也不顾现在是凌晨三点,跑出房间就去敲隔壁房间的门。

    “啪啪”敲了几下,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没听到里面有动静。

    “咚咚!”手握成拳用力的敲了几下,仍旧没听到有人来开门,她在门外轻声喊着,“二哥!”

    凌晨刚睡下的陆均生,听到震天响的敲门声,把身上的被子扯过头顶,不理会深更半夜扰他好梦的人。

    乔安在门外叫了很久,也不见里面的人出来开门,她急的团团转,“咚”一声响,她的手握成拳重重的砸在门上,大声叫道,“二哥,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快点开门。

    把我的护照还给我,明天我要回国,我要回宁海市。”

    乔安站在门外,对着一门之隔的陆均生说着,自从她提出要回国后,陆均生为了不让她回国,就把她的护照,给偷偷的收了起来。

    屋内陆均生被门外聒燥的乔安烦的,用被子蒙着头睡觉,听到乔安在门外喋喋不休的说要回国,他气的一把扯开头上的被子,烦躁的伸手挠了挠头,起身下床开门。

    “砰!二哥!”乔安用拳头砸门,大声的喊着,嗓子都喊哑了。

    “叫魂呀!”陆均生猛的拉开门,对着门外的乔安吼道。

    见紧闭的房门终于开了,乔安看着陆均生说道,“二哥,给我护照,我要回国,天一亮就走。”乔安急切的说道。

    陆均生听着乔安的话,一张俊脸立刻变得难看了起来,“安安,当初说好了跟我一起回去的,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