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意孤行

第3章 一意孤行

“对不起,二哥,我必须回国。”那场恶梦在乔安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乔安急切的想回国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根本顾不上陆均生会不会生气。

    “安安,再等一年好不好?”陆均生伸出食指比划了一个一字,语气里带着乞求。

    乔安一把握着陆均生比划一的食指,激动的说道,“二哥,原谅我这一次的失言,把护照给我。”

    “乔安!”陆均生大声叫着乔安的名字,他只有在非常生气的时侯才会连名带姓的叫她。

    “在哪里?藏在哪里了?抽屉里?还是床垫下?”乔安边问边往陆均生的卧室走。

    乔安先是在床头柜里的抽屉里翻转,没有找到后又去掀床垫。

    陆均生看着乔安使出吃奶的劲去掀床垫,他皱着好看的眉眼,默默的去更衣室找出乔安的护照扔在她的身上,“你走吧!”

    乔安捡起落在地上的护照,看着陆均生皱着好看的眉眼说道,“二哥,对不起!”

    陆均生听着坐在地上的人,软软糯糯的唤他二哥,心里就像被羽毛轻轻的挠过一般,痒痒的酥酥麻麻的说不上是难过还是别的什么感觉。

    乔安站起来抱着陆均生的一只胳膊,头靠在他的胳膊上,轻声说,“我会来看你!”

    陆均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拿乔安无可奈何的说道,“知道了!回国后要乖乖的等我!”

    “嗯。”乔安应声。

    陆均生抽出被乔安抱着的胳膊,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我给你订机票,再打电话给大哥去机场接你。”

    “不要。”乔安出声道,陆均生见她反应如此大,问道“怎么了?”

    “我不回家住。”乔安嗫嚅道。

    “什么?”陆均生听到乔安说不回家住,立刻睁大眼睛瞪着她。

    “我不住家里,我要在外面住。”乔安双手重新抱着陆均生的胳膊,晃着他的胳膊撒着娇。

    “二哥!”乔安抱着陆均生,用陆均生无法抵挡的温柔唤他。

    陆均生拿她没辙,只得同意她的决定。

    乔安独自一个人回国,从机场的通道走出来时,看到熟悉的临海市,一股浓重的悲伤感涌上心头。

    乔安按照陆均生给的地址找到了住的地方,位于市中心黄金地段的未央公寓。

    乔安进了公寓放下行李箱,摸着吃了飞机餐依然空空的肚子,去厨房的冰箱里找能填肚子的食物。

    打开冰箱,看着空无一物的冰箱,乔安摸着咕咚响的肚子,换了身衣服拿了钱包准备去外面买些吃的回来,正好这个时侯电话响了。

    “二哥!”乔安对着听筒换了一声。

    陆均生把手机夹在肩上,看了一眼表盘上的时间,“安安,到家了吗?”

    “刚到。”乔安握着电话往电梯间走。

    “在干什么了?”

    “去买吃的。”乔安回道。

    听到乔安说去买吃的,陆均生匆匆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乔安站在那等电梯,电梯门开的时侯,她还没有走进去,就见一只长腿先她一步迈进了电梯,乔安抬眸看了一眼电梯里的男人。

    乔安怔愣了一下,随即敛了眸看着跳跃的电梯键发呆。

    慕锦年进了电梯后,也侧眸看了一眼站在他身旁的女孩子,轻拧了一下眉头。

    电梯门开了,慕锦年快步走出电梯,乔安则去了小区所在的购物中心。

    陆均生说给她请了钟点工阿姨,明天就正常上班,不需要她买菜烧饭,所以她也就不往冰箱里添置食物,只拿了几桶方便面和一些小零食。

    乔安路过卖冰激凌甜筒的地方,没有经受住诱惑,要了一个草莓味的甜筒。

    慕锦年从地下停车场拿了落在车上的手机后,看着上面的未接来电,几十个未接电话都是来自一个人。

    看着何初夏的名字,慕锦年给何初夏回了过去。

    电话一接通,那端就传出何初夏的柔声细语,她轻唤一声,“锦年?”

    “嗯。”慕锦年应了一声,锁上车门往家里走去。

    慕锦年一边打电话,一边拨开盖着表盘的衣袖看时间,晚上九点,“初夏,都凌晨三点了,怎么还没睡?”

    何初夏因公事去了巴黎,那边的时差和临海市相差六个小时,现在这边是晚上九点,那边却是凌晨三点,这个点何初夏还没睡,当然是因为慕锦年的电话打不通了。

    “当然是想你想的睡不着了。”何初夏的外表是个温柔淑女型的,声音却比人更温柔甜美。

    慕锦年握着电话,听何初夏说想他,他沉默不言。

    慕锦年不是一个会把情爱挂在嘴边的人,虽说和何初夏谈恋爱也有四五年了,但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甜言蜜语。

    电话那端的何初夏,听不到慕锦年的声音,又柔声一问,“锦年,你都不会想我吗?”

    电话里温柔娇嗔的声音,像一波一波的热浪扑打在慕锦年的心上。

    隔着电话他都能猜到她的神情,一定是娇嗔满面,他为了安抚她的情绪,他习惯性的‘嗯’了一声。

    即便慕锦年如此机械性的应声,在电话那端的何初夏依然开心的笑了。

    慕锦年进了电梯,乔安看着要关上的电梯门,快步的往电梯那儿跑,含着冰淇淋的嘴用力的把嘴里的冰淇淋咽下去,喊道,“等一下!”

    电梯门差一点就关上了,突然伸进的一只脚把快关上的电梯门又给打开了。

    正在跟何初夏聊电话的慕锦年,看着眼前跟自已同乘一部电梯的女孩,好看的眉眼皱了皱露出不屑的神情。

    何初夏在那边叽哩呱哩的讲着电话,慕锦年安静的听着,时不时的哼啊嗯一声,以表示自已正在听她讲。

    乔安一手提着方便袋,一只手拿着还剩一半的冰淇淋,把冰淇淋放在在嘴里舔了一口。

    慕锦年眼角的余光瞥到乔安这么不雅的动作,嘴角几不可察的抽了抽,心里却暗骂着陆均瑶到底是抽的什么风,居然养了这么一个还没长开的孩子。

    “挂了,早点休息。”慕锦年侧了侧身子对着电话那端的人说道。

    何初夏对着电话吻了一下,才依依不舍的挂掉电话。

    乔安动了一下身子,揣在冒衫兜里的手机忽然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