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前世的缘

第4章 前世的缘

乔安立刻俯身去找手机,手机跌落地上后滚到了慕锦年的脚下。

    乔安弯腰去捡拾手机,慕锦年往后退了一步,乔安捡起手机揣回肚子上的衣兜里。

    电梯门开了,乔安率先走出了电梯,乔安按下密码锁的时侯,叮当一声门开,进了门转身关门的瞬间,看到对面的2601室的门也关上了。

    乔安进了屋,抽了一张面纸擦掉手上的冰淇淋,深吸了一口气,吞咽下心中的那股悲伤。

    盘腿坐在沙发上,笔电放在腿上,乔安查了一下关于千语集团的消息。

    看着画面上明艳动人的女人,乔安放在膝盖上的手收紧,指甲掐进了大腿上的肉里,她愣是没有感觉到疼。

    疼痛早已麻痹了她的心,她伸出食指在电脑屏幕上戳了一下。

    黑眸被泪水包裹着,乔安仰起脸,按照书上看来的呈四十五度角,把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吞咽回去。

    伸手揉了揉泛酸的鼻子,红着眼眶端过玻璃茶几上的大碗泡面吃着。

    一碗热汤面吃完,她交叠着双腿仰躺在沙发上,给比她先回国的贝思旋打电话。

    贝思旋是乔安在美国时最好的朋友,贝思旋比乔安先回国三个月,所以乔安托贝思旋打探些消息。

    贝思旋的电话打通了许久却没有人接,乔安不甘心,她急切的想知道托贝思旋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不甘心的乔安又拨了一遍贝思旋的号码,这回刚拨通就传来贝思旋的声音,“喂!”

    “小旋,是我,我回国了!”乔安迫不及待的把她回国这一好消息告诉给贝思旋。

    “安安啊!我现在有事,等一会我把查到的地址发给你!”贝思旋说完就挂了电话。

    乔安拿着被挂了的电话看了半天,想着贝思旋到底忙什么事情,忙的连接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电话被挂断,不一会就听到嘀一声响,是贝思旋发来的地址,上面写着银川路九十九号永乐精神病院。

    乔安看着上面的地址,以为自已的眼睛出现了问题,伸手用力的揉着眼睛,永乐精神病院的几个字还赫然在目。

    刚刚用力忍住的泪水喷涌而出,双手捂在脸上放声痛哭。

    看着放在沙发边的行李箱,乔安翻找出放在行李箱底的照片,看着上面幸福的一家三口,她伸手轻轻的摩挲着。

    乔安哭累了,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却把那张照片紧紧的捂在胸口。

    睡梦中,乔安再一次梦到那场血腥的可怕的车祸。

    “啊!”乔安惊叫一声,再一次被那场恶梦惊醒,伸手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看了眼手里的照片,起身把那照片重新收进行李箱。

    提着行李箱进了卧室,满身冷汗的乔安,洗了个澡出来再无睡意,拿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去了阳台。

    慕锦年是一个十分警觉的人,敏感到隔壁阳台亮着的灯光照在他家的阳台上,他看到那亮光都睡不着。

    慕锦年看着睡前没有拉上的床帘,看着从阳台照进来的光打扰了他的睡眠,他起身去拉床帘。

    慕锦年在瞥到隔壁阳台上的那抹身影后,拉窗帘的动作一滞。

    乔安蜷缩着身子坐在阳台放花盆的长凳子上,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遮了她的脸,一弯清冷的月光落在她的身上,像坐在月光里的公主般迷离梦幻,还有一丝淡淡的忧伤。

    慕锦年被这景像迷住,一时移不开眼,等到回过神来,才觉得自已失态,隔避的女人不过是靠皮像来赚钱的低俗女人,怎么可能是高贵冷艳的公主了。

    慕锦年动作迅速的拉上窗帘,转身往床边走了几步,就听到隔壁阳台传来嘤嘤的啜泣声。

    他想着隔壁的人哭的如此的伤心,一定是公主梦破灭了,被陆均瑶那个花花公子甩了,姑娘不愿意银货两讫而伤心了。

    被陆均瑶甩掉的女人,慕锦年见过太多了,起初要死要活的闹,说跟均瑶不是为了钱,接着见嫁给均瑶无望,就狮子大张口,慕锦年想到那些女人不屑的摇了摇头,想着像隔壁这样坐在那压抑痛哭的还是第一个。

    乔安抱着膝坐在那埋头哭了一小会,了无睡意只能干坐着等天亮。

    拿着ipad查地图,看银川路怎么走,以备天一亮就出发。

    乔安把查到的路线用笔记下来,乔安看了眼时间是零晨三点,她却迫不及待的开始准备行装,随时准备出发。

    准备好出发的乔安,好不容易在屋内踱步到零晨五点,她再也等不急了,拿了背包就出了家门。

    永乐精神病院在郊区,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乔安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赶往永乐精神病院。

    永乐精神病院在离市区很远的郊区,路况坑坑洼洼的很不好,司机一路上都在报怨,直到乔安说给他加钱,司机才闭上喋喋不休的嘴巴。

    乔安到了精神病院,找到值班处询问,值班的女护士给她查了病人登记资料,告诉她说没有她要找的叫王沛珍的病人。

    消息是贝思旋查到的,乔安不相信这消息是假的,认为是护士搞错了,“她是三年前住进来的,麻烦你再帮我查一查。”

    护士听乔安说是三年前住进来的,说道,“三年前的病人都病好出院了。”

    乔安听说三年前住进来的人都病好出院了,她失望的从医院往外走。

    在医院外等她的司机看着她不像刚刚的有生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问道,“姑娘,到这里来看什么人啊?”

    乔安怕司机多想,撒谎道,“我朋友在这家医院当医生,我来看朋友。”

    司机大叔这才打住话匣子,乔安毫无收获的回到了未央公寓。

    乔安一直在想着永乐医院的事情,想着为什么王沛珍早被人接出了精神病院,贝思旋怎么会得到人还在医院的假消息了。

    心思都在假消息上的乔安,根本就没有看到电梯已经停在了二十六楼。

    慕锦年站在电梯前,电梯打开,他走近电梯,看了靠着电梯壁的人,伸手按下负一楼。

    等乔安回过神来,电梯已经往下行了,乔安拧眉伸手按下二十六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