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金窝里的姑娘

第5章 金窝里的姑娘

慕锦年眼角的余光瞥到乔安,看着乔安大清早的从外面回来,慕锦年把乔安想成了在陆均瑶那里失了宠,又迫不及待的去找第二个金主的女人。

    看着乔安被陆均瑶甩了还住在这里,慕锦年想着不会是陆均瑶脑子抽风,把这里的这栋公寓送给了眼前的女人吧。

    慕锦年想着要给陆均瑶打个电话,提醒一下陆均瑶,用这栋公寓打发女人有些奢侈了,最主要的是这栋公寓是他当初想留下来自已用的,后来陆均瑶看中了,他才忍痛割爱送给他的。

    慕锦年打算找个时间跟陆均瑶好好谈一谈,这个公寓如若陆均瑶不想要,他可以出钱打发住在里面的女人,把这套公寓收回来。

    乔安去永乐医院没有找到要找的人,心灰意冷的回了家。

    刚进家门就接到贝思旋打来的电话,“安安,对不起,昨晚我忙疯了。”

    听着贝思旋报歉的声音,乔安说,“旋旋,是我报歉才对,你这么忙,我还打扰你。”

    贝思旋听到乔安的客气,在那端说道,“别给姐们客气,为了庆祝你回来,今天中午姐们请你吃大餐。”

    乔安听到贝思旋爽快的话语,刚刚失落的心情好了一点,嘴角扯出一抹笑意,“好。”

    乔安洗了一个澡,又睡了一个回笼觉,一觉醒来已经到了跟贝思旋约好的时间。

    乔安换上了一件黑色的紧身裙,把自已美好的曲线露出来,又化了一个淡妆遮住自已的疲态,看着镜子中出落标致的美人,她才优雅的转了个身出了门。

    乔安打了车前往贝思旋说的餐厅,一路上乔安都在看着窗户,伤感的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贝思旋坐在靠窗的位置等乔安,乔安一下车她就看到了。

    贝思旋隔着玻璃对乔安招了招手,乔安也看到了穿着明黄色上衣的贝思旋。

    乔安进了餐厅朝贝思旋走去,“小旋。”

    贝思旋站起来,伸开双臂紧紧的抱了一下乔安,“安安!”

    贝思旋松开乔安,乔安落坐迫不及待的问,“小旋,你帮我打探的那个消息是从哪儿来的呀?”

    “有什么问题吗?”贝思旋问乔安。

    “我去了那儿,没有找到人。”乔安平静的话语中难掩失望。

    贝思旋的消息是从周怀远那儿听来的,周怀远是商圈里的人,而且消息很灵通,不可能会出错。

    “怎么会找不到人了?医院那边是怎么回复你的呀?”贝思旋问道。

    “说三年前入院的病人早就出院了,而且病人登记的名字没有叫王沛珍的病人。”乔安忍着心口的疼痛说着。

    贝思旋看乔安眼眶里打转的泪花,心疼的说,“安安,你别着急,我再帮你打探一下。”

    贝思旋是个心直口快的人,说帮乔安问,立马拿出电话。

    乔安看着贝思旋打电话说去永乐精神病院,没有找到人的事情。

    贝思旋认真的叮嘱电话那端的人,让人家帮帮忙,把这个事情查一下。

    乔安不知道贝思旋找的什么人帮忙,看着贝思旋对她的事情如此的上心,她差一点没出息的掉下金豆子。

    贝思旋挂了电话,手伸到桌子对面拍了拍乔安的肩膀,安慰乔安,“安安,别太担心了!”

    乔安点点头,默默的吃着面前的食物。

    饭吃到一半,乔安站起身,“小旋,我去一趟洗手间。”

    嘴里塞满食物的贝思旋,腾不出嘴来说话,对着乔安挥了挥手,示意她快一点去。

    乔安往洗手间走,脚下踩着十厘米高的高跟鞋,乔安昂首挺胸的往前走着,那婀娜多姿的身材,吸引了不少目光。

    乔安习惯了这些人打量的目光,优雅的迈着步子向前走,对面正好走过一个端着托盘的服务生,就在她要和服务生擦肩而过时,她的前面跑过来一个十来岁的小孩。

    小孩奔跑的速度很快,直接往乔安的身上撞过来,左手边是服务生,她下意识的往右手边躲,‘砰’一声她跌在一桌客人的餐桌上。

    “啊”一声,乔安侧倒在右手边的一桌客人桌子上,她的右胳膊正好压在了还带着热气的牛排上。

    乔安倒在桌子上,光裸的胳膊被桌子上的刀叉弄伤了,腰也撞在了桌子边上,乔安疼的根本站不起来。

    慕锦年看着自已面前的桌子,放牛排的盘子上放着一节藕白色的胳膊,还带着淡淡的沁人心脾的清香。

    慕锦年瞄了一眼,看清桌子上人的面容后,他那半眯的眸子慢慢睁开,仔细的辩认着桌子上的人。

    当确定躺在他面前的是陆均瑶的情人时,他嘴角挑起一抹嘲讽的笑。

    慕锦年以为这是乔安寻找金主的新奇搭讪方法,所以对眼前的乔安并没有发挥他的绅士风度。

    坐在对面的慕锦年的朋友李宗鹤,很绅士的扶起乔安,“你没事吧!”

    乔安的胳膊受伤了,乔安看了一眼被划伤的冒血的胳膊,“没事。”

    “锦年,你的衣服?”李宗鹤看着慕锦年白色衬衫上挑染的污渍说道。

    乔安看了一眼,说了声,“对不起!”

    慕锦年对乔安报歉的话语恍若未闻,伸手拉起胸前的衬衫抖了一下,把沾在身上的牛排给抖了下来。

    乔安看着自已闯的祸,万分报歉的说,“先生,你告诉我你的尺码,我赔一件新的衬衫给你。”

    慕锦年听到乔安的话,停下手里的动作,他没有开腔,只是抬眸看着乔安。

    乔安不知道慕锦年这眼神是要发火的前奏,但身为慕锦年朋友的李宗鹤知道,“不用,不用,小事情。”

    李宗鹤想着能进这里的人,非富即贵看着乔安又是一身名牌,想着肯定是哪家的小姐名媛,同在一个圈子,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犯不着为这点小事失了他们的风度。

    李宗鹤说完,慕锦年幽幽的看了李宗鹤一眼,李宗鹤立刻闭上嘴巴。

    慕锦年勾起嘴角,他没有开腔,眼神里带着鄙夷和嘲讽之色道,“好啊!”

    “锦年!”李宗鹤看着慕锦年这么失风度,唤着慕锦年,提醒失了绅士风度的慕锦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