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童家

第1章 童家

中原大陆部落各据,其中有两个部落之间总有一种不稳定因素,感觉矛盾总会在在不经意间就会爆发出来,让人担惊受怕。这两个部落就是康乐部落和暗日部落,康乐部落跟暗日部落一直是死对头,两个部落之间经常发生战斗,那种仇恨一直积压在两族人的心口无法消去,从而形成了世仇。玉林大陆独处一角,与世无争,玉林大陆上面的元武族安居乐业,一派繁荣昌盛。

    年以后,某天。

    秋天的落叶还在纷纷扬扬地飘落着,大家还不知道这会意味着什么,这个村子被大山包围着,在大山之间留出一块空地给它,也算是上天对它不薄,没有让它尽是被穷山恶水占据着。竹瓦村里面都是低矮的瓦房,为什么会叫它做竹瓦村呢?那是因为这里所有的房子屋顶上面的瓦片都是用竹子做成的,竹瓦竹瓦也就顾名思义了。

    村子的四周就是田野,春天的时候绿油油的平野包裹着村子,实在是一派休闲的感觉,现在已经是秋天的尾声了,田野里面已经没有了水稻的踪迹,留下几个大黄牛在自在地啃着草头,从田野出来就是那些雄伟壮观的大山了,经常时候大山的山顶之上都是被云屋所包裹着,它们总是保留着一副神秘莫测的庄严。

    秋天的黄叶飘落完,那冬天就接踵而至了,寒气开始从山口外面进来,黄大爷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一阵凉风刮过来,凉风从他的脸颊哪里掠过,感觉像是一把雪亮的钢刀在他的脸上剃过,似乎要把他嘴巴周围的胡子都要刮去。

    黄大爷抖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说道:“看来今年的冬天会冷许多啊!”大爷说完就赶紧地退回屋子里面穿衣服去。

    村子里面许多人家的房子都是分隔着一条条过道,农村地大,农民的房子自然很廓然,有些村民的房子独占一个山头也是不足为奇的,村子里面的小孩还在外面戏耍着,你追我赶的大闹,勾画着他们自己的童年,竹瓦村里面的大人都退回到屋子里面去,秋天过去了,农活也都已经忙完了,大人们也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干,还不如留在屋子里面烤烤火,织织布衣,修理一下农用工具。

    村民童大江坐在门口的边上,他正在用锤子敲打着那把他经常使用的锄头,锄头已经久经沧桑,铁块都已经被磨得发白,童大江却觉得它还是一把好手,只有用它才舒服,如果换其它新的锄头,反而就不适应了,从门口哪里进来,中间是一个厅子,左侧是睡房,睡房有两间一间是童大江的老父母睡的,另外一间就是自己和妻子莫苏的居室,睡房里面简单地摆放着木床就没有其它的东西了,虽然是一片简陋的模样,但是一家子其乐融融,也很开心,右侧就是童大江家的厨房。厨房里面的炉灶正生着火,火苗从炉灶里面窜出来,莫苏坐在炉灶的前面,屁股小面惦着一个小板凳,她的头发梳理起来,有那么几根发丝挣脱了皮筋的束缚,遮挡在眼角哪里,莫苏的两个小腿顶起一个竹簸箕,簸箕里面放着一些已经要发黄的桑叶,在桑叶之间一些蚕虫正在爬动着,在火灶的一边还摆放着一个木架子,木架子上面都放着一个个簸箕,簸箕里面都是放着蚕虫,莫苏正在打理着她的蚕虫。

    莫苏在厨房里面叹气说道:““哎,真是愁人啊!最近天气越来越来越寒冷了,我的蚕宝宝可怎么办啊?”

    童大江在外面听到了她的唉声叹气,大江就笑朗着说道:“你就不要担心那些蚕虫了,你担心一下你肚子里面的孩子吧,十个月都已经过去了,也快要出来了“

    听了丈夫的话,莫苏不由自觉地摸了一下自己那个圆滚滚的肚子,“对啊,自己一心想着那些蚕宝宝,都把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给忘记了“

    外面的童大江又说道:“蚕宝宝呢,会冬眠的,把他们交给我来照顾,冬天也没有农活,我也是闲着的,你就安心地等着肚子里面的孩子出来“

    莫苏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然后转头来看着自己的丈夫点着头说道:“嗯嗯“

    童大江的父亲坐在厅子里面正擦洗着自己的二胡,童大江的父亲叫做童正,年轻的时候是一名民间艺术家,拉得一手好二胡,他走遍大江南北,随着艺术团到处演出,曾几何时他是人们心中最期待的二胡拉曲人,只要有童正出现的地方必然会人满为患,水泄不通,只是现在人老了,就归隐到竹瓦村这里来。童正试着拉了几下二胡,屋子里面顿时就响起一阵清亮的声音来,童正满心欢喜地说道:“等孙子出生了以后啊,我要教他学我的二胡”,童正说完就笑了起来。

    “爸,你放心,虽然我不能传承你的二胡,但是我的孩子一定传承你的二胡的,到时候他肯定可以跟你拉的一手好曲”

    “那我就心愿了结咯,如果你小时候能够好好跟我学拉二胡,我就不用一直担心着后继无人”

    “现在不就给你造给人出来了吗?哈哈哈”

    两父子说到这里,都显得很愉快。童正也耐不住了,他拿起二胡就拉动起来,顿时一阵美妙的乐曲从屋子里面传扬开去。二胡的曲子跟屋子外面呼呼的冷风碰撞着,曲子拉起来,外面的冷风似乎都被击退,冷风都侵袭不到屋子。

    童大江转而看着自己的妻子,莫苏顶着个大肚子正低着头全神贯注的扶理着她的蚕宝宝,童大江充满了喜悦,脸上的皮肉整天都笑得往上扬,自己就快要当爸爸了,哪里会不激动。

    “大江啊,我找到一些白术和黄芩,你杀个鸡把它们煮汤给你家嫂喝了,这个东西可以补胎“一个老妇人蹒跚地从屋子外面回来。

    大江放下手中的活就说道:“妈,这大冷天的,你跑出去干什么?“

    童妈说道:“我看莫苏快生孩子了,所以想着找些东西给她补补嘛”

    大江把自己的母亲扶回到屋子里面去。

    大江接过母亲手里面的白术和黄芩就说道:“嗯嗯,妈妈你有心了,我会把它们煮鸡汤给莫苏喝的”

    给读者的话:

    作者微博:黎真贵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