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一城市(一)

第4章 第一城市(一)

第一城市,街头,路边,室外。清早。

    王者风范和小狮子还没有联系起来;小狮子被三碗打扮成一只乖乖狗。

    一瓢、三碗、十六和小狮子,在第一城市车水马龙的宽阔街道上行走,寻找线索。

    小狮子被打扮成一条小狗,穿了件掩人耳目的衣服,长长的尾巴打了个结;

    脑袋上还套了一个击剑运动的防护头盔。

    管住了小狮子的嘴巴,效果上这相当于给城市里的每个人都戴了一个头盔。

    甚至更多,相当于每个人穿了一套全身防护的超级护具套装。

    十六是个和一瓢、三碗年龄相仿的小男孩,他在机场附近的餐厅里遇到他们。

    第一城市,机场附近,餐厅,室内。白天。

    当时一瓢和三碗在餐厅里帮忙,递菜、收碗、擦桌子这样的小活。

    餐厅的店主看到两个孩子挨饿的样子,就喊他们进来吃饭。

    吃完饭,一瓢和三碗非要给餐厅帮忙,不要工钱。

    十六和爸爸,还有其他一同备降第一城市的一些乘客进来就餐、休息。

    十六发现有只收拾得干干净净、老老实实的可爱小狮子蹲在屋角。

    十六跑过去和它玩,还和一瓢、三碗搭话。

    从十六嘴里,一瓢和三碗得知:备降是因为目的地城市机场净空遭到黑飞无人机干扰;

    为了人机安全,不得已而为之。

    两个城市相距几百公里,很少一部分乘客选择改乘火车前往目的地;

    多数人还是等候通知,希望空中管制解除后再飞回去。

    十六说:“这架航班上,有几个学生错过了一次重要的面试;

    有个医生耽误了一个重要的手术;

    有个工程师被迫取消了在技术会议上的发言;

    有个业务员丢掉了一个大客户的新订单;

    有个中年教师没能赶上见病危的父亲最后一面……”

    十六说,还有让这么多人无谓增加旅途疲惫奔波、耗费他们宝贵的时间。

    十六是和爸爸一同出差开会后回家,现在有家回不去,十六并没有不开心。

    得知一瓢和三碗的目标,十六很开心,提出要加入他们的队伍。

    十六自我介绍:

    “我去过很多城市,我有很多技术,我能找到有用的信息,我能帮上忙。

    我叫十六,今年八岁,上初三。”

    三碗不信:“我没上过学,你也不用骗我啊,八岁上初三?”

    十六说:“没骗你,我三岁开始学习各门课目;我强迫爸妈教我的。

    七岁报名上学时,人家说你们去参加特别测试;测试后再看看,从哪个年级开始上合适。”

    “结果呢?”三碗问。

    “从初二开始。”

    “为什么叫十六呢?生下来十六斤?”一瓢问。

    十六说:“那我妈就太辛苦了。”

    “家里排行十六?”三碗问。

    十六说:“那我爸就太辛苦了,那么多怎么养啊?

    我是出生时遇上很多十六,十六日十六时十六分。”

    第一城市,机场附近,餐厅,室内。白天。

    “你还在上学,怎么好跟我们一道流浪?”三碗问。

    十六说:“我在初三,但是已经休学了,——就是暂停。”

    “为什么?”一瓢问。

    十六说:“因为现在的学校,嗯,老师太紧张,要大家拼命考好高中、好大学;

    教的东西又超级简单,不喜欢。

    爸爸说我还早,不想让我现在上高中、大学……

    爸爸妈妈都上过‘好大学’,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爸爸说我基因里有这些记忆了,不去争抢上那些好大学也没什么。

    他们在研究院和大学工作……”

    “就休学了?那你爸会同意你去流浪?”三碗问。

    “不是流浪,是游学!而且还有明确的研究课题——根除雾霾的终极之道!

    我爸超级开明,我去跟他商量。”

    十六的爸爸很和气。

    他一边和儿子说话,一边朝一瓢和三碗这边望望,还点头、微笑。

    一瓢看到他头顶上方的思想环亮着蓝色的灯,大雨过后的晴朗蓝天的颜色。

    十六头上的小光环也是蓝色的,比爸爸的湛蓝略微浅淡一点点。

    从十六的神情看,事情不顺利。

    十六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挪到一瓢和三碗身边,说:“我爸答应了。”

    “答应还这个表情?”三碗好奇了。

    十六说:“但是有个条件。”

    三碗问:“什么条件?”

    “他说如果今天飞机再一次备降其他城市机场,就同意我‘游学’。”

    一瓢和三碗说:“这可能性很小吧?”

    十六问:“你们还要在这里停很久吧?

    我回去后再慢慢跟他们商量,过些天我回来这里找你们。”

    “明天我们就不在这家餐厅了,也有可能很快离开这个城市。”一瓢和三碗说。

    客人都回机场候机、登机,准备起飞了。

    十六和爸爸也走了。

    第一城市,机场附近,餐厅,室内。晚上。

    客人越来越少,快要打烊了。

    客人走完了;一瓢和三碗帮着打扫桌子、地板,准备打烊。

    十六兴冲冲地跑进来。

    爸爸跟在后面。

    “我回来喽!谢天谢地!可以一起流浪了!”十六终于开心说走了嘴。

    “咦,怎么回事?”三碗和一瓢感到奇怪。

    十六回答:“无人机又一架升空,航班飞到半路就返航喽!”

    十六兴高采烈,老爸信守诺言。

    十六的爸爸说:“一瓢、三碗,小狮子!十六加入你们,要给你们添麻烦啦!

    大家互相爱护、互相帮助,有困难要及时跟我们联系!

    很多城市里都有我不少同学。

    ——唉,只是这个无人机太没有常识了,和雾霾一样……

    支持你们!”

    一瓢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个无人机会不会和那四个没做对的地方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