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穿云兽牙!

第4章 穿云兽牙!

“花了足足二十金币,才买一株一阶灵品的白石草,有什么好得意的?”

    对于曹青这番赔本还很得意的傻瓜姿态,龙尘简直无力吐槽。

    虽说想要的东西被抢先买走,但龙尘,有的是办法治那曹青。

    “能让你龙尘买不到想要的东西,就算赔点儿本钱,又有何妨呢?爷我乐意!”

    曹青得意洋洋地扬起了下巴,仿佛打了一场胜仗归来似的。

    “老板,这株药材是不是幽冥醉?”

    龙尘没有理会曹青的幼稚,只是忽然俯身,指了指大汉摊上的一株红褐色草药。

    “没有吧?这只是很普通的蝴蝶散,用来治点儿皮外伤的。”

    大汉一愣,却也实在地摇了摇头。

    要知道,蝴蝶散和幽冥醉,虽然看上去极其相似,而且药味也相差不大,但幽冥醉可是一阶圣品级别,堪称宝物,他怎么可能连这点都无法辨别?

    “你再仔细看看。”

    龙尘笑了笑,相当认真道:“若是你坚持认为,这只是蝴蝶散,那我就出几个银币将它买下了!不过到时候,老板你可不要后悔哦!”

    闻言,别说那大汉有些愣住了,就连陈烈和曹青等人,也都有些半信半疑。

    毕竟,蝴蝶散和幽冥醉这两种药材,的的确确非常相似,倘若分辨不仔细,还真就有很大可能把两者混淆。

    “我再看看。”

    大汉的心理防线动摇了,于是连忙拿起那蝴蝶散,仔仔细细端详了起来。

    “好像……是幽冥醉呢。”

    大汉一边看,一边嘀咕。

    “哈哈,逗你玩呢,这就是蝴蝶草,卖我吧。”

    龙尘爽快地拿出一枚金币,在大汉的眼前晃了晃,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这……容我考虑考虑。”

    大汉有些不确定道。

    毕竟,万一他看走眼,那可是件亏大发的事情。

    “不用考虑了,卖吧!我五个金币全给你!”

    龙尘一股脑儿,把余下的四枚金币拍在了摊位,做出一副非买不可的姿态。

    “行吧!既然你坚持要买,那便卖你!不论是你看走眼,还是我看走眼,都凭个人的眼力,输赢怨不得人。”

    大汉一咬牙,很快决定卖出。

    毕竟他之前的打算,就是将这株神似幽冥醉的蝴蝶散,以八个银币的低价卖出。

    而现在,有人出到五个金币的天价,他当然愿意卖了。

    虽然说,这可能会让他把一株圣品的宝物当做普通凡品来卖,但万一,那就是不值钱的蝴蝶散呢?

    藏着拽着不卖,岂不错失那大赚好几金币的良机?

    “呵,这点钱装什么大爷?”

    一旁的曹青见状,立马不淡定了。

    他见龙尘,居然放弃堂堂一阶灵品的白石草不争,宁愿花五金币去买那蝴蝶散,于是感觉龙尘应该认出那蝴蝶散,实际上是一阶圣品的幽冥醉。

    所以,他连忙又掏出一个钱袋,直接扔在了摊位:“老板,这里有三十金币,我买了!”

    “先来后到你懂不懂?”

    龙尘心头暗笑。

    但表面上,却一副我很生气的模样。

    他就知道,以曹青这少年心性,很容易就会被他带到沟里去的。

    “谁跟你先来后到?这年头,有钱有实力才是大爷!”

    曹青拽拽地哼了一声。

    说着,他还煞有其事地冲龙尘挥了挥拳头,一副你是不是要打架的姿态。

    “行,我打不过你,也没你有钱,就让给你吧。”

    龙尘故作无奈地耸了耸肩,暗想这曹青把冒牌幽冥醉拿回去,可能会被家中的大人给打断腿吧?

    毕竟,曹青花二十金币买了一株灵品白石草也就算了,但这三十金币,却买了一株价值几银币的蝴蝶散,相去可就甚远了。

    前前后后五十金币,纵然曹青他爷爷在冰蛇部落当长老的半年俸禄,恐怕也不过如此。

    “这是必须的。”

    曹青以为买到宝贝,便越发得意地笑了起来。

    “老板,这是什么东西?”

    龙尘说着,就又在大汉的摊位指了一样东西。

    这是一副,赤红色的兽牙,整整二十多颗。

    每一颗,都有两指粗壮,看上去并不尖锐。

    而且闻起来,还散发着难闻的腐臭气息,显然是来自死去已久的兽尸。

    “顺手捡来的魔兽牙齿,你要就随便出几个银币拿去吧。”

    大汉无所谓道。

    “好臭啊!”

    曹青赶紧捏着鼻子,退开了几步。

    “不要?这可是好东西呢!”

    龙尘嘿笑,特地将兽牙拿到了曹青的鼻子前面晃悠。

    “什么好东西?”

    曹青躲开问了一句。

    但那表情,却明显不信。

    “穿云兽的牙齿啊。”

    龙尘笑眯眯道:“若是将这牙齿打磨,做成弓箭的箭头,那绝对是件利器!就算是真气境高手的躯体,也照样可以射穿!”

    “穿云兽?那可是真气境的魔兽呢!”

    陈烈吃惊道。

    “可不是么!这么好的东西,他居然不要!”

    龙尘依然在笑。

    “少忽悠!我只买我认为值的东西!”

    曹青根本不信。

    毕竟,这只是一副不知存在多长时间的腐臭兽牙,又不是取出时就长在穿云兽的嘴里,谁知道是什么野兽的?

    他可不会花大价钱买。

    “没眼光啊!”

    龙尘摇头晃脑,转身既走。

    “哎,小兄弟,这兽牙既是来自穿云兽的,那你倒是买走啊?只要五个银币!”

    大汉忙道。

    要不是,他看那兽牙感觉多少可以卖几个银币,其实捡都懒得捡回来。

    而对于龙尘那番穿云兽牙齿的说法,他与曹青一样,根本不信。

    “只有一个银币的零钱了。”

    龙尘又摸了摸口袋。

    “行吧,一银币就一银币!”

    大汉苦笑着点头。

    毕竟,能把一件看上去几乎卖不出去的烂东西卖掉,也算有所收获。

    “谢了。”

    龙尘大笑着付钱,让那大汉包好兽牙之后,便递给了陈烈拿着。

    “臭气熏天!”

    曹青捏着鼻子,阴阳怪气道。

    “再臭也没你臭。”

    龙尘微微冷笑。

    “哟,看样子你的伤势,都已经好了呢,皮肉又开始痒了吧?”

    曹青见龙尘骂他,顿时眉头直皱了起来。

    “是有点儿痒,你要替我挠吗?”

    龙尘好笑道。

    “划下道来!”

    曹青满脸冷笑。

    “今天我心情好,才没功夫搭理你!”

    龙尘摇了摇头:“不过上次,你借机打我的那顿,迟早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做后悔!”

    “仗着身后跟着保镖,说话当然有底气了。”

    曹青瞥了陈烈一眼,便相当不屑:“有本事,你现在就让我明白什么叫后悔!”

    “赌你手里的白石草么?”

    龙尘笑眯眯地指了指。

    “你要是能赢,白石草给你又当如何?”

    曹青撇嘴一笑:“不过你要是输了,方才那五金币得归我所有。而且,整个比武只能是你和我进行,其他人参与无效。”

    说着,他还特地看了看陈烈,担心陈烈会帮忙。

    毕竟,他才淬体二重实力,而陈烈,可是淬体九重,只差一步便能跨入真气境的存在。

    假如陈烈出手,他就是十个八个也不顶用。

    “一言为定!”

    龙尘忽然爽快答应。

    “少族长,你是不是忘记族长的叮嘱了?”

    陈烈附在龙尘耳边,小声道:“这曹青比你强了不少,前几天才把你打到了卧床休养的地步,怎地今天又……”

    “什么都别说,我自有分寸。”

    龙尘强势打断。

    “这才像个爷们嘛!”

    曹青贼笑。

    说实在的,他还真怕陈烈一阻止,龙尘就乖乖听话了。

    那样一来,他今天便没有机会教训龙尘了。

    “少族长!万万不可啊!”

    陈烈为难极了。

    一方面,他得按照龙震的命令,保护好龙尘。

    而另一方面,他又得顾及龙尘这少族长的颜面。

    毕竟,堂堂霜龙部落少族长,要是被冰蛇部落的人打了一顿又一顿,这让霜龙部落情何以堪?

    “烈叔,我可是少族长!”

    龙尘一副二世祖的姿态,相当直截了当地堵住了陈烈的嘴巴。

    “这话对头!你只不过是霜龙部落族长的部下而已,人家少族长的事儿少管。”

    曹青附和一笑。

    虽然他,实力与陈烈相差甚远,但不管如何说,他也是冰蛇部落的长老之孙,即便他说话对陈烈不敬,陈烈也不敢轻易对他这后辈出手。

    “让开吧,我要开始了!”

    龙尘轻轻一推陈烈,就摆出了一副‘我很厉害’的架势。

    虽然他,眼下只有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淬体一重实力,不过曹青,也仅仅淬体二重。

    相当一般的实力,远没有达到他不可撼动的地步。

    以他堂堂神君之子,断天位面第一强者的手段,要整曹青一顿还不是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臭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

    曹青见龙尘入局,顿时狞笑了起来。

    于是,他紧握双拳,发出一道道脆响地来到了龙尘对面。

    “出招吧,小样儿!”

    龙尘勾了勾手。

    那站姿,俨然一派宗师风范,看得旁边的陈烈都忽然一怔。

    “龙尘方才,能够指点我突破许久的桎梏,想必应该能对付曹青吧?”

    陈烈带着一丝好奇,一丝期盼,静静地站在一旁。

    “臭小子!上次下手看来还是太轻了!今天我,非得把你揍得爹妈不认!”

    曹青直视着龙尘,一脸杀意。

    “有本事,你就来咯。”

    龙尘再度勾手。

    “打啊!”

    “打死他!”

    曹青的四名随从,没心没肺地叫唤。

    “接招!”

    曹青也不含糊。

    他说话间,立马腰身一扭,如猛虎般右臂摆起,平平打出了一拳。

    虽然这一拳,看上去平平无奇。

    不过其蕴藏的力道,却也相当厉害,竟是带起了一道不弱的破风之声,惹得陈烈都是脸色一变。

    “开山拳!他竟动用了武学!”

    陈烈眉头直皱。

    “破绽百出啊!”

    龙尘心头直叹。

    以他神君之子的眼力来看,曹青这一拳简直充满了漏洞,他随便一下都能一招制敌。

    不过,在龙尘正要出手的时刻,却迎面袭来了一道灵动的天籁娇喝。

    “住手!”

    随着话音落下。

    一道白色靓影,便飞快赶到。

    随之而来的,是那如兰般的少女幽香,闻上去醉人不已。

    再看那白色靓影的面容,则更是仙姿玉色,倾国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