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喝酒吗?

第2章 喝酒吗?

沈丘站在外面,迎着犀利的风雪,看着面前一望无垠的白色草原。

    我是谁?

    自从醒来他其实心中一直追问着这个问题。首先,他这具进化都没进化的身体并不是他的。当时取代这身体的主人是一种下意识,也是他们家族特有的能力,灵魂夺舍,一生一次。

    其他事情他都记得,他记得自己上过战场,杀过其他人,打败过顶级机甲战士,他记得自己那个年代的一切。

    那个史前时代,文明高度发达。人类解锁自身能力,又进而分化为多个种族。另一方面,科技也达到顶峰。

    科技体系和进化体系各执一派,最终引发大战。

    也是这场大战,终结了那个辉煌的时代。两系几近灭绝,不同而异地选择了沉睡。

    而自己则是陷入一场阴谋,被抛弃在最后一场角斗中。所幸当时地质大变,自己等人被冰冻在这里。然而除了这些,关于自己的信息他全不记得了。

    又想到如今仍在冰里的家伙,他知道,其中一些已经死去,剩下的不知能不能重见天日。

    “替……我……活下去。”

    这句话又响起在了他的脑海。

    “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沈丘。”沈丘闭着眼,坚定地说道。

    “什么你是沈丘?你本来就是沈丘啊?”那个叫小云的女子走到了沈丘身后听到了沈丘的自言自语,摸了摸他额头,“你不是脑子被冻坏了吧?说什么疯话呢?”

    沈丘艰难地抑制住了动手的冲动,僵硬地笑道:“我没事。”

    “没事就快进去吧,外面可真够冷的。”说着小云收了收大衣,转身走了。

    沈丘又在外面呆了一会,随即也回去了。

    这几日,沈丘接受了真正沈丘的记忆。了解到,他自己是个天才。

    但是沈丘不喜欢自己以前的生活,枯燥,乏味。

    所以这些天,导师派下的任务他都没去做。平时和大家的交流也仅限于吃饭时间。

    “导师。”小云瞅了瞅四周,见沈丘没有在,悄悄对老头说,“我觉得这沈丘肯定是脑子冻坏了,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老头听后,细细回想着沈丘的一举一动,有些惊讶的说道:“我也觉得有点问题。”

    而一旁的中年女人则是想到了沈丘当日看自己的那一眼。

    “霞姨,你觉得呢?”小云转而看向那个中年女人,“霞姨?”

    “啊,对对,是有点。”霞姨这才反应过来。小云接着说:“我觉得这沈丘不适合在这儿工作了。”然后有意无意地在看老头的眼色。

    老头想到了最近沈丘的表现,沉默了一会儿,“可他马上就要升博士后了。”

    “哎呀,导师,你也不看看他最近都做了些什么。一天到晚,除了吃饭,他就窝在那屋子里,事也不做。就连黑子都不亲热他了!”小云跟着说道。

    说来众人也感觉奇怪,平时这黑子是多亲热沈丘的。可自从沈丘掉冰窟窿里出来以后,这黑子一见到沈丘就会冲沈丘叫唤,跟不认识一样。

    老头想想也是,他是需要帮手来的,既然这沈丘不愿意,那他就没必要就在这里。

    “这事儿,就由小云你去办吧。”老头挥了挥手示意道。

    “好嘞!”小云一脸兴奋,要知道沈丘如此优秀,身边总少不了人嫉妒,而她就是其中之一。

    霞姨看了看小云,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赶我走吗?”屋子里的沈丘笑了笑,“正愁找不到理由离开啊。”

    虽然他现在只有初识体,可进化等级也远高于这群没进化的原始人。聪慧的六识能够让他隔着墙听到这些话语。

    “哐哐哐。”正在此时,沈丘的门被敲响了。

    “什么事?”沈丘打开门一看,只见来人一身雪白的裙子,脸上洋溢着俏皮的笑容,这架势正是小云。

    “能让我先进去吗?”小云笑着说道。

    沈丘侧身让她进了屋。

    “沈丘啊,你看自从你病了以后也没怎么笑过,导师也觉得继续让你在这个不高兴的地方带下去也不合适。明天就跟第一批人回去吧?”小云装作很关心沈丘的样子。

    “好。”沈丘点了点头。

    小云倒是怔住了,没想到他如此干脆,接着便是大喜,“那太好了。额,我的意思是你终于不用整天愁眉苦脸了。”

    几日后,沈丘望着自己房间的东西。

    “沈丘,收拾好没快点啊!”小云已经在外面催了。

    “算了,开始新生活吧。”正打算转身离开的沈丘,突然又看到一个东西。

    那是一块怀表,打开一看,有着一张自己和另外一个女孩的照片。

    沈丘,想了下,带走了它。

    飞机的身影穿梭在云霄,沈丘望着窗外的蔼蔼的白云。

    没想到,还在使用这般低级的飞行道具。

    十几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了C城,S省的省会。

    沈丘只是背着个双肩包,也没管其他队员,直接走了。

    跟据自己知道的零碎记忆,沈丘来到了自己的出租房。打开房门入眼的是一个简陋的屋子,一室一厅,简单的装修和家具,一看就是很便宜那种。

    主要还是因为沈丘一直将心思扑在了学术上,而那些奖金,科研费,根本不足以在这个城市立足。

    “嘶。”沈丘脑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

    一个女孩站在一辆炫酷的法拉利外,精致的装容和漂亮的衣服,沈丘不得不承认这是个美女。而让他真正惊讶的是,这位美女正是怀表中的那位。

    只见她哭着说:“你知道吗。从头到尾我都是爱你的,可是我实在受不了了。别人都知道我有个博士男朋友,可他们不知道,几乎每次过生日,都是我自己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也是一个人。”

    她顿了顿,调节了自己的情绪,脸上还带着泪痕的笑道:“你看,这衣服漂亮吧。我好喜欢。可你却给不了我。”

    “走了嗨,跟着书呆子说什么呢。”一个年轻人揽过她的腰。

    接着沈丘所看到的就是法拉利那性感的车屁股以及她转身的那一滴泪水。

    “啊!”沈丘大吼道,浑身都在颤抖。

    “可恶!”沈丘感觉到了自己的情绪被以往的记忆所影响了,原先的主人灵魂力确实很强!

    “呼呼”坐在沙发上的沈丘喘着气,缓解着自己的情绪。

    可那种涩涩的苦感依旧在心头难以消逝。

    不知道这个时代的酒水怎么样?想着沈丘就出了门。

    夜里的C市被霓虹灯所笼罩着,这正是年轻人们释放自己的时间。

    沈丘抬头看了头上的招牌,“夜未央”三个大字在不断地闪烁着。

    刚走进去,一阵震耳的音乐就翻滚而来混杂着男女的尖叫声。灯光下男女们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空气中弥漫着荷尔蒙的气息。

    “一杯黑方。”沈丘坐在吧台凳子上根据记忆随便点了一杯酒。

    沈丘喝了一口,差点没吐出来,居然是这么糙口的酒?

    有些郁闷,他也没继续喝下去,而是想着以后的事情。

    学校他是不打算回去了,那种生活不适合他,最多去把相关的证书什么的领了。而看了以往的计划表,沈丘也是摇了下头就扔了。

    “来,妞,喝一个。”不远处,几个穿着随便的男子围着一个漂亮的女人调侃地说道。

    而那个女人却是偏头绕过那些人,目光凝视坐在吧台的沈丘,。

    此时的沈丘身着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以往看来绝对是一个呆头鹅的样子。

    可如今,这具身体里却是另一个灵魂,而这个灵魂更是史前的进化者。

    于是连沈丘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现在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这是一种令女人迷醉的气质,冷漠中带着高贵,忧郁而不颓废。

    这都是出于生物的自我本能,当看到一个更高进化层次的同类时。

    男子些随着女人的眼光看过去,也看见了显目的沈丘。

    “哼。”带头调戏女人的男子偏头示意了一下,立刻就有一个人走了过去。

    只见那人故意向沈丘撞去。就在快撞上时,却被沈丘一只手挡了下来。

    “怎么了小子,推我干嘛?!”那人先是一愣,接着用力推了沈丘一把。

    沈丘没有理他,只是端着手中几乎要洒出来的酒凑到他眼前。

    “诶,你小子!”那人见沈丘这个样子,有些恼羞成怒,挽起了袖子。

    “你……想喝酒吗?”沈丘突然转头看着他说了一句。

    “啊?”那人愣住了。

    “噗”接着沈丘两杯里的酒全部泼在了他脸上,淡淡地问道:“好喝吗?”

    “你找死!”那人发怒,一拳就向沈丘面门打去。沈丘直接一把抓住了他,“咯嘣”一声,反手就将其拧趴下,一脚踩在他身上。

    “啊!疼疼疼!”

    “妈的,找事儿是吧?!”其余人看情况不对劲也跟了上去助阵。

    沈丘看到了他们眼中闪过的一丝不屑,也不恼,伸出了五个手指,“五秒钟,给我消失。”

    “妈的!兄弟们上!”老大也怒了,招呼着兄弟们干架。

    没等他们怎么出手,只见沈丘飞快的打出了几拳,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

    只感觉眼前一晃,接着便看见几人鼻青脸肿地躺在了地上苦苦呻吟。

    沈丘拍了拍手,不顾众人的眼光,掉头就走了。

    而酒吧一角,一个眼镜男抬了自己的无框眼镜,面带惊喜地跟了出去。

    打了一顿人,原先主人的情绪散的差不多了,沈丘也是心情大好。

    要不是考虑到影响,哪用五秒钟,就是以现在他的实力,一眨眼他也可以杀掉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