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与想象中不同

第5章 与想象中不同

“所谓众生平等。可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是人类统领着世界,站在生物链的最高级俯视其他生物,以它们为食,用它们。但有些生物却因为各种机遇成了气候,有了灵智,从同类中脱颖而出。它们又经过漫长的积累最终获得了各自的特殊能力,有些幻化人形,就进入了人类社会。这么多年下来,它们的数量都达到了一个不小的数量。而且它们成了气候之后,体内基因变化,其后代中更有可能出现妖怪。这样以来,数目就更加多了。”

    一根烟抽完,韩铁又倒了一杯茶,泯了一口。

    “然而,同样人类在漫长的进化中,也有人发生了变异。拥有了不可思议的超能力。这些人为了维护人类的统治地位,就联合成一个组织。”

    沈丘越听越来精神,见韩铁突然停下不禁问道:“怎么了?”

    韩铁缓了下,继续说道,“后来这个组织越发成熟,这个组织叫做天盟,而这些拥有特殊能力的人就成了一个职业——猎妖师。”

    “然而猎妖师也是要吃饭的。而天盟本身是并不具有盈利性的。于是几百面前天盟内出现了一次巨大变革,大部分猎妖师退出天盟。天盟就成为了一个松散的组织。而退出的猎妖师有的各自为利,有的效力国家,为了生存大家都没办法。其中一战,二战,都有猎妖师的身影。”

    “但这些猎妖师毕竟还是人类的力量,他们仍然会镇摄妖物。只是没以前那么单纯了而已。”

    “那你呢?”沈丘不禁问道。

    韩铁不禁翻了白眼,“你说我要去用我的能力去谋利,我会混成这样?”

    “可你经营这么个茶馆,明显养不起你我。”沈丘一下戳穿了韩铁。

    “咳咳。”韩铁有些尴尬,“你听我说完,有些有能力的猎妖师不愿受到牵制,就自己立了门户,替一些人去斩妖除魔,顺便也养活自己。”

    “收钱不低吧?”沈丘揶揄道。

    “你这人是穷疯了怎么的?张口闭口就是钱。”韩铁有些无语,“亏你还是一个博士,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这点觉悟都没有吗?”

    “收钱是不低,但也得看人,什么贪官污吏黑心商人,咱不能多收吗?而穷苦百姓,咱少收点,甚至不收又怎么?”

    沈丘倒是挺认同这句话,没想到这韩铁还真有些觉悟。

    “好了,说也说得差不多了。”

    “等等,你刚才说的二级猎妖师是什么意思?”沈丘问道。

    “哦,差点忘说了。这人和妖都有等级之分。不然让你对付一个你根本对付不了的妖怪不是去送死吗?”韩铁伸了个懒腰,“这妖和人一样都分为八级,一级比一级高,而我是二级猎妖师。你估计也是了。”

    八级,倒和史前进化体系一样,不过你就一最低的觉醒体,就算二级?

    沈丘都不好说自己打他的时候就没怎么出力。看来现在的进化者都比史前低了一个层次。

    “你怎么知道你是二级猎妖师?”沈丘不禁问道。

    韩铁仿佛知道他会这样问,抽开一个抽屉,取出了一个小牌子,沈丘拿来一看,上面雕着青天白云,韩铁两个字刻在中央。

    “这是天盟猎妖师的身份牌,其他猎妖师由其他组织发,用特殊材料做成,可以测试自己的等级。”

    说着韩铁拿过了青天白云牌,沈丘感觉到他身上的波动,接着这牌子就发出了一股橙色的光芒。

    “红橙黄绿青蓝紫分别对应一到八级。”韩铁说到这,沈丘就明白过来那日韩铁身上的橙光是怎么回事了。

    “你试试。”说着又扔给了沈丘。

    沈丘接过牌子,也很好奇自己初识体的进化者,相当于现在几级猎妖师。

    结果沈丘一阵揉搓牌子,那牌子却是一动不动,反应都没有。

    “不对啊,怎么会这样?”韩铁又拿过来了牌子,一试,立马又出现了那股橙光。

    “没坏啊?”韩铁皱着眉头瞧着沈丘,“你小子不会是个古武者吧?”

    “古武者?”

    “嗯,对。要不怎么说人类是万物之灵呢?有些没有发生变异的人,根据以往古代的种种拳法心法,还真修炼出了所谓的真气。武力值也不低,可这些一般都是些世家或者家族才会有的东西,而且必须得从小练起,花费大量财力。看你也不像啊!”

    沈丘却是很惊讶,没想到现世的人类还钻研出了这种路子。

    “算了,不说了,可累死我了。”韩铁靠在房间的老沙发上,疲惫地伸了伸懒腰。

    “明天就来上班吧。兄弟。”韩铁懒洋洋地说道。

    沈丘回到了家,吃过了晚饭,躺在床上慢慢地去消化了今天韩铁所说的东西。

    妖怪?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些地方这么熟悉呢?好像和史前有关一样。

    想了半天也想不起什么,沈丘就没在多想,关上了灯,准备睡觉。

    沈丘奇怪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有很多的奇怪的人集结在一起,正在向着一群有着机械肢体的军队发起进攻。而一个身材颀长身穿盔甲面带狰狞面具的男子站在变异人这一边指挥着战斗。

    沈丘则是从身穿盔甲的男子的视野看着这一切。

    “将军!”一名长着翅膀的的人来到男子面前。

    “怎么?”男子沉声问道。“对面来的兵力远远多于我们。”羽人咬着牙,“估计兄弟们得折在这了。”

    “啪!”男子一巴掌甩在他脸上,怒吼:“滚!没用的东西!有我在怕什么!”

    “是。”羽人望着将军有些斑白的鬓角眼中含泪。

    接着沈丘看到了将军和几个巨大的机甲大战。将军毁灭了最后一辆机甲,可他自身也身受重创。

    正在此时,忽然地动山摇,地层猛地塌陷,周围一下上升将两支队伍掩埋了起来。而最后一刻,将军的面具破裂,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孔,沈丘一看,竟是自己!

    沈丘一下惊醒了,身上全是出的冷汗。

    他知道那不是梦,那是在无数年前曾真实地发生过一幕,而自己就是那个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