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听了会让人怀孕的磁性男声

第二章听了会让人怀孕的磁性男声

想着,关晚晚忍不住又自恋起来。

    要不是这场合不对,她真是分分钟想把包里的小照妖镜拿出来好好臭美一番。

    “唉,我说你还笑什么呢!”

    娘气男人不满地伸出一个漂亮的兰花指,瞪着一双从面具中露出的画眼线的眼睛,愤怒看着唇角弯起的关晚晚。

    娘气男子一个出声冷不丁把关晚晚吓了一大跳,她立即听话地抿起上扬的唇角,做出一副乖乖的表情。

    然而她心中却还是腹谤着,这娘炮什么眼神!她笑得那么不明显,竟然都被他发现了!

    “,你先上去换身衣服,我随后就来找你~”娘气男子撅着兰花指,不舍地拉着身边高大的男人说道。

    “嗯。”

    男人戴着银色面具,看不出情绪有什么波动,他薄唇轻溢出一个字,出口的嗓音低沉又极具磁性。

    只是一个简单而短促的“恩,”她不由得一愣,心想,这不就是传说中听了会让人怀孕的声音嘛?

    艾玛,可惜了这嗓子,身材,帅气的轮廓……怎么就去当了个gay呢!

    唉,算了,幸好不是她男朋友。

    “您这边请!”

    收回心思,关晚晚做了个礼貌而标准的服务生邀请的动作。

    戴着银色爵士面具的男人睨着关晚晚伸出来的一只小手,狭长而深邃的黑眸闪过一丝精光。

    她的手纤细白长,细腻柔嫩,一看便是娇生惯养长大的,这双手与她今日的装扮,似乎……不太相符。

    不动声色地收回打量的目光,男人迈着修长而笔直的长腿,优雅离开。

    身后,关晚晚急忙跟了上去。

    走上铺着红色柔毯的楼梯,酒店二楼长长的走廊有着许多精致的休息房间。

    戴着银色爵士面具的男人走在前面,关晚晚走在后面,小眼神忍不住时时朝男人英俊的侧面轮廓瞟去。

    这男人真是越看越帅,卧槽,真希望他正面长得像恐龙,不然关晚晚真就还解不开这心结了。

    想着,关晚晚正想再偷看男人一眼,目光却在下一瞬瞟到一群熟悉的人!

    双眸不自觉瞪大,关晚晚心中咯噔一下,这下玩儿完了!擦,怎么遇着他们了!

    “哎哟……”

    关晚晚突然装模作样地叫了一声。

    前面的男人成功地被她的叫声打断脚步,他停了下来,转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蹲到地上的关晚晚。

    “这位客人,真是对不起,我突然肚子好痛!”关晚晚痛苦地捂着肚子,一张清纯小脸皱成了包子,“你能不能自己先走着?我需要去上个厕所……”

    男人双眸平淡看着她,面具底下的剑眉却轻轻蹙了起来。

    “嗷~不行了!”关晚晚眼见男人身后的一群人越走越近,她赶紧当机立断道,“我憋不住了,必须去厕所,客人您见谅!”

    说完,关晚晚低头弯着腰起身,转身飞快地跑了。

    身后,男人看着关晚晚跑得没了影子的方向,银色面具下的深邃双眸,闪过一丝精光。

    “薄生?”

    身后传来关国生的喊声,男人转过身。

    “哈呀,真的是你,薄生,什么时候到G市的?怎么也不说一声!关叔让人去接你。”

    关国生一张经过岁月沉积的脸看起来沉稳正气,面上的笑容永远亲切礼貌,他虽是C市第一富豪,但为人处事却极得外界盛誉,是有名的慈善家。

    “不敢,”男人薄唇低沉出声,语气温和谦卑有礼,“关叔,是薄生该来拜访您才是。”

    关晚晚一口气跑下二楼,她轻车熟路地躲到一楼女洗手间处,靠在墙壁上,胸口起伏着喘气。

    艾玛,这世界太小,她都站不住脚!

    这么快就遇到她老爹,真是,她还打算给他个惊喜呢!

    唉……不对啊!

    关晚晚突然惊醒过来,她爹来这里干嘛?

    今天不是明轩参加的一次什么商业舞会吗?

    她爹又不会跳舞,也不喜欢参加什么商业宴会,来这里干嘛?

    虽说这酒店是自家的产业,可她爹俨然不会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难道是什么特殊日子?

    关晚晚细眉轻蹙,掐着纤细白皙的指尖算了算,擦,今天不是什么日子啊!

    唉,算了,管他的,大概是有什么事要做吧!

    想着,关晚晚就酱紫潇洒地把她老爹抛之脑后了。

    嗯,还是去找明轩吧。

    本来她刚刚就是想要去找他的,谁知却遇上那个帅到爆的gay,打断她的好事。

    关晚晚平复了下胸腔,她顺便进洗手间去上了个厕所。

    出了洗手间,关晚晚这回没再端酒盘了,她径直走入大厅,去找明轩。

    把整个大厅都逛遍了,其中还有不少男子跑来和她搭讪,她都一一婉拒,可是关晚晚却还是没找到明轩。

    “奇怪,明轩上哪儿去了呢?”

    关晚晚纤细的身子靠在舞会角落,纤细白长的指尖轻轻摩擦着下巴,小嘴低喃着出声。

    水眸轻轻抬起,她还是不死心地再往人群中看了几眼。

    “嗷呜,怎么一转眼人就不在了呢!”关晚晚气恼地跺了跺脚。

    就在她待在原地心焦时,大厅的灯光突然亮起,舞台上上的灯光尤为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