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序章

第1章 1.序章

“锵!锵!轰!”

    头发长及腰间的黑发狐耳少女用长刀砍飞迎面而来的两发冰枪,一个后跃躲开紧接着而来的火球。她抬起头,红色的竖瞳紧盯着自己的对手——一名同是有着一对狐耳的白发少女。

    “夹击她!”

    白发狐耳少女眯了下海蓝色的眼睛,下达新的命令。两只元素狼让开中间给它们的主人用法术缠住敌人,从两侧朝黑发少女狂奔过去。

    “又是这招?!”看着眼前的敌人攻势,黑发少女用放弃的语气说了一句话。

    左右各有一只元素狼正在袭来,而正前方的白发少女抬起手,随着手中旋转的蓝**法阵,两根新的冰枪正在凝聚。对此时的黑发少女而言,这可是个大危机。

    “同样的招数可不会一直生效!”

    黑发少女握紧双刀,朝左侧的元素狼冲过去。两根冰枪带着破风声射了过来,黑发少女看准时机,右手长刀连挥两下,成功地将冰枪格挡开,不过代价是整个人停在了原地。

    元素狼后腿一蹬,张开狼嘴扑向黑发少女。

    但停在原地的黑发少女嘴角露出一丝得意,左手手背上一个巴掌大,图案是外圆内三角形的魔法阵一闪而过,左手长刀瞬间附上了火元素。

    鲜红色的长刀打横一挥,一道红光闪过,还在半空中的元素狼被一击秒杀,发出一声悲鸣后化为最原始的魔力粒子散开。

    黑发少女没有停下,右脚,腰间同时发力,整个人转了起来。

    当视野边缘内出现另一只元素狼的时候,左手长刀调整好角度,对剩下的那只元素狼投掷出去。

    长刀在空中旋转几周,准确的命中了元素狼的头部,顺利的将这只元素狼解决掉。可没等黑发少女高兴,再一次把视线转向白发少女,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淡白**力弹正在距离自己眼前不到十厘米的地方漂浮着。

    “啊哈哈哈~,又输了啊。”黑发少女叹了一口气,刚才还因为破掉两根冰枪和两只元素狼而高兴的脸现在只剩下一片沮丧的神色。

    “啊!好痛!我说!希露芙!都这样了就没必要那么大力了吧!”淡白色的魔力弹往前一动,撞在了黑发少女的额头上。黑发少女被这一下撞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左手捂着被魔力弹击中的地方,右手举起来,对白发少女挥舞着表示抗议。

    “姐姐,这都是为你好啊。”白发狐耳少女也就是希露芙面露难色,用右手挠了挠脸颊。

    “有什么关系!反正莱纳也不在这里!呜,打的还这么痛。”黑发狐耳少女慢慢站起来,左手不小心碰了一下已经红肿的额头,疼得两只黑色的狐耳不停地抖动。

    “那是因为蒂娜你总是遗忘上一次的失败,不下点重手,怕的就是你下次又犯重复的错误。”

    “诶!有什么关系嘛!最后我都认输了,下手就不能轻一点吗?”

    一名棕发棕眼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本书和一个纸盒从远处走来,蒂娜见到莱纳回来了,鼓起脸颊,觉得这规定太严肃了。

    两个人对视着,气氛一度很僵持,希露芙却毫不在意两人像是要吵架的气氛,自顾自的走到边上大树下的椅子坐下,吃起了放在桌子中间的点心。

    在对视中,蒂娜慢慢的开始示弱,头上的一对狐耳也随着盖了下来,最后耷拉在头上。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蒂娜敌不过莱纳的眼神,最后闭上眼睛,像是小孩子一样,说。

    “这也是为你好,在外面和人真正打起来的话可不会有手下留情这种说法。来,把手放开,我看看。”

    莱纳见蒂娜认错,先是走到桌子边,把手上的书和纸盒放在上面,回头拿开蒂娜一直捂着额头的左手。看着红了一片的额头,莱纳抬起右手张开。

    “治愈。”白色的圆形魔法阵以莱纳的手为中心展开,一些白色的光点从魔法阵飘落在蒂娜的额头,不到一会她额头的红肿就消失了。

    “去吃点心吧,刚才泰勒管家吩咐下人去买了你们最喜欢的点心。”

    “嗯!”

    听到莱纳话里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蒂娜又变得精神起来,可一转身她就看到自己的妹妹希露芙早已打开纸盒,正从里面拿点心吃。

    “啊!希露芙留一点给我!”

    蒂娜连忙跑过去和自家妹妹抢吃,莱纳摇了摇头,走到桌子的另一边坐下,将放在桌子上的书本打开。

    “对了,刚才泰勒管家叫你过去干嘛?”

    和自己妹妹在抢点心的蒂娜突然停下来,转过头来问莱纳。

    “没什么,泰勒管家一是叫我去拿点心,二是通知我三天后启程,到位于贝塞德城的伦德尔魔法学院进行入学考试。”

    “那莱纳你打算去吗?”

    蒂娜和希露芙有些紧张的看着莱纳。

    “去看看再说,听说伦德尔魔法学院的图书馆书很多,如果入学考试不难的话,倒是可以在那里逗留一段时间。再说奥克兰图书馆里要看的书都差不多看完了,不过你们两个去吗?”

    莱纳刚把头转过去就看到两双闪烁着高兴的眼睛,顿时就想起了她们两个和自己的表姐可是很合得来。

    “去!”两只狐狸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唉,希望到时候不要闹出什么大麻烦就好,不过你们到时候要进行入学考试吗?”莱纳叹了口气,祈祷到时候不会搞出什么问题。

    “入学考试?”蒂娜偏了一下脑袋,一脸你在说什么的表情看着莱纳。在她旁边的希露芙有些尴尬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就是前一段时间法丝蒂一直和你们说的事,你不会是都忘记了吧?”

    “嗯……嗯……嗯!忘记了。”

    蒂娜闭着眼睛,皱紧眉头苦思冥想后,一脸正经的睁开眼睛,认真的回答莱纳。

    “我说你啊,好歹涨点记性啊……希露芙你跟她解释一下吧。”莱纳动了动口,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让她最重要的妹妹希露芙来说明。

    “入学考试就是…………”在旁边,希露芙拉着蒂娜开始解释和说一下前段时间法丝蒂回来说过的事。

    听着旁边两姐妹那清脆的声音,莱纳慢慢的开始了走神,回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

    莱纳以前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以前只是个职业玩家,在玩的是一款名为《提尔世界》的游戏。

    当时他刚带完公会内的新人团打过一个副本,准备下线休息,可出现在眼前的并不是熟悉的自家游戏舱打开后的景色,而是出现在一间大的有些过分的陌生房间内,自己则是躺在一张床上。想要抬手撑着床坐起来,却惊恐的发现自己不知为什么变成了一个婴儿。

    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考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名棕发棕眼的中年男子带着仆人打扮的人推开房门进来,中年男子一路走到床边,用悲伤的眼神看了自己好一会,转身对仆人说了几句话后就离开了房间。

    接下来的时间里,重新学习语言,成长,在自己五岁的时候,终于从细心照顾自己的仆人那里知道一些情况。

    自己现在已经是处于游戏内的世界,一个魔法世界。所幸上一世的自己也是个孤儿,来到这里后算得上牵挂的估计也就发达的科技和两个有很深交情的朋友了。

    不过现在自己的身份也和上一世相差不多,这具身体的父亲在自己还没出世就已经因为重病去世,母亲则是难产致死,可以说一生下来就没了父母。当初第一眼看见的中年男子则是母亲的哥哥,艾基尔·西蒙侯爵,露娜芙王国的贵族,现在是主导王国内魔导技术研究的重要人员。

    刚才谈话中提及到的法丝蒂全名是法丝蒂·西蒙,是艾基尔的女儿,年龄上大自己一岁,现在正在伦德尔魔法学院上学。

    “莱纳,我要入学!”蒂娜那元气满满的声音打断了自己的回忆。

    “那个,我也想,可以吗?”希露芙的气势弱于她姐姐蒂娜,不过也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当然可以,不过你们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到时候在入学考试上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不要表现的太过出色,要知道现在你们的实力可比大多数同龄人强太多了。到时候表现太强的话可是会很容易会被拜托各种麻烦事。”

    莱纳翻开书本夹有书签的那一页,左手撑着脸颊,有些漫不经心的说着。

    蒂娜和希露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还有,今天的练习你们做完了没?”

    不过紧接而来的话就让蒂娜的脸上的喜悦瞬间就变成了苦瓜脸。

    “姐姐,去做吧?点心等下再吃吧。”

    虽然莱纳没有再说话,不过希露芙还是站了起来,拉着自己的姐姐走到前面的空地开始练习。

    莱纳给两人做了一套针对性的练习方法,姐姐蒂娜的练习是用武器切开树上飘落的树叶,现在蒂娜已经能做到将一片落叶在落地前切开两次,不过成功次数还不稳定,所以莱纳要求她每天要成功五十次。

    希露芙的是找一块较为坚硬的小石块,将它抛上半空,然后控制魔力弹不断的将小石块击飞,并且逐渐限制其上升的高度和移动的范围,每次的次数要求是100,成功回数为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