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楚帅说评书

第4章 楚帅说评书

随着周台长的离去,楚风的军令状也算坐实,他目光有些得意,在座位上坐了下来。

    “兄弟你牛!”王俊成实在找不出另一句像样的话形容楚风。

    “那是自然,不是我吹,我近日突袭了《电台黄金主持人速成》、《播音主持三百条禁忌大招》、《如何取悦你的领导》等书,你就等着重回垫底吧!”

    一个月的牛已经吹出去,楚风心中已有对策,这年头最多的就是无聊的网民、水军,到时候自己花点钱,还怕打造不出来一批听众,回来只需要从综合办公室的朱莉那里搞到王俊成的收听数据,自己针对以下就可以了。

    “楚风,我接受你的挑战!”

    一个悦耳到足以融化南极冰川的声音打断了楚风的思绪,他抬头一看,江雅婷美到令人窒息的面孔出现在自己眼前。

    楚风刚要开口,江雅婷却蹬着高跟鞋咣当当的走开了。

    “我什么时候要挑战她了?”楚风一脸疑惑。

    “还没挑战?你不是说了半年之内要成为楚州电台最火的主持么,江雅婷‘天使之声’正是我们电台的综合榜第一节目。”王俊成一脸笑容,道:“看来你和江美女之间的梁子已经结下了,谁都知道她对于工作一丝不苟,你今天这话已经触动了她的底线,祝您好运!”

    楚风张大的嘴巴,没想到自己无意吹牛竟然会有这样的结果,不过想想也是很有挑战,把美女踩在脚下,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不过江雅婷粉丝众多,自己想要踩她可比王俊成这个二货难多了,手头资金有限,估计花光也不及江雅婷百分之一,看来还得找奉先帮忙。

    巧妙的避开了李主任,楚风坐上王俊成的大路虎离开的楚州市电台,他租的房子在楚州市的LC区,作为华夏的一线城市,楚州市的房价贵的离谱,就是租,楚风也租不起市区这一片的。

    汽车很快驶入LC区,周围的大楼开始破旧起来,楚州市未来三年的规划重点便是这里,不少地方已经开始拆迁。

    “我说兄弟,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住这里,从电台开车到你家足足开个一个多小时,我在电台附近有好几套空房,闲着也是闲着,你搬去好了。”

    “我不去,我住这是要时刻提醒自己努力奋斗!”楚风关上车门,对王俊成道谢一句,便朝家走去。

    打开房门的钥匙,五十平方的小屋对于一个单身男人说已经足够宽裕。

    拉上窗帘,楚风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背包,把金锭都掏出出来,摆在桌上,摸出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才点上一根烟,斜靠在破旧的沙发上,拿起一个金锭思索起来。

    汉代的金锭拿到现在已经算是古董,伴随自己穿越而来的金锭,也没有刚拿到时候那般光彩夺目,岁月的痕迹隐约已经留下。

    通过古工艺品是考察当时文化的发展很有效的方法,如果拿出去直接拍卖,价值绝对比回收黄金要大的多,想到这,楚风打开手机,搜索起楚州市的拍卖行来。

    排名最高的算是楚州市金典拍卖行,这个拍卖行楚风也有所耳闻,每周末都会有拍卖会举行,不过参加拍卖的人员都要经过资产评估,金典拍卖行是不会放任何外人进去。

    今天是周五,距离拍卖还有两天时间,应该还算充足,决定了如何处理金锭,楚风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进入了梦乡。

    下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点多了,楚风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背上背包,在楼下吃了碗面条便打车前往金典拍卖行。

    金典拍卖行占地极大,作为楚州市顶尖的拍卖行,二十三层独栋大楼气派非凡。

    楚风刚一进门,气质上乘的迎宾小姐便迎了上来。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

    “我想卖些藏品,请问在哪里可以交易验货?”楚风第一次来这种高档场所,心情还是有些激动,好在主持节目半年,对于自己的把控还是不错的。

    “好的,我带您去贵宾室,我们会有专门的鉴定师与您洽谈。”说着,便把楚风领到了一个装修古朴的房间内,没一会,便送上一杯茶水。

    “您稍等,鉴定师一会就来。”

    时间一分过去。

    “砰!砰!辟!”敲门声音传来,楚风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只见房门外站着一名,穿着西装,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的中年男子,他一看楚风,当即微笑道“您好,我是金典拍卖行的银牌鉴定师刘忠。”

    “刘鉴定师您好,我叫楚风,快请坐。”楚风心情忐忑,对于未知的价格,心情难免有所激动。

    “谢谢。”刘忠微笑道,直接关上了房门。二人在沙发上坐下。

    “听说楚先生有东西要卖?”刘忠笑容灿烂,职业涵养一目了然。

    楚风微微一笑,直接打开了自己带来背包,背包中除了金锭并无他物,楚风一个一个拿出,二十个金锭整齐的摆放在桌上。

    “金锭?这个东西倒是麻烦。”刘忠眉头一皱道。

    楚风一怔。

    麻烦?难道这个并不值钱?

    “先等我鉴定一下再说。”刘忠戴上手套,从包里取出工具仪器,拿着一个金锭来到工作台前,开始鉴定起来。

    楚风也不敢打扰刘忠,干脆掏出手机查询了一下,这一查,心情有些低沉,网上都说这玩意也就按照黄金价格回收而已。

    突然,刘忠眼睛一亮,放下手中的金锭,回到沙发前,笑看向楚风,“楚先生,根据我刚才的观察,这应该是三国时期的金锭,三国的金锭并不是纯金的,那个时代的工艺比较差,金锭中铜的比例不占少数。”

    “原来这样,你干脆说,这些值多少钱吧。”楚风点了点头,和刚才自己查的差不多,本来还想拍卖,看样子这东西并没有什么收藏价值,干脆直接卖了算了。

    “照市场价吧,我干脆,你也干脆点,150万!”刘忠脱下手套,开口道。

    “150万…”楚风沉吟一声,随即道:“好,就按你说的价格,我着急用钱,你们可以直接回收吧。”

    “这个自然,我金典拍卖行不仅能寄卖,也可以回收,如果楚先生下次有好东西,可以直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请收下。”刘忠从包里掏出一张精致的名片,递了过去:“那楚先生稍等,我来安排一下交易。”

    “好的。”楚风接过名片,点了点头。

    虽然这个价格和自己想象中有误差,不过还是可以接受,自己这些年下来卡里也只有三万多的存款,一百五十万已经很多了。

    接下来交易的内容还是比较简单,签订了一下合同,一百五十万通过网银已经转到了楚风的账户上,刘忠客气了几句,也就离开了。

    楚风在金典拍卖行稍作休息,便打车离开。

    到银行在柜台工作人员诧异的眼神中,楚风把五十万存了三年的定期才离开。

    有了人生第一笔存款,还是数额不小的存款,楚风现在的心情可谓春暖花开,晚上破格吃了一份牛排,才回到家中。

    坐下之后,楚风打开电脑,登陆到了楚州市电台的贴吧。

    里面的帖子琳琅满目,都是江雅婷、于雪婷等人的帖子,甚至连王俊成都是迷妹在互相怒怼,楚风翻了半天,居然连自己的字眼都没有出现过。

    “这可不是一个好的现象!”楚风摸了摸已经剃光的胡须,作为楚州市电台未来的一哥,刷刷存在感是很有必要的。

    他注册了一个ID名为永远的风帅小号,双手飞舞,很快一篇关于自己的帖子就出现在了楚州电台的贴吧之中。

    标题名为《隐藏在黑夜之中的王者》,内容潇潇洒洒得有数百字,从浅入深的介绍起自己以及‘心灵老母鸡汤’这个节目,临了又在手机中挑选了一张疑似被偷拍的照片发了上去。

    没一会,楚风的帖子便有人回帖了。

    ID名为俯瞰众狗的账号:怒占一楼。

    楼上便秘:怒占二楼。

    俯瞰众狗:楼上傻X。

    楼上便秘:同上。

    两个人便在楚风发的帖子中怒怼起来,又刷新了半个小时,多是围观的吃瓜群众,居然没有一个人直接回应楚风的帖子,这让楚风很是愤怒,干脆关闭了电脑。

    定好闹钟,楚风便睡起觉来,梦里自己力压群雄,成为电台一哥,他翻来覆去,醒来的时候,已经半夜两点。

    居住的地方离楚州电台很远,楚风叫了辆专车,平日里他都是晚上坐公交车提前到台里等待。

    一路无话,到电台的时候已经三点半,路过王俊成的直播间,这货正在和无知少女聊情感话题,楚风不便打扰,提前来到了自己的直播间。

    百无寂寥的等到了四点,楚风便进入了工作状态。

    “哈喽啊,大家好,又到了‘心灵老母鸡汤’的时间,我知道,你们一定都睡了,但是,故事不能停止,本帅最近熟读三国,有些心得要分享一下!今天,就讲讲三英战吕布的故事!”

    一如既往的开场白,不过今天的内容有所不同,得了吕布的好处,楚风今天干脆说起了评书。

    “话说那日虎牢关下,春暖那个花开,百花那个齐放,诸侯云集。这普天之下豪杰,说到帅,当然是吕布吕奉先。两军阵前,吕布身着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手持方天画戟,坐下嘶风赤兔马。真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马帅,人更帅!”

    “吕布大喝一声“吕帅在此,谁人比我更帅!“话音未落,幽州公孙瓒,舞动胡须便冲上前来,公孙瓒这个渣渣,衣衫褴褛,道貌岸然,竟然敢出来跟吕布比帅!可惜奉先两米多的大身高承托下,公孙瓒短腿无疑是自取其辱。”

    “奉先丢戟,轻轻秀了一下炽热的肱二头肌,公孙便招架不住,他努力的鼓动肌肉,连个凸起都没有出现,在一帮人的倒喝彩连滚带爬的朝着自己军阵跑去。“

    “这时,突然冲出来一黑脸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