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鬼地

第2章 鬼地

这句话还真管用,正在飞奔的罗林顿时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他的脚下像是生了钉子一般再也不肯向远处逃走了。

    “你,你说什么,可以让我当魔法师?”罗林转过身,一字一顿地说道。

    见自己这一招果然奏效,老者不由松了一口气,暗自叮嘱自己千万不能再动怒吓到眼前这个小子了,不然自己还不知要在这个该死的地方孤独的待上多久。

    想到这里,老者对着罗林一龇牙,露出一个自认为很是友善的微笑,可是在罗林看来他这一副尊荣却是比之刚才更加阴森恐怖了些。

    “额,这个,小子,本大人刚才自然是说可以让你当魔法师,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老者言语中带着一丝诱惑。

    “我,我刚才做过了测试,精神力只有常人的两倍,根本没有达标!”罗林小脸上闪过一丝黯然。

    老者嘿嘿一笑,“小子,不就是精神力差了一点么,没有关系,只要按我库斯所说的去做,本大人保你能通过测试!”说着,他搓了搓干枯的手掌,期待地看着眼前这个少年。

    “要我做什么?”罗林脸上闪过一丝警惕之色,眼前这老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可别被他蒙骗了。

    老者尽量用柔和的声音说道:“小子,本大人让你做的事情一点也不难,喏,就是这块白色石头,你往上面滴上一滴鲜血就可以了。”

    罗林当下不由踌躇了,虽然生活在泊桑镇一个穷苦的家庭中,但是他还是听说过许多魔法邪术都是以人的鲜血为载体进行的,所以对方提出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使他有些犹豫不决。

    活了上千岁的库斯自然看得出罗林的顾忌,但对方对于魔法师的那种渴望他能够体会得到,当下不由更加镇定,“想必这种能让一个普通人一跃成为魔法师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其中的难度,就算此刻一个圣域魔法师站在你的面前都不一定说能百分之百达到吧,现在本大人可以办到,你想要一点风险也没有,你自己觉得可能么?”

    罗林知道眼前这个老家伙说的倒是不假,若是能很容易将一个普通人变成魔法师,那魔法师的地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高高在上了。

    如果能成为魔法师,那他家里的情况就会很轻易的得到改变,他的母亲,他那坐在轮椅上的弟弟,他那为了生计而身体严重透支的父亲,都会因此而受益,心中经过激烈的角逐,罗林决定赌一把,若是失败了,自己最多也就是一死,嗯,死了也会给家里减轻一点负担,但若是成功了,那好处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想到这里,罗林走到了那块白石旁边。

    “小子,这就对了,想要有所回报,付出是必不可少的,提醒你一句,这块白石会让你吃些苦头,一会儿忍着点。”库斯眼中精光一闪说道。

    对于罗林来说,吃苦他并不害怕,他害怕的是家人对他失望的眼神,他害怕的是眼看着家里穷困潦倒而自己根本帮不上半点忙的那种无力。

    不再犹豫,罗林蹲下身来,咬破食指,转眼间,两三滴鲜血便滴在了那块看似普通的白石之上。

    身体呈半透明状态的库斯,此刻脸上现出了紧张的神色,一瞬不瞬地看着罗林。

    那白石竟似海绵一般将表面的鲜血眨眼间吸收个干干净净,旋即,白石竟然虚化起来,它的颜色逐渐变淡,片刻之后地上竟是空无一物了,令罗林惊讶的是,那块白石竟是出现在了它的脑海之中!

    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它就在眉心之下的一个地方,那白色的纹理,那锋锐的棱角,正是刚才自己滴血的那一块,只是个头小了不少而已。

    等待了半晌,库斯盯着一脸平静的罗林,狐疑地问道。“小子,你没感觉到疼痛?没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适?”

    罗林茫然摇了摇头,讷讷道:“似乎,似乎头脑清楚了很多,嗯,想东西似乎也快多了!”

    库斯一对深陷在眼窝里的眼珠差点瞪出来,他可清晰地记得当年自己得到这块白石,滴入鲜血后的情况,简直是疼得死去活来,足足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算结束,他也记得这一千多年来,那些来到此地,滴入鲜血的那些人都失败了,甚至……但是眼前这个瘦弱的小子炼化白石怎么没有半点痛苦就成功了!

    “好了,库斯大叔,我都按你说的做了,现在赶紧让我成为一个魔法师吧!”罗林急切道。

    库斯不由气不打一处来,“我还做个屁,你现在已经稳稳地可以成为魔法师了!”

    “啊!真的,库斯大叔你可不要骗我。”

    “哼,不信你再去检测一下,真不知道你小子是个什么怪物,竟然这么容易就炼化成功了!”库斯若不是一个灵魂体,此刻早就上前揍对方一顿了。

    “对,对,再去测试一下,我,我说不定就会通过测试了!”想到这里,罗林跟库斯打了一声招呼便狂奔而去。

    他没有发现的是,库斯的身体竟然随着他的奔跑而不断移动着,始终不离他身体周围。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了,虽然这块神秘的白石不再属于我了,但是这也比孤独的在这里度过上千年要好得多!”库斯低低自语着。

    “啊!”正在奔跑的罗林突然怪叫一声,将正在感慨着的库斯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怎么了!”

    “碎,碎骨,还有骷髅!”罗林颤抖的声音传来,虽然从小就经历重重磨难,心智比之同龄人都要成熟不少,可是罗林毕竟只是一个只有十岁的孩子,此刻他发现自己脚下竟然踏着一小堆白骨,不由大叫出声。

    “哼,不就是一堆白骨么,等你成为了魔法师比这恐怖得东西多得是!”库斯满不在乎道。

    罗林平复了一下心神,向着周围看了看,不由脸色一白,这才发现自己之前跑出镇外,竟然慌不择路来到了一处被镇上人称作是‘鬼地’的地方,据说这里十分邪门,来到‘鬼地’就意味着死亡,镇上老一辈人说已经有好几个镇民都死在这里了,他们的家人有的还想要来收尸,但是无一例外的竟然也都死在了这里,久而久之尸骨也就曝露在这里没人管了。

    忽然间,罗林脑中灵光一闪,两眼死死盯着漂浮在空中的那个皮包骨的老者,语气微寒地说道:“这些,都是你做的吧?”

    库斯一愣,旋即嘎嘎怪笑起来,“小子,算你还有点头脑。”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刚才你也对我没怀好意,对不对?”罗林语气更加冷了。

    “哼,你别摆一张臭脸给本大人看,就像方才我说的那样,既然你想得到一步登天的机会,那么你就要做好付出相应风险的准备,我的确为了离开这个鬼地方勾引过他们,但是,若不是他们自愿尝试,我一个灵魂体根本不能对他们做出什么来的!是他们自己承受不住炼化白石的痛苦这才身死的。”

    不可否认,库斯说的这些都没有错,就像方才罗林听到能让自己一下子成为魔法师,他确实抵挡不住这种诱惑,就算是死,自己都会要尝试一番,好在自己炼化成功了,而脚下那一堆堆白骨可是没有这么好运了。

    罗林叹息了一声,弯下腰捡起地上的碎石块将一堆堆白骨掩埋起来,心中默念,“各位前辈,你们一路走好,愿神保佑你们在另一个世界生活得喜乐安康……”

    做完这些,罗林收拾了一下衣衫,快步向着泊桑镇的方向跑去,一边跑,他一边将两个手指含在嘴里,随即一声声尖锐的口哨声远远传了出去。

    “嗒嗒嗒……”不一会儿,一头黑色毛驴从前方飞奔而来,它的速度很快,眨眼间就来到了罗林近前,只见它两个前蹄高高抬起,大脑袋一扬,摆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姿势。

    “行了,小黑,别耍酷了,赶紧回镇上去,也不知道测试结束了没有!”罗林跃起,跳上了驴背。

    这头黑色毛驴与罗林是半年前结识的,为了改善伙食,罗林时常偷偷跑到镇外捕捉一些野味来烧烤,在一次烧烤中,不知哪里跑来一头毛驴,死皮烂脸蹭他的烤肉吃,之后凡是罗林去镇外,这头毛驴都会叼来野兔之类让罗林帮它烧烤,对于这头不吃素专吃肉的毛驴,罗林也很是喜欢,一来二去一人一驴便是混熟了。

    毛驴对于罗林没有夸奖自己似乎很不满,它冲罗林使劲打了两个响鼻,这才掉过头载着他向泊桑镇飞奔而去,毛驴的速度极快,只是五六分钟便来到教堂门前的广场上。

    此刻,检测已经接近了尾声,开始有三三两两的人离开了,他们见罗林骑着一头毛驴急急忙忙赶来,都有些诧异,因为不久前罗林检测闹出了不小的震动,所以这些人都饶有兴致的又折返了回来,他们想要看一看这个方才在魔法师的检测中前一刻还是天堂而后一刻却是地狱的小家伙到底有什么事。

    “道格大人,请您再为我做一次魔法师的检测,我想方才应该出了什么问题。”罗林三步并做两步便来到测试人员跟前说道。

    “罗林,难道你不相信光明教廷的测试仪器么?”道格有些恼怒地说道,对于像罗林这样不死心的小家伙他也是碰到不少,他知道,这些人一直以为自己是天纵奇才,往往对于测试结果所表现出来的落差不能接受,所以他们就会找出这样那样的借口要求重测,但是无一例外的这些人都会失望而归。

    “不,不,大人,我方才测试的时候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可能就导致了我的精神力不足,现在我身体没有事了,所以请道格大人再帮我测试一下,说不定我的精神力就够了呢。”

    “果不其然,又是一个自命不凡的家伙。”道格心里不由生出了一股厌恶的情绪,“哼,要测试可以,按照规矩,交纳一百个金币!”他也不想再跟眼前这个家伙废话了,直接说出了条件。

    罗林顿时傻了眼,“道格大人,这,这金币不是之前交过了么?”

    道格翻了翻白眼,“之前交过金币是上一次测试的费用,这次再交金币是这次测试的费用,哼,没有金币就退到一边去。”

    正在罗林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一个戏谑的声音响了起来:“嘿嘿,这一百金币我门列帮他交上了,道格大人还是让他再测试一下吧。”

    只见一个身形臃肿的少年,将一袋金币在手中颠了颠然后抛给了测试人员道格。

    罗林见这个往常跟自己一直不对付的门列此时竟然出头帮自己交纳测试费用,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少爷我就喜欢看你测试失败后失望沮丧的神情,那种感觉很令人着迷!放心,这一百金币我不会让你还的,记得测试失败的时候表情尽量做得沮丧一点就行了!哈哈哈……”门列砸着嘴阴阳怪气地说道。

    罗林心中刚刚对他升起的一点好感顿时消失的无隐无踪了,他冷哼一声,不再理会门列,大步来到石桌旁边,因为有上一次的测试,所以道格直接让罗林站在黑色石柱前,准备对他进行精神力的测试。

    镇上的居民及各个学院的招生人员也都围拢过来,反正其他人的测试已经基本完成,此时有这个热闹,他们自然乐得观看。

    门列少爷一脸不屑的看着前面那个瘦弱的少年,心中暗道:“小子,叫你跟我斗,我让你马上成为全镇的笑料,哼,不知好歹的家伙,你今天最好再多测几次!”

    然而,当罗林整个身体再次沐浴在一片乳白色的光芒之中的时候,广场上不由响起了一阵惊呼声,门列少爷的眼睛也瞪得滚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