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魔兽

第5章 魔兽

“哦,天啊,魔兽!伊莎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魔兽可是很凶残的,它们以我们人类为食物,甚至听说有些魔兽会以虐杀人类为乐趣,这,这头毛驴难道会是这样的魔兽?”阿尔瓦忌惮地看着小黑。

    经他这么一说,在座众人看向小黑的眼神也都变了,方才还是一只馋嘴贪吃的可爱毛驴,现在似乎变成了一只洪水猛兽。

    “不,小黑不是魔兽,他跟我一起半年了,从来没有伤害过我!”罗林张开两只略显瘦弱的胳膊挡在毛驴前面,似乎担心众人对他的小黑不利。

    见众人这过激的反应,罗林的母亲伊莎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不知目前这紧张的场面有什么可笑的。

    “我想,大家对魔兽有些误会了,魔兽虽然是异类,大多数敌视我们人类,但是其中也不乏有着一些性情温和,甚至最终可能成为我们伙伴的魔兽,像这头毛驴应该就属于这一种,另外许多魔法师还想方设法收服厉害的魔兽为自己所用,增加自己的实力。”

    罗林眼睛不由一亮,“母亲,那小黑它是什么魔兽呢?厉害不厉害啊?还有怎么才能收服它呢?”

    见自己的儿子急得小脸通红,伊莎抿嘴一笑,“小罗林,你的这头毛驴应该是魔兽‘追风驴’,擅长速度,它成年后是四级魔兽,嗯,在魔兽中算是中下等的吧。”

    “四级魔兽!那也是很厉害了,咱们镇上最厉害的泰勒在军队里待了二十多年也才是一个四级武师呢。”莫雷惊讶道。

    “哇,这么可爱的小毛驴长大了会是四级魔兽,真是不敢相信。”卡琳娜两眼冒着小星星说道。

    “母亲,母亲,你还没有说怎么能收它作为自己的魔兽呢?”罗林着急道。

    “小罗林,这收服魔兽可不是这么简单的,第一,必须要让魔兽臣服或对自己产生极佳的好感,第二,在此基础上,必须要与它建立主仆灵魂契约才行,要建立主仆灵魂契约有两个方法,一是达到七级魔法师,自己布置灵魂契约魔法阵,另一个方法是购买灵魂契约卷轴,每个卷轴都需要好几万个金币呢。”

    一听这话,罗林不由耷拉下脑袋来,这第一个条件让魔兽对自己产生极佳的好感也许自己已经达到了,但是第二个条件,七级魔法师就不用说了,那不知道自己要修炼多少年才能达到,而那几万个金币,就算是莫雷这位镇上的首富一时半刻都不一定能拿出这么多。

    最令罗林懊恼的是,如果小黑真像母亲说的是魔兽的话,那明天去波特学院就不能带了,因为之前哈维老师跟他说过学院的规定,不得带没有收服的魔兽进入学院,毕竟学院中有着不少修为较低的学生,若是魔兽发起狂来,对这些学生的安全会造成极大的危害。

    被收服的魔兽就不一样了,他与主人有了灵魂契约,它的主人一个念头就可以制止魔兽的狂暴行为。

    “啧啧,你的母亲作为一个小镇上的妇人竟然知道的这么多,似乎不是一般人啊。”库斯不知什么时候从白石中飞了出来。

    被他这么一说,罗林也暗自点头,细细想来,他的母亲伊莎似乎比之镇上一般的妇人多了一份端庄,甚至端庄里还有着一丝‘高贵’,母亲的知识似乎极为渊博,自己关于魔法师,武师,学院等一些知识大多都来自于她。

    罗林也问过母亲,但是每次问起的时候母亲的情绪似乎都很低落,而父亲对这件事也是讳莫如深,几次之后,罗林也不敢再问了。

    “嘿嘿,不过收服这魔兽,除了她说的那些外,还有着一种办法!”

    库斯的话语将罗林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库斯大叔,还有什么办法?”

    “这个办法当然也是和魔兽签订灵魂契约,只不过和你母亲之前说的两种‘以人为主’的方法不同,这个是‘魔兽为主’,让它主动献出魔晶核与人类签订‘魔晶核灵魂契约’!不过,这要建立在魔兽对人类绝对信任之上才行!”

    魔晶核,罗林之前也听母亲说过,那是魔兽性命交修的东西,要想让魔兽心甘情愿的将它交付给人类,这确实很难。

    想到这里,罗林不由叹了口气,来到毛驴跟前,小声说道:“小黑,明天我就要到学院去了,那里不允许带着没有被收服的魔兽,所以咱们要分开了,不过你放心,每年回家的时候,我会去看你的!”

    正在低头狂吃的毛驴突然间停下了嘴巴,它抬起大脑袋来,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罗林,它的眼睛里有着留恋,有着不舍,似乎还有着一丝恳求。

    罗林心里也不是滋味,他用手轻轻抚了抚它身上柔顺的毛发,“小黑,这也没有办法,咱们没有签订灵魂契约,即使你对我如朋友兄弟一般,但是难保你会对其他学生也如此,所以,明天我不能带你去学院。”

    听此言语,毛驴忽然眼圈一红,一大颗眼泪从眼眶中滚落下来,随即它竟是看也不看地上的食物了,嗖的一声向着远处跑去了,在座众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惊讶的看着罗林。

    ……

    酒席吃到很晚,众人这才尽欢而散,卡琳娜与罗林又聊了一会儿明天去学院的事情,随后也离开了。

    “哥哥,明天你就要去学院上课了,今晚能不能再带我出去玩一玩啊。”坐在轮椅上的小霍克说道。

    “当然没问题了,我亲爱的弟弟。”因为小黑的事情,罗林心情也是有些不好,正好趁此机会出去溜达溜达,于是跟父母说了一声后就推着弟弟的轮椅出了家门。

    霍克从一出生,他的下肢便出了问题,在其他孩子一周岁左右就能够在旁人领着小手的情况下走上几步了,但是小霍克的下肢却是完全使不上力,多方治疗下也是不起丝毫作用,无奈下只得在小霍克四岁的时候让他坐在了轮椅上。

    罗林对这个弟弟十分疼爱,两人的关系也是极好,在泊桑镇的街道上,人们经常会看到身材瘦弱的罗林推着他的弟弟散心。

    “哥哥,从明天起,你就不能推着我散步了呢……”小霍克情绪似乎有些低落。

    罗林将弟弟身上盖的一件衣服为他掖了掖,随后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小霍克,看你说的,哥哥每年还会回来一次的。”

    “可是,可是那要等好久啊,哥哥,我真的好羡慕你们,可以想到哪去就到哪去,不像我……从一出生就这样了,害得咱们家里为我的腿花了太多的金币,要不然,哥哥的测试就不需要向大伯借钱了。”

    “小霍克,你怎么会这么想,咱们可是一家人啊,你放心吧,哥哥成了魔法师后,赚钱的速度就快了,咱们家再也不用这么艰难了!”

    虽然罗林不断的劝说着,但是很明显,小霍克的情绪还是不高,他在轮椅上已经度过了三年了,他不想一辈子都坐在这上面,他也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善家里的条件,但是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成了奢望。

    “罗林小子,干嘛垂头丧气的啊,你弟弟的腿或许有办法治好呢!”库斯不知什么时候又冒了出来。

    “你,你说的是真的,库斯大叔!”罗林目光灼灼地盯着库斯,心底里几乎是对着他呐喊了起来。

    “罗林,你可听说过‘炼金师’么?”库斯忽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