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见毕良野

第2章 初见毕良野

富少歇本是个张狂又倨傲的人,平时的样子大都是高高在上的,又很暴躁,对待随从动辄吆喝,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很正常,但他对随从也好,从来不吝啬。

    而此刻他的神情式冷漠又疏离,阴森又压抑。

    查旋也彻底爆发了一进门时就隐忍的情绪。

    她骤然起身,随手打翻了面前的所有碗筷,扯带着桌布挪窜了一大块,跟着富国渊和黎西面前的几个菜盘也掉落在了地上。

    餐厅里面顿时碗碟飞溅,瓷器落地的清脆响声环绕四周。

    每个人的耳朵里面都被这尖锐的声音刺的心惊乱颤。

    查旋清丽的嗓音染上了浓重的怒色,声音厚了许多:“不找事情难受是不是?吃饱了闲的没事情做吗?”

    富少歇也怒气冲冲的站起来,厉声道:“我看吃饱了闲的没事情做的人是你。”

    “你胡说八道,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吗?”

    富少歇更怒:“我怎么了?我特么做什么了?”

    查旋骄横的瞪着他:“你自己做什么了你自己心里面有数!”

    今天的富少歇不对劲儿,查旋心里面也委屈,琉璃眼里噙满了泪水,不想跟他争吵,转身离开。

    富少歇在后面大喊:“你给我站住,你给我回来,把话给我说清楚!”

    富国渊扔掉了手里面的丝绢,大声呵斥富少歇:“行了你!”

    富少歇深邃的眼眸紧紧的盯着查旋离去的背影,俊美刚毅的脸庞阴沉的不像话。

    黎西全程傻眼,富少歇的脾气不好,她知道。

    却头一次见富少歇和查旋吵架,毕竟查旋是他名义上的后妈,该尊敬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从餐厅到查旋的房间要穿过一处露天的小花园。

    查旋连外套都没有穿就离开了餐厅,没有想到,这会儿的雪越下越大。

    她冻的瑟瑟发抖,一想到富少歇给黎西夹菜的样子,她心里面就生气。

    这个富少歇还冲着自己吆喝,她的心里面委屈死了。

    她偏头,恰巧看见佣人们带着一行人朝着餐厅赶。

    这是查旋第一次见到毕良野。

    漫天飞舞的雪花中,毕良野身着一身硬朗考究的深灰色军装,外面披着一件黑色敞怀大氅,即膝的军靴反着锃亮的光,风度咄咄的迈着铿锵的步伐。

    似乎觉察到有人看他,毕良野倏然回头。

    视线正对上查旋打量他的目光。

    他锋芒毕露的鹰眸,犀利沉着。

    俊朗倜傥的面容,气势万丈。

    他强大的气场让查旋的心底不动声色的为之一震。

    不过她没有继续看他,而是匆匆的离开了原地,朝着房间走去。

    副官的声音提醒了毕良野继续前行。

    查旋回到房间后,凉意泪意并存,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将自己紧紧的裹在了被子里面。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左右,富国渊敲门而入。

    查旋的粉面因为哭过而起了红点,不但不难看,反倒妖艳秾丽,多了几丝俏皮。

    琉璃眼中噙满了未消散的泪水在潺潺流动。

    富国渊将查旋柔软的小身体抱在怀里,绵厚的手掌替她擦去泪水,满脸都是心疼。

    “好了,嗯,不哭,叫我心疼死了。”

    查旋贴在富国渊厚重的肩头,轻轻的抽泣,她也不说话,心中的委屈大过天,可她不忍心跟富国渊撒火。

    这火谁惹的谁来浇灭。